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157章 老夫人的失望

第157章 老夫人的失望

  容姝对张助理的出现有些惊讶,听到他让自己上车,就更惊讶了。

  她往后座的车窗看了看,车窗贴着膜,她看不到里面有没有人,就没有立即答应,“你说了算吗?”

  “是傅总让我叫您上车的。”张助理只好回答。

  容姝眸色瞬间淡了许多,“不了。”

  迈巴赫后座,傅景庭听到她拒绝,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他摇下车窗,冷峻的脸庞暴露在了空气中,“上车!”

  他语气不容置喙。

  容姝目光平静的跟他对视,“我说不用了傅总,您听不懂吗?”

  这个男人怎么回事。

  她拒绝上他的车,不是很正常吗,毕竟她又不是他的谁,他生什么气,真是莫名其妙。

  傅景庭听出了她的不耐,眉头皱紧,很想让张助理开车,直接走了,毕竟她又不上车。

  但看着她冷的通红的脸,还是忍住了。

  “你在这里干嘛?”傅景庭沉声问。

  容姝看得出来,他明明很想一走了之,却又不知道因为什么没走,也懒得去猜他的心思,淡淡的回了句,“等拖车。”

  张助理往前看了一眼,“傅总,容小姐的车,好像抛锚了。”

  傅景庭挑眉。

  原来如此。

  难怪她蹲在路边。

  “两公里外的重车道上,发生了严重的车祸,目前道路还没有清理,拖车短时间内无法赶过来,你要么上车,要么就继续在这里等到天黑。”

  容姝拧眉。

  居然出了车祸,难怪这么久还没过来。

  “抱歉傅总,我还是不能走,我要是走了,只留个车在这里,后果只会更加严重。”容姝抿唇说道。

  这被抓住,有可能会吊销驾照。

  听到这话,傅景庭给了张助理一个眼神。

  张助理苦笑一声,立刻会意,“容小姐,你上车吧,我留下给你处理。”

  “你?”容姝斜眼看他。

  张助理点头,“对啊,我看容小姐你刚刚已经已经看了两三次手表,应该有很急的事吧。”

  “……”容姝张了张嘴,顿时没说话了。

  车子没出问题的时候,她就已经给祖母打了电话,说要过去看望祖母,祖母十分开心。

  要是拖到最后去不了,祖母肯定会失望的。

  看出容姝的纠结,张助理继续加油,“所以容小姐,你还是上车吧,别迟到了啊。”

  容姝吸了口气,对上傅景庭那双幽深的眼睛,红唇轻启,“那就谢谢傅总了。”

  傅景庭嗯了一声,摇上了车窗。

  容姝又看向下车的张助理,“稍等一下,我有些东西在我车上。”

  “好的。”张助理笑着点头。

  容姝朝前面自己的车走去,把买给祖母的礼品提了出来,然后才把车钥匙交给张助理。

  张助理接过后,她转身往傅景庭的迈巴赫走去,绕过车头,想去拉副驾驶的门。

  结果刚拉开,就看到傅景庭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到了驾驶座上,容姝顿时打消了坐副驾驶的念头,面无表情的关上副驾驶的车门,去拉后座的车门。

  傅景庭看着关上的副驾驶车门,眉心一皱。

  他这是被她嫌弃了?

  她不愿意挨着他坐一起?

  “好了傅总,开车吧。”容姝把礼品放到旁边,淡声开口。

  傅景庭都要气笑了。

  这女人,是把他当司机了啊。

  傅景庭通过后视镜看着女人转向窗外的侧脸,薄唇动了动,“去哪儿?”

  容姝头也不回的回道:“前面的地铁站。”

  傅景庭脸色沉下。

  这女人,宁愿自己打车,都不愿意坐他的到目的地!

  傅景庭垂下眼皮,遮住眼中的烦躁,启动了车子。

  容姝看着窗外倒退的风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直到看到地铁站过了,她才把头转过来,抓住副驾驶的倚靠,有些生气的道:“傅总,你开过了!”

  “我知道。”傅景庭直视着前面,声音清冷的回答。

  容姝咬唇,“你故意的?”

  傅景庭眼中闪过一抹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得意,嘴上嗯了一声,“去哪儿,你现在可以重新说。”

  “你……”容姝气的拍了一下倚靠。

  傅景庭看见了,唇角微勾,“不说的话,那就继续往前开。”

  “去医院看祖母。”容姝瞪了他一眼,还是回答了。

  她怎么以前没发现这个男人,还有送人送到西的癖好呢?

  别人不让他送到底,他还耍这种手段,真是无语。

  傅景庭听到容姝的话,眼中有些意外。

  原来是去看祖母啊。

  他还以为,她提着这些中老年的补品,是去看陆起的父母呢。

  想到这,傅景庭

  .

  -->>

  心情莫名的大好。

  而容姝心情却不好,一路上,脸都是耷拉着的。

  终于,医院到了。

  容姝下了车,也懒得跟傅景庭道谢,直接走进医院大门。

  傅景庭跟在她身后,看着她气冲冲的背影,脸上浮现着淡淡的笑意。

  还在生气呢?

  以前在傅家的时候,他从来没有看见过她生气,她永远都是那副死气沉沉的样子,就算是笑,也笑得很勉强,充满了惆怅,让人看了就烦,哪有现在这般有朝气。

  由此可见,在傅家她过得一点儿也不开心,离婚才是对的。

  虽然知道离婚对容姝,对自己都是一种解脱,但不知道为什么,傅景庭却发现自己并没有真正的觉得解脱,反而觉得更加的沉重。

  而且这份沉重,随着离婚的时间越长,就越来越明显。

  他甚至不敢去想为什么会这样,他的直觉告诉他,不能去想。

  如果想明白了,他目前的生活,将会变得面目全非。

  思及此处,傅景庭脸上的笑意敛下,变回了平时的冷硬。

  很快,两人来到了老夫人的病房。

  门是开着的,冯妈不在,容姝敲了敲门。

  老夫人正坐在病床上看书,听到敲门声,抬头看了过去。

  看到是容姝,脸上立马露出慈祥的笑,“姝姝,快进来!”

  老夫人朝容姝招手。

  “祖母,我来看你了。”容姝放下手,提着礼品走进去。

  老夫人刚要责备她带这么东西,就看到门外又走进来一个人。

  “景庭?”老夫人一脸惊讶的看看容姝,又看看傅景庭,“你们一起过来的?”

  “不是,我只是刚好在电梯里遇到了傅总,所以一起上来的。”容姝笑着回答。

  傅景庭知道她这么说,是不想让老夫人多想,以免老夫人生出让他们复婚的念头。

  虽然容姝这么做没错,但傅景庭心里就是有些不舒服。

  他是瘟疫吗,让她这么避之不及?

  “是的祖母。”傅景庭面色有些不好的回着。

  老夫人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这样啊,我还以为你们一起过来的呢。”

  容姝一看老夫人的样子,就知道老夫人从来没有真正的打消,让她和傅景庭重新在一起的念头,笑了笑,转移话题,“对了祖母,您身体怎么样了?”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