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149章 群殴顾漫音

第149章 群殴顾漫音

  傅景霖哦哦了两声,连忙去一楼客厅开门。

  门开了,一群人鬼鬼祟祟的带着顾漫音出去了。

  来到马场,程淮和陆起把麻袋往地上一丢。

  容姝上前,拧开水瓶,把里面的水倒在麻袋上。

  麻袋里的顾漫音感觉到冰水从头袭来,冷的打了个哆嗦,整个人立马醒了过来。

  然后她就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极小的空间里,什么也看不见。

  她只能摸索,摸到身上粗劣的布料质感,她瞬间明白了一切。

  她被套麻袋了!

  一时间,顾漫音怒火中烧,一边用力的挣扎,想从麻袋里出去,一边咬牙切齿的吼道:“傅景霖,你居然敢联合容姝他们整我?”

  她不傻,别墅里就那么几个人,除了容姝他们会套她麻袋,还会有谁。

  傅景霖站在容姝旁边,压低声音说道:“容姝姐,她居然知道我是和你们一起干的?”

  “傻,这谁猜不到啊。”陆起给了他一个板栗。

  傅景霖气的用脚去踢陆起。

  陆起吐了吐舌头,连忙跑走。

  开玩笑,傅景霖打篮球的,虽然才十几岁,可是比他还要高。

  要是真被傅景霖踢中,他不痛个几天才怪。

  “好了,别闹了。”容姝看到这两个又闹了起来,皱着秀眉呵斥道。

  两人像个小学生一样,立马乖乖的安静下来。

  麻袋里的顾漫音听到了容姝他们的声音,脸都扭曲了,“好啊容姝,还真是你们,你们居然敢这么对我!”

  该死,这是什么麻袋,居然怎么都挣脱不开!

  “为什么不敢?”容姝冷冷的勾唇,“你都敢屡次加害我,我为什么就不敢还手?”

  “……”顾漫音噎了一下,但很快,又气焰嚣张起来,“你们这么做,不怕景庭知道吗?”

  “为什么要怕他知道?他是我的谁啊?”容姝翻了个白眼。

  顾漫音冷笑,“你就逞强吧,等景庭知道你这么对我后,他只会更加厌恶你。”

  “那又如何?”容姝淡淡的说。

  陆起更是撇嘴,“我说顾漫音,你觉得你这话能刺激到我们宝贝儿吗?你该不会还以为宝贝儿喜欢那姓傅的吧,我告诉你,宝贝儿早就不喜欢了,所以宝贝儿又怎么可能会在意那姓傅的什么态度呢。”

  听到这话,顾漫音脸色一变,“这不可能!”

  容姝不喜欢景庭?开什么国际玩笑。

  容姝有多喜欢景庭,大学的时候她就知道,不然怎么可能为了景庭甘愿在傅家饱受六年欺负,所以她绝不相信容姝不喜欢景庭了。

  “你爱信不信,行了,废话不多说,大家伙儿,动手吧。”陆起已经很不耐烦了,招手道。

  顾漫音心下大骇,声音都惊慌了,“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你很快就知道了。”程淮搓了搓手,嘿嘿的笑了起来,那样子,像极了路边的地痞流氓,看的陈星诺直翻白眼。

  几人把顾漫音围在中间,开始拳打脚踢。

  考虑到顾漫音是女人,所以他们其实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但也足够让顾漫音感受到痛了。

  而除了痛之外,最让顾漫音受不了的,是这份侮辱。

  她蜷缩在麻袋里,双目猩红,两条手臂挡在脸前,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自己的脸,牙齿更是死死的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这个仇,她记下了,迟早有一天,她会让外面这些人生不如死!

  几分钟后,容姝叫停。

  陆起甩了甩手,“真畅快啊。”

  “我也觉得。”傅景霖点头附和。

  程淮摸了摸下巴,脸上写着遗憾,“可惜她太能忍了,明明很痛,却不发出叫声,让我少了很多成就感。”

  “管她呢,总之我们为容总出了口气。”陈星诺说。

  “这倒是。”程淮回道。

  “好了,把封口的绳子解开,回去了。”容姝吩咐。

  陆起弯腰,拉开了麻袋口的绳子。

  “看一下她的情况。”容姝指了指顾漫音。

  陆起应了一声,打开了麻袋。

  程淮也很配合的打开了手机电筒。

  这样一来,顾漫音的情况,众人都可以很清楚的看到。

  她依旧还是蜷缩着,眼睛紧闭,似乎是晕过去了。

  而她露出来的脸上和手臂上,也东一块西一块的青红,让人一看就知道,她被打的不轻。

  “没什么大碍,都是一些皮肉伤,养个几天就没事了。”陈星诺蹲下身,检查了一下顾漫音的伤说道。

  程淮挑眉,“你还会医?”

  “不会,只是以前给人当保镖,身上难免会有些伤,处理的多了就知道了而已。”陈星诺站起来,轻描淡写的回道。

  容姝看了她一眼,只觉得她越发神秘。

  最初容姝还以为陈星

  .

  -->>

  诺是什么大家族的千金,隐瞒身份才来天晟上班的,毕竟整治高家这件事,也是陈星诺帮忙的,如果没有背景,是不可能做到的。

  可现在听到陈星诺以前还给人当保镖,这让容姝又否决了之前的猜测。

  不过不管陈星诺是什么身份,只要是她这边的就够了。

  “陈小姐,你还当过保镖?”傅景霖眼睛发亮的看向陈星诺。

  陈星诺瞥他一眼,“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没有,就是想问问,你是不是会各种武术啊?”傅景霖问。

  陈星诺点点头,“差不多吧。”

  傅景霖脸上写满了激动,“那你可不可教我?”

  男孩子,谁不喜欢武术。

  “不可以。”然而陈星诺一口拒绝。

  傅景霖表情黯淡了一瞬,很快又振作起来,“那我拜你为师?”

  “我不收徒。”

  “那你要怎么样才肯教我?”

  “怎么样都不会教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不要嘛……”

  一行人渐渐走远,直到看不见了,地上的顾漫音突然猛地睁开眼睛坐起来,眼里淬满了毒意和滔天的恨意。

  “容姝,陆起,程淮,傅景霖,你们给我等着!”顾漫音满脸狰狞的低喃。

  随后,她忍着身上的痛站起来,一瘸一拐的往别墅走去。

  这个时候,容姝几人已经各自回房了。

  客厅里没人,顾漫音走到茶几前,倒了两杯水,深吸口气后朝自己脸上头上泼去。

  打湿了面部和头发后,顾漫音抬头将头发抓乱,紧接着又把身上的衣服扯乱,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狼狈。

  做完这些,她朝楼梯走去,然后一改脸上的阴沉,哭喊着敲响傅景庭的房门,“景庭……景庭……”

  睡梦中的傅景庭听到声音,立马醒了过来。

  他坐起来,揉了揉太阳穴,脸色有些复杂。

  他刚刚做梦,居然梦见了容姝,以及她肚子里那个孩子。

  那个孩子出生了,是个男孩,是他的孩子。

  他很开心,就在他准备给孩子取名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漫音的声音。

  也是梦吗?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