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145章 容姝的计划

第145章 容姝的计划

  傅景庭瞳孔一缩,抱着顾漫音的手也收紧了许多。

  程淮摸着下巴开口,“没有黑血,不像是毒蛇,但也不一定,景庭,你赶紧抱她下山,找医生打血清。”

  傅景庭二话没说,抱起顾漫音飞快的往缆车走去。

  看着缆车逐渐消失在了云雾里,容姝一行人才找了个地方坐下,等着缆车回来。

  “宝贝儿,你们到底是怎么遇到蛇的?”陆起递给容姝一瓶水,问道。

  容姝接过后,捧在手心里,也没有拧开,摇摇头回着,“我也不知道。”

  对那条蛇的出现,她一点儿预料也没有。

  在顾漫音被咬之前,她甚至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个还是我来说吧。”陈星诺举手。

  其他人看向她。

  她缓缓开口说道:“是这样的,我也准备去小溪边洗把脸,然后就看到容总背后的树枝上挂着一条蛇,本来那条蛇没打算攻击人的,是顾漫音突然站起来,喊了容总一声,吓到了那条蛇,那条蛇才朝着容总扑了过来。”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那条蛇本来是咬容姝姐的?”傅景霖惊讶的张嘴。

  陈星诺点头,“没错,是我开口让容总蹲下,所以那条蛇才落到了容总对面的顾漫音身上,咬了顾漫音。”

  “这还真是戏剧化。”程淮笑了笑。

  容姝也这才明白前因后果,拉着陈星诺的手,感激不已,“星诺,谢谢你啊。”

  要不是陈星诺突然让她蹲下。

  也许被咬的,就真的是她了。

  “不用谢,也是容总你毫无保留的相信我,不然我就算提醒了也没用。”陈星诺笑道。

  “真没想到,这座山上居然有蛇,而我运气还那么好的就给遇到了。”容姝苦笑着说。

  她这会儿虽然已经平静下来了,但想到那条蛇,还是忍不住有些后怕。

  陆起双手枕在脑后,“说起来还是要怪顾漫音那女人,要不是她突然站起来,吓到那条蛇,那条蛇也不会攻击宝贝儿,不过好在最后被咬的还是顾漫音自己,我心里就好受多了。”

  “说起来,我倒觉得那条蛇,似乎是顾漫音故意吓到的。”陈星诺摸着下巴,突然说。

  几人都被她的话惊到了。

  “陈星诺,你说那蛇是顾漫音故意吓的?”陆起紧盯着陈星诺。

  “不会吧?”傅景霖张了张嘴。

  程淮揽住他的肩膀,“怎么不会,别忘了顾漫音对你容姝姐做的那些事,她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傅景霖顿时没话说了,看向容姝。

  容姝拧着秀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陈星诺点头回道:“没错,我怀疑她就是故意的,因为在那条蛇朝容总飞过去的时候,我看到她笑了,她对那条蛇的出现完全没有一丝意外,所以我想,她很有可能早就发现了那条蛇,然后故意站起来大声叫住容总的。”

  “要真是这样,那她被咬,就真是自作自受了。”程淮嘴角噙着讥讽的弧度。

  “肯定是真的。”陆起气的一巴掌拍在腿上,脸色冰冷,“我就知道,她肯对宝儿还不死心,还想下手,果然这就来了。”

  “这女人,真是我见过最坏的一个。”陈星诺啧啧的感慨。

  她就不明白了,即便当初容总和傅总结婚,让顾漫音心里不好受。

  可现在容总和傅总已经离婚了,傅总也一心爱着顾漫音,顾漫音有必要这么针对容总么?

  “小子。”程淮看向傅景霖,“今天的事看到了吧,以后你可要小心了,别有事没事得罪顾漫音,不然以她的小心眼,也会对你下手的。”

  “我……我知道。”傅景霖忙不迭的点头。

  他知道顾漫音坏,可是没亲眼见过顾漫音使坏的一面,所以心里还有些不以为然,一点儿也不怕顾漫音。

  但现在他终于见到了,也不得不承认,他被吓到了。

  “不行,这件事情不算完,一定要给顾漫音一个教训。”陆起捏着拳头,愤怒的说。

  容姝抿了抿红唇,“你怎么给她教训?这件事情根本没有证据证明她是故意的,只有星诺一个人证,而且星诺是我们这边的人,顾漫音他们完全可以说,是我们让星诺故意诬陷。”

  “容姝说的没错。”程淮也点头,“因为不是顾漫音直接对容姝下手,所以还真不能拿顾漫音怎么样。”

  陆起还是不甘,“那我们就这样算了?”

  容姝眯了下眼,“当然不会,她可以做到让我们拿不出证据去对付她,我们当然也可以。”

  “宝贝儿,你打算怎么做?”陆起眼睛一亮。

  容姝勾了勾手指,示意他们靠近一些。

  几人靠过去。

  容姝刚要说话,陆起突然开口,“等等。”

  “怎么了?”容姝看向他。

  陆起把傅景霖推开,“宝贝儿,这小子是傅景庭的弟弟,是他们那

  .

  -->>

  边的人呢,不能让他听。”

  “谁说我是那边的人,我才不是。”傅景霖大声回道。

  陆起环起手臂,“你不是傅景庭的弟弟么,怎么不是了?”

  “我是他弟弟,可不代表我就是他那边的人啊,除非他和顾漫音分手,否则我才不会和他站到一边。”傅景霖哼哼道。

  陆起挑眉,“你说真的?”

  “当然!”傅景霖毫不犹豫的点头。

  陆起撇嘴,“真的我也不让你听。”

  “你……”傅景霖气的想打人。

  容姝看着时不时就要吵一架的两个人,只觉得头疼,“好了阿起,他多大你多大啊,你怎么还跟一个小孩子计较,别闹了,他要听就让他听吧。”

  “可是宝贝儿,万一他告诉了傅景庭和顾漫音怎么办?”陆起有些担心。

  容姝看着傅景庭,眼神凌厉,“你会吗?”

  傅景霖连连摇头,“我绝对不会,我发誓!”

  他竖起三根手指。

  容姝微微颔首,“那就行了。”

  见她都这么决定了,陆起耸了下肩膀,也不劝了,只是警告的看了傅景霖一眼,“小子,你最好别说,不然别怪我对不客气。”

  “你没那个机会。”傅景霖得意洋洋。

  陆起翻了个白眼,“但愿吧。”

  很快,容姝就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

  几人听完,都坏坏的笑了起来。

  “这个办法不错。”陆起竖起大拇指。

  陈星诺点头,“是啊,想想就觉得刺激。”

  “没想到,你居然也会做这样的事。”程淮似笑非笑的看着容姝。

  “没办法,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很正常不是吗?”容姝撩了撩头发,露出修长的天鹅颈。

  程淮看着她白皙优美的脖颈弧度,眸色顿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平常。

  “容姝姐,把她引出来的任务,交给我吧。”傅景霖突然举手。

  容姝看向他,“当然要交给你,而且只能交给你,因为你和他们的关系,去二楼才是最不让他们怀疑的。”

  “明白!”听到容姝答应把任务给自己,傅景霖开心的笑了起来。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