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169章 企划被改

第169章 企划被改

  傅景庭一直在关注容姝的表情变化。

  看着她失落的样子,不知怎么的,心里有些不忍。

  只是她的企划水平摆在那里,他再不忍,也不能给她后门。

  顾耀天得知自己真拿下了一个合作席位,开心的笑了起来。

  他知道自己企划是什么水准,想要拿下合作席位,根本是不可能的,但他偏偏拿下了。

  由此可见,真是景庭看在漫音的份上,抛下了不搞内幕的原则,给他这个老丈人开了后门啊。

  想着,顾耀天看傅景庭的眼神,那是越看越满意。

  果然是他的好女婿啊。

  傅景庭拧起眉头。

  这个顾耀天的眼神怎么回事?

  没有多想,傅景庭抿了下唇,声音清冷寡淡的道:“五个合作席位定下,明天这个时候可以去傅氏集团签合同,现在我把这五份企划书公布出来,让没有别选中的各位看一看,他们为什么会被选中,你们又输在哪里。”

  “这不错。”有人点头赞同。

  容姝也是赞同的那一部分。

  她也想要知道,自己的企划,跟他们到底差多少。

  然而看到张助理投放在公屏上的企划时,容姝整个人都惊呆了,“怎么会这样!”

  她下意识的喊出声。

  众人纷纷朝她看来。

  “容总,你怎么了?”坐在她旁边的李总,疑惑的问了一句。

  容姝没有回答他,目光死死的盯着公屏上的顾耀天的企划,“傅总,请你告诉我,为什么我的企划,名字却是傅总的?”

  什么?

  傅景庭眉头一皱,扭身看向身后的公屏。

  他看着顾耀天的企划,并没发现哪里不对,又把头转回来,“这就是顾总的。”

  这份企划,跟他昨天看的一样,是顾耀天的。

  然而顾耀天却表情心虚了起来。

  其实在刚刚企划投放出来的时候,他就发现不对了,写着他署名的企划,根本就不是他的企划,他虽然惊讶,但也没想声张,毕竟错了就只能错下去了,而且他也意识到,他获得合作席位不是景庭为了漫音给他开后门,而是因为这份企划。

  所以他更加不可能承认这份企划不是他的,但他没想到,这份企划居然是容姝那个死丫头的,那个死丫头,居然还声张出来了。

  “傅景庭你胡说!”容姝听到傅景庭说那就是顾耀天的,整个人气的浑身发抖,也顾不上叫他傅总了,直接连名带姓的叫,“这明明是我的企划,不要以为你们冠上了顾耀天的名字,它就变成了顾耀天的了。”

  听到她这句‘冠上顾耀天的名字’,所有人都惊住了。

  傅景庭更是眯起眼睛,“你是说,是我们把你的企划改成顾总的?”

  “难道不是吗?”容姝冷冷的看着他,情绪很激动,“我真没想到你们这么无耻,为了让顾耀天获得合作席位,就使出这种不要脸的手段。”

  如果她的企划真的很差,被淘汰了,她自然心服口服的接受。

  但显然不是这样,她的企划很好,不然也不会被顾耀天抢去,还获得合作席位,所以这件事情,她绝对不会这么罢了。

  看着愤怒至极的容姝,又看看低着头,明显一副心虚样子的顾耀天。

  傅景庭明白,容姝说的是真的。

  公屏上的企划,真的是容姝的,而不是顾耀天的。

  顾耀天居然偷盗别人的企划,冒充是自己的!

  傅景庭眼睛危险的眯起,周身弥漫着森然的冷气。

  众人明白,他生气了。

  “名字不是我冠上去的。”傅景庭看着容姝,语气认真的说。

  容姝见状,心中的愤怒稍微减退了一些,“真的不是你?”

  “我不屑那么做。”傅景庭回道。

  容姝咬唇。

  她看得出来,他说的是真的。

  所以她的企划名字被改,他确实不知情。

  “顾总,既然傅总说跟他无关,那看来就只是你自己做的了,请你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的企划,会变成你的!”容姝凝视着顾耀天,冷声质问。

  其他人看热闹不嫌事大,也纷纷饶有趣味的开口。

  “是啊顾总,说说呗,这真的是你的企划吗?”

  “就是啊,跟我们大家说一下嘛。”

  顾耀天听着这些人的质疑,心里怒火中烧,拍桌而起道:“我能说什么,这当然是我的企划。”

  “可是容总说这是她的呢。”有人又说。

  顾耀天看向容姝,眼神闪烁了一下,强装镇定的道:“你说是你的,就一定是你的吗?”

  “难道我自己的企划,我认不出来吗?”容姝气笑。

  顾耀天更加心虚了,但面上还是死不承认,“好,既然你认为是你的,那你告诉我,你的企划署名,到底是怎么变成我的,别说是我偷的,我连天晟和傅氏都没去,怎么偷

  .

  -->>

  的?”

  容姝愣了一下,忽然答不上来。

  是啊,顾耀天没来过天晟,而且她每次写完一部分企划,就会锁在抽屉里,或者直接带回家,也根本不存在顾耀天买通天晟的人去偷。

  而且傅景庭也说了没有改她企划的名字,但她的企划,却的的确确变成了顾耀天的名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耀天见容姝不说话,整个人得意了起来,“回答不出来吧,既然你回答不出来,那你……”

  “张助理。”这时,傅景庭突然开口。

  顾耀天看向他,心里有些不安。

  傅景庭手指在会议桌上敲了敲,“容小姐的企划,是你亲自收下的吗?”

  “是的。”张助理点头。

  傅景庭抬抬下巴,“看来问题是在你收了企划之后出现的啊。”

  容姝闻,紧盯着张助理,眼里充满了怀疑。

  张助理知道她怀疑他是不是被顾耀天买通了,连忙摆手摇头,“容小姐,请您相信,我什么都没有做。”

  他是傅总的特助,怎么可能被别人买通。

  而且傅总说了,只要他干满十年,就给他百分之零点五的原始股份,虽然股份少,但按照傅氏集团的市值,百分之零点五的股份,都值二十几个亿,试问他为什么要放着二十几个亿不要,要选择那买通人的几十万几百万呢?

  “既然你什么都没有做,那请你告诉我,我的企划为什么会变成他的。”容姝指着顾耀天。

  这件事情,她一定要弄明白。

  张助理苦笑,“很抱歉容小姐,我真的不知道,您的企划,是我亲手送到傅总面前的,中途没有经过……”

  说到这儿,似乎想到了什么,张助理眼睛蓦的瞪大。

  傅景庭看着他这样,眸子眯起,“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了?”

  张助理张了张嘴,“我想到一种可能性,但……”

  他看向顾耀天,眼神复杂。

  顾耀天心里一咯噔,显然明白了什么,脸色难看。

  “张助理,拜托你说出来好不好!”容姝看着张助理,急切的道。

  张助理却看向傅景庭,询问傅景庭的意思。

  傅景庭点点头,“说吧。”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