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158章 没有感情了

第158章 没有感情了

  “已经好过了。”老夫人笑着回道。

  容姝点点头,“那就好。”

  忽然想起了什么,老夫人指了指床头,“姝姝啊,冯妈的儿子昨天来看她,给她带了很多自家种的山楂,你不是喜欢吃山楂糕吗,把这一份山楂拿回去吧。”

  容姝看向篮子里的山楂,又红又大,让人一看就很有食欲。

  正当她想点头答应的时候,傅景庭开口了,“不行!”

  老夫人眉头一皱。

  容姝脸上的笑容也缓缓沉淀了下来。

  老夫人不满的看着傅景庭,“怎么不行,这是我给姝姝的,还要你同意不成?”

  她怎么以前没看出这个孙子这么抠呢。

  一点儿山楂都不愿意给!

  容姝没有说话,也没有生气。

  一点儿山楂而已,不给就不给吧。

  为了那点吃的生气,没必要。

  看着老夫人和容姝的表情变化,傅景庭就知道她们误会了,垂眸淡声道:“她不能吃山楂。”

  自从得知容姝怀孕后,他也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在网上查过一番孕妇需要注意的事项,其中就有孕妇不能吃的东西。

  而山楂就是其中之一。

  “为什么不能!”老夫人板着脸凝视着傅景庭,大有傅景庭不给一个让人接受的理由,她就让他没完的意思。

  容姝也看着傅景庭,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认为,她不能吃。

  傅景庭抿着薄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容姝自己都没有对外公布怀孕一事。

  他自然也不能替她说出来。

  想了想,傅景庭眸色微闪的道:“这是冯妈给您的,给别人想什么话,让冯妈怎么想,还是让冯妈烤干,给您泡水喝吧。”

  老夫人气的手哆嗦,“这就是你不给姝姝山楂的理由?好啊傅景庭,你真是好得很,我看你真是跟王淑琴那个女人呆久了,所以才学会了她的小抠小吝,你看看你这一副斤斤计较的样子,早知道当年,我就不该把你交给王淑琴抚养。”

  听着祖母把自己说成一个的自私自利人,傅景庭嘴角微不可及的抽了一下,然后看向容姝。

  他下意识的不想让她觉得,他真是那样的人呢。

  “姝姝,一会儿把山楂拿走,你别听他的话,这是我的山楂,轮不到他来做主。”老夫人狠狠的瞪了傅景庭一眼,语气不容置喙的说。

  容姝点头,“好。”

  傅景庭越是不想给她,她就非要拿着。

  他不高兴了,她就高兴。

  容姝抬眼朝傅景庭看去,眼中的挑衅毫不掩饰。

  傅景庭有些想笑。

  算了,她收下了就收下了吧。

  大不了,等一会儿他在想办法,把山楂处理掉就行了,总之不能让她吃。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姝姝倒水?”老夫人看到傅景庭杵在那里,又是气不打一处来。

  经过刚才,她看这个孙子,是越来越不顺眼了,以前多优秀的一个孩子啊,怎么现在变成了这样?

  傅景庭应了一声,拿了一次性纸杯去饮水机跟前接水。

  接完后,他走到容姝面前,递给她。

  “谢谢。”容姝客气的道谢,接过了杯子。

  傅景庭嗯了一声,并提醒道:“小心烫。”

  老夫人诧异的看着他。

  他是在关心姝姝吗?

  容姝倒没有觉得傅景庭在关心她,毕竟这样的提醒,实在太普遍了。

  换作是她,她也会好心的提醒对方一句。

  所以,她并没有觉得有什么。

  容姝吹了吹水的热气,然后喝了一口,忍不住咦了一声。

  “怎么了姝姝?”老夫人关切的问。

  容姝表情古怪的看向傅景庭,“傅总,你放了蜂蜜?”

  “嗯。”傅景庭点头,“不喜欢吗?”

  他语气中,噙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

  老夫人几十年阅历,远远不是容姝能比的。

  容姝察觉不到,老夫人察觉到了,心头大震。

  刚刚她就怀疑景庭在关心姝姝。

  现在听到景庭给姝姝加蜂蜜,还紧张的问姝姝喜不喜欢,这说明什么,说明景庭对姝姝是有感情的。

  只是景庭这个没用的,自己还不知道!

  想到这,老夫人这下对傅景庭,是彻底的看不顺眼了。

  容姝对着傅景庭微微笑了一下,“没有,只是有些意外,谢谢傅总。”

  傅景庭抬了抬下巴,“不用。”

  他心里松了口气。

  看来,他的自作主张,没有让她不满。

  傅景庭唇角勾了勾,有些高兴。

  老夫人斜眼看他,“蠢货!”

  傅景庭眉尾一挑,“祖母您说我?”

  他做了什么。

  怎么就成蠢货了。

  .

  -->>

  容姝也好奇的看着老夫人。

  老夫人冷哼,“不是说你说谁?”

  一个连自己感情都看不清的人,不是蠢货是什么。

  傅景庭抿唇,心里有些委屈,正想问清楚原因,手机就响了。

  他拧了下眉,拿出手机,看到是顾漫音打来的,眸色顿时复杂起来。

  “怎么不接?”老夫人问。

  傅景庭薄唇动了动,有些不太想接。

  尤其是在祖母和……

  傅景庭看了容姝一眼。

  容姝扯了下嘴角。

  奇怪,他看她干嘛?

  容姝把头转向一边。

  傅景庭看着她冷淡的态度,心中有些不悦,随后赌气似的接听了电话,“喂,漫音。”

  他拿着手机朝阳台走去。

  老夫人脸色不太好看,“又是那个女人。”

  容姝笑了笑,“顾小姐是傅总的未婚妻,打电话不是很正常吗?”

  “也就这个蠢货眼睛是个瞎的,看不出来那女人是个黑心肝。”老夫人撇了撇嘴说。

  其实她看得出来,景庭并不爱那顾漫音。

  但却不知道为什么,对那个顾漫音那么执着,执着到以为那就是爱,以至于现在根本意识不到真正爱的人是姝姝,所以她才说景庭蠢。

  “傅总不是不知道,他一直都知道顾小姐的真实性格,只是他不在意罢了。”容姝撩了撩头发说。

  老夫人哼了哼,“算了,不说那女人,说说姝姝你吧。”

  “我?”容姝指了指自己。

  老夫人笑呵呵的点头,“是啊,姝姝你老实告诉我,你对景庭还有想法吗?”

  如果姝姝有,她就豁出这张老脸,说什么都要赶走顾漫音,重新撮合姝姝和景庭。

  让景庭意识到,他爱的人是姝姝。

  容姝笑着摇摇头,“祖母,我对傅总已经没有感情了。”

  老夫人表情一僵,显然有些不相信,“真没了?”

  “真没了!”容姝重重的点头。

  老夫人看出了她眼里的认真,失落的叹了口气,“那算了。”

  “抱歉祖母,我……”

  老夫人重新笑了起来,“没什么可道歉的,景庭那小子那么对你,我老太婆是看在眼里的,你不爱景庭了也很正常,只是我没想到会这么快而已。”

  容姝垂眸,“失望太过,所以才快。”

  “是啊。”老夫人叹气。

  阳台的落地窗外,傅景庭缓缓放下要推门的手,微微低着头,让人看不出脸上的表情。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