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150章 质问

第150章 质问

  正当傅景庭分不清顾漫音的声音,是现实还是梦境的时候,顾漫音的声音再次响起,“景庭,你开门啊呜呜呜……”

  听着顾漫音的哭声,傅景庭眸色一凝,确定了不是梦。

  他掀开被子下床,开了灯后,朝着门口走去。

  门开了,傅景庭看到门外头发乱糟糟,身上衣服也凌乱不堪的女人,忍不住怔了一下,蹙眉道:“漫音?”

  “景庭……”顾漫音抬头,眼泪汪汪的望着他。

  傅景庭这才发现她脸上还有伤,表情沉了下来,“怎么回事?”

  顾漫音听着他的询问,嘴巴委屈的一瘪,哭的更加大声了,就要朝他怀里扑去。

  傅景庭见状,下意识的后退一步,避开了她。

  顾漫音扑了个空,哭声一滞,幽怨的看着他,“景庭,你居然躲我?”

  “咳。”傅景庭也知道自己刚刚的反应有些伤她心,抵唇轻咳一声,解释,“抱歉漫音,你知道我有洁癖。”

  “我知道,可是……”

  “好了漫音,还是先说说你到底怎么了吧?”傅景庭打断她。

  顾漫音咬住下唇,“我被人套麻袋打了。”

  听到被人套麻袋,傅景庭第一反应是有些想笑。

  事实上,他也真的笑了,虽然只是嘴角微勾,但顾漫音也还是看到了。

  “景庭!”顾漫音气愤的跺脚,“我被人打了,你居然还笑我。”

  “抱歉。”傅景庭又咳了两声,收起了笑意,沉声问道:“谁打的?”

  出奇的,他对于漫音被打,竟没有多少愤怒。

  “是容小姐他们,他们让景霖弟弟把我骗出房间,然后在迷晕我,把我装进麻袋里,带到外面的马场,对我拳打脚踢,景庭你看我,我身上全是伤。”

  顾漫音撩起袖子,露出上面大大小小的淤青给他看,“这些都是他们干的,还有我身上的水,也是他们泼的,景庭,你要给我做主啊,他们太过分了。”

  傅景庭看着顾漫音手臂上的伤,依旧没有多少愤怒,只是声音有些冷,“我知道,你先回去洗洗,我去找景霖。”

  “好。”顾漫音点头,抽抽搭搭的回了隔壁自己房间。

  傅景庭抬头往楼上看了看,然后朝楼上走去。

  “傅景霖,出来!”他站在傅景霖房门前,面无表情的敲门。

  傅景霖把门打开,看到他的一瞬间,眼中闪过一丝心虚,很快又消失不见,打了个哈欠,装作很困的样子,“大哥,干什么啊?”

  “漫音被打,你是不是参与了?”傅景庭眸色深邃的凝视着傅景霖。

  傅景霖本身就是一个不怎么会掩饰的人,被傅景庭锐利的目光一看,立马就露了馅,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傅景庭脸色阴沉,“你还真是好样的,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

  “她活该,谁让她害容姝姐了。”傅景霖哼哼道。

  傅景庭拧眉,“所以你们打她,是因为白天的事。”

  “是又怎么样?”傅景庭小声嘀咕。

  傅景庭冷冷的看了他一会儿,“接下来三个月,我不会再给你一分零花钱,你好好反省一下吧。”

  说完,傅景庭不顾傅景霖的哀嚎,又去敲了程淮的房门。

  很快,三楼的众人,全部出来了,熙熙攘攘的站在走廊里。

  众人对视一眼,都知道傅景庭是来干嘛的,肯定是顾漫音醒了,告了状,所以傅景庭是来找他们兴师问罪的呗。

  “我说景庭,这大半夜不睡觉,你把我们都叫起来,是想干什么?”程淮伸了个懒腰,靠在门框边上,懒懒的问。

  “就是,有病吧?”陆起撇嘴也道。

  容姝也靠在门框边上,眼睛微微闭着,似乎是又睡着了。

  傅景庭看了她两秒,想起了他刚才的梦,眸色暗了暗,很快转移视线,冷声道:“漫音被打这件事,你们准备怎么解释?”

  “什么?顾漫音被打了?”陆起先是一副很惊讶的样子,然后拍手笑了起来,“太好了,谁干的,干得这么漂亮,我得去给他送个锦旗。”

  “噗。”容姝笑了出来,但眼睛还是没有睁开。

  傅景霖脸色黑的难看,“装傻充楞吗?”

  “我们装什么傻充什么愣了?”陆起摊手,“怎么,傅总该不会怀疑,是我们打了顾漫音吧?”

  “我看傅总的表情,好像是这么认为的。”陈星诺打了个哈欠说。

  “景庭,你这就不对了,我们一直都在房间睡觉,怎么可能去打顾漫音,再说,我们没事打她干嘛?”程淮也一脸很困的样子。

  傅景庭看着这几人不承认,薄唇抿出几分寒冷,“傅景霖都承认了,你们还想狡辩?”

  “不是,他承认是他的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没做过的事,为什么要承认?”陆起说着,隐晦的瞪了傅景霖一眼。

  这小子,居然这么快就交底了,真是没用。

  .

  -->>

  傅景霖察觉到他的眼神,自知理亏的低下头。

  他也不想这么快承认,实在是他不擅长说谎,而且又惧怕这个大哥。

  被大哥一瞪,他就不行了。

  傅景庭知道陆起在耍无赖,眼神冰冷的看了他两眼,然后把目光转移到容姝身上,“你也不愿意承认吗?你们打漫音,无非就是因为报复漫音白天对你做的事不是吗?”

  容姝睁开了眼睛,眼里没有丝毫睡意,就这么平静的毫无感情的和他对视,“你有什么证据吗?”

  看着她冷漠的眼神,傅景庭眉心微蹙,心里很是烦躁。

  他不喜欢她用这样的眼神看他。

  但为什么不喜欢,却又说不上来。

  “就是啊,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顾漫音挨打,是我们报复她?”陆起环着手臂也说。

  “我这身伤就是证据。”这时,顾漫音的声音传来。

  众人看去。

  顾漫音已经洗完澡,换了身衣服上来了。

  众人看到她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

  顾漫音脸色青白交加,很是难看,“你们笑什么!”

  “没什么,我们绝对不是再笑顾小姐你的脸像个猪头哈哈哈。”程淮捧着肚子,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其他人听到这话,又一次大笑起来。

  容姝虽然没有像他们一样笑的那么夸张,但是勾起的嘴角和微微弯着的眼睛,也显示出她此刻的好心情。

  “你们……你们……”顾漫音屈辱的扑进傅景庭怀里,“景庭,他们太过分了!”

  傅景霖冷冷的扫视着众人,低喝道:“都闭嘴!”

  众人下意识的停下了大笑。

  “抱歉啊景庭,实在是顾小姐咳咳……所以我们才忍不住的。”程淮摆摆手,不好意思的说,可眼里却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

  陆起也开口了,“顾小姐说你这伤就是证明我们打你的证据对吧?”

  “没错。”顾漫音从傅景庭怀里出来,重重点头。

  容姝冷笑,“恕我直顾小姐,你的伤,并不能充当证据。”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