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175章 骄傲自大

第175章 骄傲自大

  而且还是在容姝刚刚得到那条项链的时候寻找,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奇怪的地方,就是消息上面说的是,寻找拥有特殊项链的女孩子。

  也就是说,顾家真正要找的是一个女孩子,而不是项链。

  “查一下顾家为什么要寻找,拥有特殊项链的女孩。”傅景庭手指敲在车锁上,沉声吩咐道。

  顾家肯定是在找容姝。

  只是顾家不知道而已。

  “是。”张助理点头应声。

  傅景庭低下头,拿出手犹豫了片刻,还是打了电话出去。

  天晟集团。

  容姝正在修改一份很麻烦的文件,正修改的有点头绪的时候,手机就响了起来,将她的思路完全打断。

  因此,容姝也没看来电显示,直接抓过手机就放到了耳边,“哪位?”

  听出了女人语气中的不耐烦,傅景庭沉默了。

  她现在连接他电话都很不乐意吗?

  “不说我挂了。”容姝见电话那头迟迟没有声音,揉了揉眉心,又说了一句。

  傅景庭抿了下薄唇,终于开口,“是我。”

  容姝听到他的声音,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把手机拿到跟前看了一眼,看到的确是傅景庭的号码,又把手机放回了耳边,语气淡淡的道:“傅总啊,有什么事吗?”

  “三盛集团发的消息,你看到了吗?”傅景庭问她。

  “消息?”容姝满头雾水,“什么消息?”

  看来是没看到。

  那自己现在这算不算第一个告诉她的?

  怀着一丝小愉悦,傅景庭抵唇轻咳一声,“顾家正在寻找拥有女儿项链的人,也就是你。”

  “什么?顾家在找我?”容姝握紧手上钢笔。

  傅景庭点头,“没错,不过他们不知道找的是你,因为他们不知道女儿项链在你手里。”

  “等一下,我看看。”容姝丢下钢笔,把手机夹在肩膀上,然后敲击键盘。

  很快,她就看到了三盛集团发布的消息。

  “奇怪,顾家是怎么知道项链还在的?”容姝秀眉拧得很紧。

  她跟傅景庭一样,都不认为顾家知道项链还在的。

  可这个消息却告诉她,顾家知道,并且还在找拥有项链的人。

  “不清楚,不过发布的时间,刚好是在你拿到项链没几天,所以我想可能他们偶然得知了项链还在。”傅景庭沉吟了几秒猜测。

  容姝点点头,觉得应该也是这样。

  “只是如果顾家偶然得知项链还在,那他们应该只找回项链才对,为什么还要找拥有项链的人呢,而且明确说了,是女孩子,他们该不会以为顾漫情还活着吧?”容姝说。

  傅景庭瞳孔收缩了一下,“或许你猜的是对的,顾家就是以为顾漫情还活着。”

  顾家不知道从哪里得来消息,知道顾漫情的项链还在,却不知道项链在容姝手里,只知道在一个女孩子手里。

  然后就认为那个女孩子是顾漫情,才搞出这种活动。

  “不会吧。”容姝这下真的惊呆了,站了起来,“祖母说了,顾漫情是被我爸爸溺死的,怎么可能……”

  “为什么没可能?”傅景庭打断她,“你手里的项链就是证据。”

  项链?

  容姝下意识的摸上脖子上的项链。

  为了防止丢不见,这段时间,她一直都把项链戴着的。

  “为什么说项链就是证明顾漫情有可能还活着的证据?”容姝抿唇问。

  傅景庭胳膊撑在车窗上,头靠在手上,这才回道:“如果你爸爸真杀了顾漫情,为什么要多此一举,把项链从顾漫情脖子上取下来,人都死了,留着那个还有什么用?”

  容姝眼睛微微睁大。

  对啊。

  既然都要杀人了,为什么还要留下一点东西,说不通啊。

  “其次,你爸爸去世前,还特地让你一定要拿到那条项链,说项链背后有个秘密,那个秘密上次祖母已经告诉你了,但不代表项链就没有用了。”傅景庭又道。

  容姝咬唇,“我知道,爸爸留下那条项链,除了想让我知道背后的秘密之外,肯定还有什么让我去做,不然他为什么要给我项链,直接让祖母把容顾两家的恩怨告诉我不就好了么。”

  傅景庭听着她的话,眼中闪过一丝赞赏。

  她比他想象的,还要聪明的多。

  “也许你爸爸给你项链的真正目的,就是想让你找到顾漫情。”傅景庭想了想说。

  容姝出奇的没有感到惊讶。

  因为,她也隐隐猜到了。

  “也许我爸爸当初溺死的不是顾漫情,而是什么玩具,让人误以为是顾漫情,而真正的顾漫情,早被我爸爸放到了别处,现在已经长大了。”容姝抚摸着项链低喃。

  傅景庭摩挲了一下手指,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期待问道:“需要我帮你查一下她的下落吗?”

  “

  .

  -->>

  不用。”容姝抿唇,声音清冷寡淡的拒绝了,“这是我自己的事,不需要你帮忙,我自己能处理,而且你要帮也该去帮顾小姐,那是她的姐姐。”

  说起来,如果顾漫情真的还活着,爸爸真的让他找顾漫情的话。

  她还必须要弄清楚,爸爸为什么要让她找到顾漫情,是还给顾家,还是有别的想法。

  虽然早就知道容姝会拒绝,但真的听到的时候,傅景庭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他垂下眼皮,“顾家自己会找,不需要我帮。”

  “那你还说要帮我?”容姝心里翻了个白眼。

  “……”傅景庭没说话了。

  容姝听见了敲门声,“好了傅总,虽然不知道你出于什么目的才告诉我,顾家在找项链的事,但我还是要对你说一声谢谢,好了傅总,我还有点事,先挂了。”

  放下手机,容姝重新坐下,“进来。”

  佟溪推开门进来,“容总,段总回来了。”

  闻,容姝勾唇笑了,“回来的正好,立马通知各个高层开会。”

  “是。”佟溪知道接下来的会议代表着什么,高兴的连忙点头。

  另一边,段兴邦收到了会议通知,冷哼一声,“看来她还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认输啊。”

  “段总,您怎么知道她一定就输了,万一她赢了呢?”一个高层有些忧心的说。

  段兴邦凉飕飕的看他一眼,语气满是不屑,“她会赢?她什么水平我还能不知道,别是说她,就是我们都没有接触过新能源这一块,都自问写不出好的企划,我就不信她还能写得出,还能拿下合作席位。”

  “可是她这么积极的召开会议,我有些不放心……”

  “行了,没什么不放心的,她肯定没拿下席位,走吧,我们去会议室,看看她到底想说什么。”

  说完,段兴邦先出了办公室。

  高层看着他自负的背影,叹了口气,然后跟了上去。

  会议室里人已经到的差不多了。

  容姝作为主位左下方的首位上,看了看时间,问道:“还有多少人没来?”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