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146章 不是意外

第146章 不是意外

  这时,缆车到了。

  几人结束了谈话,坐缆车下山。

  刚回到别墅,容姝就看见厨师送医生离开的场景。

  “看样子顾漫音没事了。”陈星诺抱着胳膊说。

  陆起撇了撇嘴,“祸害遗千年,哪那么容易就没了。”

  “好了,别说了,先进去吧。”容姝收回目光,进了别墅。

  陆起几人也跟着进去。

  傅景庭正在客厅打电话,看到几人进来,眸色微闪了闪。

  “景庭,顾小姐没事了吧?”虽然已经猜到顾漫音没什么事,但程淮还是客套的询问了一下,免得被人说太冷漠。

  “没事,那蛇没毒。”傅景庭放下手机回道。

  “真可惜。”陈星诺突然说了一句。

  傅景庭眉头皱起,周身冷气弥漫。

  他先是凉飕飕的看了陈星诺一眼,然后才把目光转移到程淮身上,声音没有一丝感情,“管好你的人。”

  程淮还没接话,陆起就笑着道:“我也觉得陈主管说的很对,不是毒蛇太可惜了,傅总还不知道吧,顾漫音被蛇咬,完全就是她害人不成自找的。”

  “你什么意思?”傅景庭眯起眼睛,忽然意识到,这件事情没这么简单。

  陆起揽住容姝的肩膀,“我的意思是,顾漫音早就发现了那条蛇,想刺激那条蛇去咬宝贝儿,是陈主管救了宝贝儿,那条蛇才咬了顾漫音的。”

  傅景庭瞳孔一缩,显然被这件事情的真相给惊到了。

  他看向容姝,“是真的吗?”

  容姝淡淡的移开目光,理都不想理他。

  傅景庭见此,心里有些堵,但面上还是一贯的冷峻。

  “当然是真的,你以为我们骗你吗?我们可没那么无耻。”陆起翻了个白眼说道。

  傅景庭目光扫过面前几人的脸,通过他们脸上的表情,确认陆起说的是真的,拳头收紧了起来。

  漫音……

  “傅总,这件事情你打算如何处理,总得给我们一个交代吧?”陆起冷笑的看着垂眸的傅景庭。

  傅景庭抿唇站了起来,“我会的。”

  “那就好,那我们就等着你的交代,但愿傅总不要让我们失望。”陆起笑了笑。

  傅景庭没再理会他,抬脚上了楼。

  “大哥,等等我。”傅景霖连忙追了上去,“我有话想跟你说。”

  他必须好好劝劝大哥。

  一定要让大哥跟顾漫音分手。

  兄弟两的身影消失在了楼梯口。

  陆起笑嘻嘻的凑近容姝,“宝贝儿,你猜傅景霖那小子,要跟傅景庭说什么?”

  “谁知道呢,我不感兴趣。”容姝笑了一下,然后把他的手甩下来,“我回房间换衣服了。”

  说完,她也上了楼。

  客厅里只剩下程淮顾漫音和陆起了。

  三人对视一眼。

  陈星诺打了个哈欠说道:“那我也回房间吧,泡个澡睡一觉。”

  “我去骑会儿马。”程淮也说。

  两人一个上楼,一个出了别墅。

  “那我去哪儿?”陆起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后叹了口气,干脆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程淮来到马厩,选了匹马,牵着去了马场。

  马场此刻正在清扫,要等清扫完才可以进去。

  程淮把马拴在一边,端了杯果汁靠在栅栏边,惬意的看着一群工人清扫马场。

  这时,一个工人突然弯腰捡了什么,然后朝着远处带着红色帽子的工人喊道:“队长,你过来一下,我发现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队长小跑过去。

  工人把手里的小玻璃瓶递给他,“就是这个,我刚刚打开检查了一下,是麝香。”

  “麝香?”队长皱起眉头。

  工人点头,“没错,这里面有两颗,但从这瓶子的高度和麝香的体积来推断,这瓶子里原本应该有三颗,所以我怀疑,就是我们丢失库房的那三颗。”

  “肯定是了,只是不知道这瓶子里的第三颗去了哪里。”队长沉声说道。

  程淮好奇的走过去,“怎么了?”

  队长知道他是客户,也不瞒他,笑着回道:“是我们员工在地上找到了麝香。”

  “麝香?”程淮挑眉,“什么东西?”

  “是一种雄马分泌物提炼的药丸,用来刺激母马发春的,因为马是一种发春率很低的动物,为了繁殖小马,所以我们养马人就会用这个东西去刺激母马发春。”队长解释。

  程淮恍然的点点头,“原来是这种东西,不过这种东西怎么会在这儿?”

  “我们也很奇怪,昨天工人去检查库房的时候,发现了库房里少了三颗,没想到在这儿找到了。”队长抓了抓头发,也很疑惑。

  “看来是被人偷走了啊,还用了一颗。”程淮说。

  “这个东西除了对母马有作用之外,

  .

  -->>

  就没其他用处了,偷这个东西的人也太奇怪了吧。”工人一脸不解的说道。

  “等一下,你刚刚说,是昨天发现不在的?”突然想到了什么,程淮脸色严肃的问。

  队长点头,“没错,我们库房每天都要检查,然后就发现少了三颗麝香,不过因为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所以就没有太在意。”

  程淮眯起了眼睛。

  麝香只对母马有用,还是昨天被偷的,而昨天容姝的母马,就突然在马场发春了,如此巧合,看来容姝差点坠马并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为之啊。

  那人用一颗麝香,成功让容姝的马发春,然后就把剩下的两颗,连同玻璃瓶一起丢掉,或许那人以为马场这么大,一个小玻璃瓶肯定不会被找到,所以才扔到马场的吧?

  “对了,库房有监控吗?”程淮看着队长。

  队长摇摇头,“没有。”

  程淮有些遗憾,不过也没丧气,笑着道:“这个东西可以送给我吗?”

  他指着队长手里的玻璃瓶。

  队长虽然好奇他要这个干什么,但还是送给了他。

  程淮道了谢,拿着玻璃瓶回到之前的位置坐下。

  库房没监控,不好找小偷,不过也不是没其他办法,那就是验指纹。

  希望这玻璃瓶上,还留有小偷的指纹吧。

  其实对于谁是小偷,程淮心里已经有怀疑对象了。

  他们这一群人当中,除了顾漫音,他想不到第二个人,不过怀疑也要讲证据,在指纹出来前,他并不打算声张。

  晚上。

  一群人还是分成两派,在餐厅吃晚饭。

  顾漫音也在,大概是白天的惊吓,让她还没有缓过来,这会儿整个人脸都还是苍白的,一副病弱西施的模样,惹人怜爱,但现场却没有一个人去怜爱她。

  如果说平时众人对顾漫音的态度,是能不搭理就不搭理。

  那现在就是直接把她当空气,彻底无视了,就连傅景庭都面色冷漠,没有像往常一样照顾她吃饭,关注她的情绪变化。

  这让顾漫音忍不住委屈起来,她握紧筷子看向身边的男人,“景庭,你心情不好吗?”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