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164章 愤怒的陆起

第164章 愤怒的陆起

  他甚至忍不住抬起手,放到鼻子下方闻了闻,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气。

  程淮知道,那是容姝的香水气息,与他握手时,残留在了他的手上。

  这股香气清新雅致,就跟容姝自身的气质一样,让他忍不住想多闻几下。

  而程淮也这么做了,他微微低着头,闻着手上的香味,脑海里却浮现出自己抱着容姝,把头埋在她颈窝,嗅着她身上香水味的场景。

  一时间,程淮耳尖越发的红了,心跳也加快了许多。

  就在这时,他面前的电梯叮的一下开了。

  陆起提着一个保温桶从里面出来,没料到前面有人,差点撞上。

  好在最后陆起及时停下脚步,这才避免那样的情况发生。

  “怎么是你?”陆起看清了面前的人是程淮,疑惑的问,“你怎么在这儿?”

  程淮脑子里的缱绻画面被打破,脸色本来就有些不好。

  随后又想到陆起和容姝的关系,就更不好了,哼了一声,也没回答,直接越过陆起进了电梯。

  陆起歪头,头顶又冒出了一排排问号,“什么情况?”

  他没得罪程淮吧?

  程淮这厮,干嘛要用一副看敌人的眼神看他?

  “神经病啊!”陆起想不通,翻了个白眼,嘀咕一声后,朝容姝的办公室走去。

  “宝贝儿。”陆起推门进去。

  容姝正在处理文件,听到他的声音,抬头看去,“你怎么来了?你公司的事情忙完了?”

  自从天晟步上正轨之后,陆起就比较少来这边了。

  毕竟他自己的公司,也需要他回去坐镇。

  “今天没什么事,我是来给你送东西的,我妈做了红烧排骨,知道你爱吃,让我带一些过来。”陆起扬了扬手里的保温桶。

  容姝眼睛一亮,“红烧排骨啊,好久没吃了,真是太谢谢伯母了。”

  “快尝尝,一会儿凉了。”陆起把保温桶放到她办公桌上,然后动手打开。

  刚打开,一股浓郁的香味就弥漫在了空气中。

  容姝闻到这股味道,脸上笑容顿时一僵,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白了起来,紧接着,她捂住嘴,推开椅子站起来,朝洗手间跑去。

  “怎么回事儿?”陆起被她这一番举动给整懵了,直到听到她的呕声才反应过来,连忙放下手中的碟子,赶去洗手间。

  刚走到洗手间门口,陆起就看到容姝撑在洗漱台上,弯着腰,呕的昏天黑地的画面。

  “宝贝儿,你怎么了?”陆起眉头紧皱,脸上满是担心。

  容姝调整了一下呼吸,微微闭上眼睛,靠在洗漱台边的墙壁上,这才虚弱的回道:“我没事。”

  “这还叫没事,你都吐虚脱了,你看看你那脸白的,不行,我打电话叫医生上来。”说着,陆起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

  容姝睁开眼睛,伸手把他的手机压下,“阿起,不用,我不是生病。”

  “不是生病?”陆起满头雾水的看着她,“那你这是……”

  容姝叹了口气,“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反正你迟早都要知道的,我怀孕了。”

  “哦,怀孕啊,我还以为……”话说到这里,陆起突然反应过来不对,眼睛瞪得老大,声音拔高,“什么,你怀孕了?”

  容姝点点头,嗯了一声。

  陆起整个人都傻了,许久才找回声音,沙哑的问,“多久了?”

  “快两个月了。”容姝垂眸回道。

  两个月……

  那不就是刚好和傅景庭离婚的日期么。

  陆起喉结滑动了一下,语气有些泛酸,“是傅景庭的吧?”

  “我们出去说吧。”容姝暂时没有回答。

  陆点头,扶着她出去。

  陆起把容姝扶到休息区的沙发跟前,让她坐下,然后又给她倒了杯水,“喝点水吧,你刚刚吐了,胃里肯定很不舒服,喝点水会好受许多。”

  “谢谢。”容姝笑了一下,接过水杯,抿了口水,这才回答他刚才的问题,“不是傅景庭的。”

  说来也可笑,她和傅景庭结婚六年,他从来都没有碰过她,除了不爱她之外,还是为了给顾漫音守身呢。

  所以她怎么可能怀上傅景庭的孩子。

  “什么?”陆起又是一呆,嘴巴张了好几下,才艰难的问,“不是傅景庭的,那是谁的?”

  如果是傅景庭的,他虽然难受,但也能接受,毕竟她和傅景庭之前是夫妻,她怀上傅景庭的孩子也正常。

  可她现在却告诉他,不是傅景庭的,他心里就不舒服了,对那个让她怀上孩子的男人,很是不爽。

  “我也不知道他是谁,连名字都不知道,甚至就连长相都忘了。”容姝摸着肚子,苦笑着说:“因为事情发生后,我整个人都是懵的,又很害怕,所以只看了那人一眼就走了,根本没想起去问那人的名字。”

  虽然后面加了好友她问过,但

  .

  -->>

  那人却并不打算告诉她。

  以至于,她至今都还不知道那人的真实身份。

  陆起一把握住她的手,急切地问,“宝贝儿,你该不会是被人欺负了吧?”

  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除了被欺负,他想不到别的。

  然而容姝却摇摇头,“不是被欺负,而是我喝醉了,糊里糊涂的就和一个男人那什么了,就是在你生日那晚。”

  陆起想起来了,“所以我第二天在你脖子上看到的印记,并不是你当时说的……”

  “抱歉阿起,我骗了你。”容姝歉意的道。

  她本以为那晚的是,发生了就发生了,只要她不说,谁都不会知道。

  但她没想到的事,她居然怀孕了,那么当初的事,自然就瞒不住。

  陆起握紧拳头,一拳捶在了茶几上。

  容姝吓了一跳,“阿起,你这是干什么?”

  “我生气,我气我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在你身边,如果在的话,你也不会……“陆起自责的低下头,声音都哽咽了。

  容姝抓起他的手,查看有没有受伤。

  看到没受伤后,松了口气,“好了,不怪你,是我自己喝太多,所以才发生了那样的事。”

  ”宝贝儿,事后你有查过那个男人吗?万一那个男人的出现不是意外呢?”陆起问道。

  毕竟他生日那天,顾漫音他们也在会所。

  万一那个男人,是顾漫音安排的呢,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个。

  容姝心脏也抖了一下,随后摇头,“我让程淮查过,没有问题,而且那个男人,还是程淮的朋友,我还有他的好友,之前收购汪总渝图的方法,以及傅景庭那块土地的使用方法都是他想的呢。”

  “哦?”陆起惊讶的挑了下眉,“原来就是他啊。”

  容姝嗯了一声,“没错,所以那晚真的只是一个意外。”

  “哼,就算是意外,可他欺负了你也是事实,不行,我得去找程淮,问清楚那个男人是谁,必须把他揪出来收拾一顿。”陆起气冲冲的朝门口走去,容姝拦都拦不住。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