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151章 录音失败

第151章 录音失败

  “为什么不能?”顾漫音拧眉。

  容姝笑了笑,“首先顾小姐说我们打你,有人看到吗?”

  顾漫音一愣,随后咬唇回道:“没有。”

  别墅里就他们七个人。

  傅景庭当时在房间睡觉,厨师和马场的员工又不住这边,容姝他们五个打她一个,自然就没其他人看到。

  “其次,我们是用什么打你的,又在哪里打你的?”容姝又问。

  顾漫音捏着手心,“你们迷晕我,用麻袋把我带到马场,拳打脚踢的。”

  “哦,那迷药在哪儿呢,麻袋又在哪儿呢?”容姝笑着看她。

  顾漫音咬牙,“肯定在你们房间里,如果没有,那就是你们毁掉了。”

  “所以说到底,顾小姐也拿不准我们到底有没有迷药和麻袋对吧。”容姝眼眸流转,“既然顾小姐拿不准,也没人看到我们打你,那就说明我们是被顾小姐你冤枉的,顾小姐是在陷害我们。”

  “我什么时候陷害你们了,我这身伤,明明就是你们干的!”顾漫音指着脸上的青红。

  容姝摊手,“你的伤上有指纹吗?没有的话,怎么证明是我们干的?”

  “就是。”陆起附和。

  程淮三人自然也跟着点头。

  顾漫音气的哆嗦,“指纹怎么可能留在皮肤上!”

  “这不就得了,所以你证明不了,我们打了你啊,你再这样继续给我们泼脏水,我们可以告你诽谤哦。”容姝笑眯眯的看着她。

  “你……”

  顾漫音还想说什么,被傅景庭拉住了,“好了漫音,我们回去。”

  顾漫音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回去?景庭,我被他们欺负,就这么回去?”

  “不回去你能怎么样,你拿不出任何证据不是吗?”傅景庭看着她。

  其实他也相信漫音的确是被容姝他们打的。

  但是他们做得毫无纰漏,漫音拿不出证据,就算知道始作俑者是谁,也无法替自己讨回公道。

  “……”顾漫音沉默了,乖乖的跟着傅景庭走了。

  临走时,傅景庭回头,眸色幽深的看了容姝一眼。

  容姝眯了眯眼,红唇也抿了一下。

  陆起来到她身边,“宝贝儿,你说他那眼神什么意思?”

  容姝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按理说,顾漫音被他们打,他看她的眼神,应该是厌恶甚至是愤怒的。

  但是没有,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用那样的眼神看过她,甚至刚才的眼神里,还杂夹着什么,她说不出来。

  “神经病啊他。”陆起嘀咕。

  容姝捂唇打了个哈欠,“行了,时间还早,再回去睡吧。”

  “回了回了。”程淮几人也点头,各自回房。

  二楼,顾漫音房门外。

  顾漫音甩开傅景庭的手,“景庭,我真的好不甘心!”

  “我知道,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容姝他们明显是早就计划好的,所以才没有留下任何证据。”傅景庭轻启薄唇淡声道。

  顾漫音眼眶红了,“难道我们就这样算了?”

  “那不然呢,你的第二个人白天利用蛇去咬容姝的时候,也没有留下证据,容姝他们晚上打你,就是报白天的仇,所以这件事情,就当吃了个亏,算了吧。”傅景庭揉了揉太阳穴,有些疲惫的说。

  顾漫音低下头,没说话了。

  算了?怎么可能算了。

  从来都只有她让别人不好过,没有人能让她不好过,即便她知道容姝是在报复,她也不会算了,等着吧!

  心里这么想,但顾漫音嘴上却听话的答应,“我知道了。”

  傅景庭见她听进去了,摸了摸她的头发,“好了,先回房吧,明天我带你去医院看伤。”

  “嗯。”顾漫音笑着点头。

  傅景庭把手拿回来,朝隔壁走去。

  在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后的那一刻,顾漫音脸上的笑缓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狰狞。

  第二天,吃过早饭后,众人都各自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了。

  这个周末虽然经历了一些不愉快的事,但相对而,还是过得很不错的。

  陆起提着容姝和自己的行李箱去装车了。

  容姝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着果汁,等着陆起装完车过来叫自己。

  而程淮几人,则还在房间里收拾东西。

  “容小姐。”这时,顾漫音忽然走了过来。

  容姝抬眸,淡淡的看她一眼,“有什么事吗顾小姐。”

  顾漫音双手背在背后,笑望着容姝,“容小姐现在应该很开心吧?”

  容姝挑眉,“顾小姐这话的意思,我怎么听不懂的,我开心什么?”

  “昨晚你们打我,我拿不出证据,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你难道不开心?”顾漫音冷笑。

  容姝勾了勾唇,“抱歉顾小姐,我昨晚说过了,你不是

  .

  -->>

  我们打的,所以以后还请你不要在说这些了,不然我会生气的。”

  说完,她放下果汁起身,准备出去看看陆起在干嘛,这么半天了,还没装好吗?

  就在容姝刚走了两步的时候,顾漫音跺了下脚,又叫住她,“等等容小姐。”

  “还有什么事吗顾小姐?”容姝扭头看着顾漫音。

  顾漫音眯起眼睛,“容小姐,这里就我们两个,你还装没有对我动手,不觉得很虚伪吗?”

  容姝笑了,“虚伪?原来在顾小姐看来,没做过的事,不承认就是虚伪啊。”

  “这明明就是你们做的!”顾漫音拔高音量。

  容姝笑容不变,“我还是那句话,既然你说是我们,那你就拿出证据,拿不出证据,你就最好闭嘴,不要在说是我们做的之类的话了,不然我真的会去告你的,再见!”

  在顾漫音气愤的要吃人的注视下,容姝大步离开。

  顾漫音把背着的手拿到跟前,露出手上显示着录音界面的手机,眼神阴鸷可怕。

  她本来想录下容姝承认昨晚打她的录音,发的到网上,再让容姝遭受一次网络的抨击。

  可没想到容姝居然这么狡猾,居然不上当!

  “漫音。”傅景庭提着行李箱过来。

  顾漫音立马收拾好表情,把手机关掉,笑着转身,“景庭,你收拾好啦?”

  “嗯,走吧。”傅景庭点头。

  顾漫音挽住他的胳膊,和他一起出了别墅。

  刚出别墅,两人就听见了容姝清脆的笑声。

  傅景庭看过去,只见不远处的车边上,容姝看着一脸漆黑的陆起,笑的花枝乱颤,眼角都渗出了点点湿意。

  陆起抹了把脸上的污渍,既无奈又宠溺,“宝贝儿,别笑了。”

  “抱歉抱歉,我不笑了,不笑了。”容姝连连点头,表示自己不笑了。

  然而下一秒,看到陆起越抹脸,脸就越黑的样子,没忍住又一次笑了出来。

  陆起嘴角抽了抽,“宝贝儿!”

  “哈哈哈哈……”容姝捂着肚子,笑的停不下来。

  陆起叹气,“算了算了,你笑吧。”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