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148章 套麻袋

第148章 套麻袋

  “不用了!”傅景庭淡淡的回了一句,放下夹子,端着盘子准备离开。

  见状,陆起叫住他,“等一下傅总。”

  傅景庭停下脚步,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还有什么事?”

  “白天你说要给我们一个交代的事,傅总该不会忘了吧,现在顾小姐醒来了,你也应该兑现了吧?”

  陆起抱着胳膊,似笑非笑的说:“我们要的也不多,只要让顾小姐过来,对宝贝儿磕头道歉就行了,怎么样,不过分吧?”

  要不是没有具体证据,他才不会只让顾漫音道歉这么简单呢。

  而是直接报警,送顾漫音去坐牢。

  傅景庭皱眉,“磕头道歉?”

  “没错。”陆头。

  傅景庭冷笑一声,看向容姝,“你也想让漫音对你磕头道歉吗?”

  容姝放下手中的果汁,微微勾唇,“顾小姐害我在先,我不认为这样有什么不对。”

  别说只让顾漫音磕头道歉了。

  就算阿起提出要顾漫音一条胳膊一条腿,她也觉得应该,顾漫音害了她多少次,每次都是冲着要她命来的,她没开口要顾漫音的命,已经是她善良了。

  别说容姝,就连程淮陈星诺和傅景霖,都觉得没什么问题。

  傅景庭眸色沉了沉,“让漫音磕头道歉可以,不过容姝你也应该对漫音道歉吧。”

  “什么什么?”陆起懵了。

  程淮三人也有些呆滞。

  容姝更是皱起眉头,“我对顾漫音道歉?凭什么?”

  “就是,凭什么,受害者是我们宝贝儿,凭什么让宝贝儿给她顾漫音道歉,这是哪门子的道理。”陆起气的瞪眼,“傅景庭,你如此不分青红皂白,我真怀疑你到底是怎么管理那么大一个傅氏集团的。”

  有这样一个是非不分的老板,傅氏集团没破产,简直是奇迹。

  傅景庭没有理会跳脚的陆起,只看着容姝,冷声道:“你明知道漫音的病,还故意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去刺激漫音,让她的病情发作,才做出用蛇去谋害你的事,难道你不该道歉吗?”

  “我刺激她?”容姝指着自己,气笑了。

  她什么时候说话去刺激顾漫音了。

  在小溪边的时候,她一句话都没跟顾漫音说过好么。

  傅景庭又道:“所以我希望,在漫音向你道歉的同时,你也能够对漫音道歉。”

  说完,他离开了餐厅。

  容姝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脸上满是嘲讽。

  “宝贝儿。”陆起拍了拍她的肩膀,“你真的对顾漫音说了什么,去刺激她么?”

  “你觉得我会吗,我理都不想理她,怎么可能跟她说话。”容姝没好气的白他一眼。

  程淮嘴角讥讽的勾起,“那看来是顾漫音恶人先告诉,故意跟景庭说你刺激了她,所以她才谋害你的。”

  “更好笑的是,傅景庭居然信了,他是没长脑子吗?”陆起简直都要笑哭了。

  容姝眸色冷了冷,“为什么不信呢?顾漫音是他的心肝,他的爱人,爱人都不相信,信谁呢?”

  “总之顾漫音那女人,真是太不要脸了。”陆起拍桌。

  陈星诺点头。

  反正顾漫音是她见过最奇葩的一个女人。

  京城叶家那些女人,都没这么奇葩。

  傅景霖更是羞愤的低下头,一句话也没说。

  因为当初,他是真的觉得顾漫音很好,甚至比容姝姐还要好。

  为此,他还欺负了容姝姐六年,就因为觉得容姝姐抢了漫音姐位置,现在想起来,真是一难尽。

  “哎哎哎,你干嘛呢?”陆起忽然看到程淮去了顾漫音刚才的位置,拿起了顾漫音用过的杯子,并用袋子装了起来。

  其他人对他的举动,也感到十分好奇。

  “我说程淮,你该不会暗恋顾漫音,所以准备偷偷把顾漫音的杯子拿回去,以解相思之情吧?”陆起一脸嫌恶的看着程淮。

  程淮嘴角抽了抽,“瞎说什么呢,谁暗恋顾漫音了。”

  “那你这是……”

  “我拿她被子,当然有我的理由。”程淮朝容姝眨了下眼。

  容姝挑眉,意识到他的理由,也许跟她有关。

  不过他不愿意明说,她也不问。

  说不定以后,她还是会知道呢。

  没过多久,程淮的助理过来了。

  程淮把两个防水袋交给助理,里面分别是装着麝香的玻璃瓶和顾漫音的杯子。

  “你拿回去,鉴定一下这两样东西上面的指纹,看看有没有重叠的。”程淮说。

  如果玻璃瓶上的指纹,和顾漫音杯子上的指纹一样,那足以说明,麝香是顾漫音偷的,用来害容姝坠马。

  要是没有,那他就还当是意外。

  “明白。”助理点点头,走了。

  程淮也回了别墅。

  半夜,容姝躺在床上,

  .

  -->>

  身边的手机忽然亮了起来,是陆起发来的讯息:宝贝儿,计划开始了。

  容姝眼神暗了暗,翻身坐起,回了两个字:收到。

  然后,她穿上外套,轻手轻脚离开了房间。

  程淮陈星诺陆起也刚好从房间出来。

  三人对视一眼。

  陆起压低声音说道:“傅景霖那小子已经先下去了。”

  “那行,我们也下去吧,我东西都准备好了。”程淮从身后拿出一个棕色的东西,脸上满是坏笑。

  陆起和陈星诺脸上也挂着坏笑。

  容姝看三人都等不及了,也忍不住笑了一下,“好,下去吧。”

  三人蹑手蹑脚的下楼。

  二楼,傅景霖拉着顾漫音来到楼梯口。

  顾漫音不肯走了,甩开傅景霖的手,“景霖弟弟,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啊,要说就在这里说吧。”

  她不愿意跟着傅景霖下楼。

  傅景霖都那么讨厌她了,突然来找她,还说有话跟她说,把她硬拉着出了房间,一定有什么阴谋。

  看着顾漫音眼中的警惕和怀疑,傅景霖心里有些发虚。

  但想到容姝姐交给自己的任务,他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是这样的漫音姐,我……”

  他话还未完,就看到了一只大手从顾漫音后面伸来,那大手还拿着一条毛巾。

  傅景霖顿时松了口气,然后对顾漫音笑了一下,“漫音姐,我想说,你多保重。”

  说完,他朝后退去。

  顾漫音听到了身后传来动静,暗道不好,正准备转头去看,那只拿着毛巾的大手,就已经捂住了她的口鼻。

  顾漫音只闻到了一股药水的味道,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快快快,她晕过去了,装上装上。”陆起连忙催促。

  程淮把麻袋展开,从顾漫音头上罩了下去,和陈星诺一起,将顾漫音装进袋子里绑上。

  而容姝,则拿着一大瓶水站在旁边,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幕。

  “小子,快去楼下开门。”和程淮抬起顾漫音,陆起扭头对着楼梯上的傅景霖说道。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