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166章 程淮的私心

第166章 程淮的私心

  “我也不知道,不过他看起来身份挺高的,开着一辆豪车,穿着花衬衫……”

  花衬衫?

  程淮嘴角抽了一下,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一道身影。

  “我知道是谁了,他在哪儿?”程淮问。

  管家回道:“在外面。”

  “请他进来吧,我马上下楼。”程淮吩咐。

  管家应了一声下去了。

  程淮重新拿起手机,跟电话那头的人说了几句,就把电话挂断,关上房门下楼。

  也不知道陆起突然找他有什么事。

  “陆起。”程淮来到楼下,看到沙发上的陆起,抓了抓头发问,“你找我什么事,还找到家里来了。”

  陆起把手中的咖啡杯一放,站起来越过茶几,就怒气冲冲的朝程淮走去。

  走到程淮面前,他一把抓住程淮的领带,大声质问,“那个人呢?”

  程淮一脸懵,“什么人啊?”

  “那就那晚欺负了宝贝儿的狗男人!”陆起眼目赤红的吼道。

  程淮听到这话,脸色变了,“你说什么,容姝被人欺负了?”

  “是,在我生日那晚,宝贝儿喝醉了酒,被你的朋友欺负了,现在还……”

  “还什么?”程淮一把扯开陆起的手,反过来抓住陆起的衣领,急切的问,“说啊,还什么?”

  陆起看着程淮一副紧张急切的样子,心里觉得有些奇怪。

  他是不是对宝贝儿的事,太过于上心了?

  不过陆起也没有多想,推开程淮,握紧拳头回道:“现在宝贝儿怀孕了!”

  “什么?”程淮眼睛睁得老大。

  容姝……怀孕了?

  “你现在还不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吗?”陆起大吼。

  程淮嘴巴张了张。

  他怎么告诉。

  那个人,可是傅景庭啊。

  见程淮不说话,低着头在想什么,陆起更加火大,拳头都在发抖了,“程淮,你想替那人隐瞒吗?”

  “不是……”

  “既然不是,那你就说出来,宝贝儿被他欺负后,没露面也就算了,现在宝贝儿怀孕了,他还想躲在暗处吗?”陆起咬牙切齿的说。

  程淮表情怪异,“不是的,只是他人不在国内。”

  “居然在国外?”陆起气的对了两下拳头,“哼,以为在国外就可以逃避一切不负责任吗,想都没想,你现在立马给那人打电话,让他滚回来!”

  程淮眼神心虚的闪了闪,“这恐怕不行,我虽然是他朋友,但也不是特别熟的朋友,他挺神秘的,我也不保证能够联系得到他。”

  “什么?”陆起皱眉。

  程淮咳了一声,“那什么,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儿试着联系一下他,如果联系上了的话,我再告诉你好吧?”

  “不行,我不回去,你把他联系方式给我,我自己联系。”陆起伸出手。

  程淮没想到他这么难缠,一时头大。

  他怎么敢把傅景庭的电话给出去,要是让陆起和容姝知道那晚的人是傅景庭,指不定会怎么样呢。

  而且他心里也有私心,不想让容姝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傅景庭的。

  想了想,程淮眼睛眯了一下,“行行行,我给你,你赶紧走吧。”

  他走到茶几前,从茶几下方的抽屉里找出纸笔,写了一个电话上去,然后直接递给陆起。

  陆起看了一眼,“名字呢?”

  “他来国内的时候,用的是在国内随便取的中文名,假名字,写不写都一样。”程淮翻了个白眼说。

  陆起攥紧纸条,“靠,还是个外国佬,这些外国佬不是自诩绅士么,居然把醉酒的女士拖进房间,简直不要脸至极,等我联系上他,亲自去国外把他痛扁一顿。”

  陆起骂骂咧咧的走了。

  程淮抹了一把额角的汗,松了口气。

  太好了,终于把这烦人精打发走了。

  程淮重新上楼,拨通了傅景庭的电话。

  似乎早就料到了他会打电话过来一般,傅景庭开口即问,“陆起找你了?”

  “你怎么知道?”程淮惊讶。

  傅景庭垂眸,“容姝说的。”

  程淮恍然,随即撇嘴道:“对对对,我都忘了,你隐瞒身份加了容姝好友,陆起想通过我找你麻烦,她肯定会知会你一声,。”

  听出来程淮语气里的酸意,傅景庭眉头皱了一下。

  他在酸什么?

  “既然你已经知道陆起来找过我了,那容姝怀孕的事,你也知道了吧?”程淮问。

  将近两个月前,也就是陆起生日的第二天早上,傅景庭打电话给他,让他处理掉会所的监控,他当时好奇什么样的监控要处理掉,所以在处理之前就看了一下,看到傅景庭抱着容姝进了一间房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

  所以容姝应该就是那晚才怀上的。

  “我知道。”傅景庭微

  .

  -->>

  微点了点头。

  程淮眯眼,“听你的语气,没有丝毫波澜,似乎很早就知道了啊。”

  傅景庭嗯了一声。

  居然猜对了!

  “你知道多久了?”程淮又问。

  傅景庭抿唇回答,“好几天了。”

  程淮忽然想起马场那天,扯了下嘴角,“难怪那天容姝想骑马,你阻止容姝骑,恐怕那个时候,你就已经知道了吧?”

  “没错。”傅景庭淡淡的回着,随即沉声问道:“你告诉陆起那晚的人,是我了?”

  “没有,你让我处理掉监控,就是不想让容姝知道那晚的人是谁,所以我又怎么会说呢。”程淮眸色微暗的回话。

  “多谢。”

  “你不用谢我,我现在只想知道,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情,是准备和容姝复婚吗?”程淮缓缓握紧了手机。

  听到复婚两个字,傅景庭内心闪过一丝意动。

  但很快,想到了什么,又压了下去。

  “不会。”傅景庭疲惫的捏了捏眉心,“我已经辜负了漫音一次,不能再辜负她第二次了。”

  “辜负?”程淮不屑的翻了个白眼,“那行吧,你决定就好。”

  如果是以前,他肯定会劝说好友和容姝复婚,毕竟容姝怀孕了,而且顾漫音也是真的配不上好友。

  但现在,他明白自己可能对容姝有些些心动了,所以自然不会劝。

  “不复婚的话,那容姝肚子里的孩子呢?你总得负责吧?”程淮敛下思绪又说。

  傅景庭垂下眼皮,“我自然会负责,如果容姝愿意留下,我会暗中和她一起抚养那个孩子,如果她不愿意留下,我也会尽力弥补她。”

  “这样也不错,不过你总得把你的想法告诉容姝吧?”

  “我知道,等容姝做出对孩子去留决定的时候,我会告诉她,关于我的想法。”傅景庭沉声说。

  程淮想了几秒,“我觉得,还是不要等那个时候了,要告诉,就早一点告诉,等到那个时候才告诉,容姝不一定会接受。”

  “……”傅景庭沉默了。

  程淮叹了口气,“行了,我尽于此,你好好考虑一下吧。”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