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144章 被蛇咬了

第144章 被蛇咬了

  “行了傅景霖,赶紧给漫音道歉。”傅景庭锁着眉心,不耐烦的催促。

  傅景霖自知理亏的低下头,“对不起。”

  他语气不情不愿的。

  傅景庭周身冷气弥漫,“傅景霖,你的诚意呢?”

  傅景霖嘴巴撅的老高,加大音量,“对不起漫音姐,这总可以了吧?”

  “可以了可以了。”顾漫音连忙笑着摆手,表示原谅他了。

  傅景霖哼了哼,转身朝不远处走去,独自生闷气。

  看着他的背影,傅景庭眸色沉了沉,随后看向身边的顾漫音,“抱歉漫音,景霖不懂事,你……”

  “没事了,我没有放在心上。”顾漫音笑笑。

  傅景庭眉头松缓,“对了,有伤到哪里吗?”

  “没有。”顾漫音摇头。

  傅景庭微微抬了抬下巴,“那就好。”

  “哎宝贝儿,你去哪儿?”他话音刚落,就听到陆起的大嗓门响了起来。

  傅景庭下意识的扭头朝容姝看去。

  只见容姝正往不远处的小溪边走去,“我去洗个脸。”

  “哦,那你小心一点,别掉河里了。”陆起叮嘱。

  容姝停下脚步,回头对他翻了个白眼,“那小溪那么浅,怎么会掉进去,你脑子傻子?”

  陆起嘿嘿的笑,“我这不是担心你么。”

  “行了,我很快回来。”容姝把头转回去,继续迈动步子朝前走。

  傅景庭将两人的互动尽数看在眼里,眼睛周围布满了阴影。

  旁边顾漫音见他这般样子,知道他是吃味儿了,忍不住缓缓咬起了下唇。

  “有趣,真是有趣。”不远处,程淮看着这几个人,脸上满是看戏的笑。

  “景庭,我也去洗个手。”这时,顾漫音突然傅景庭说道。

  傅景庭看看蹲在溪边的容姝,没有立刻同意,“一会儿再去吧,等容姝洗完。”

  他现在,完全不放心让漫音和容姝两个人单独呆在一起。

  不是不放心容姝,而是不放心漫音,谁也不知道漫音的第二人格,会什么时候出现。

  “可是我手上全是汗,一点儿也不舒服。”顾漫音摊开手心给傅景庭看。

  傅景庭看着她湿润的手心,还是没有答应,“再忍忍吧。”

  “好吧。”顾漫音眼神黯然的低下头,有些失落。

  要是之前,见到她这样,傅景庭已经心软了。

  但此时此刻,他的内心,却没有丝毫触动,他甚至觉得,她的一举一动,对他的影响好像没有以前那么大了,反观是容姝……

  想着,傅景庭看着容姝的背影,眸色幽深。

  “哥,你过来一下。”远处,傅景霖朝着傅景庭招手。

  “我过去看看。”傅景庭对顾漫音说道。

  顾漫音点点头,“你去吧。”

  傅景庭嗯了一声,抬脚朝傅景霖走过去,“叫我过来干什么?”

  “我有话跟你说。”傅景霖神秘兮兮的笑了笑。

  顾漫音看着说话的兄弟两,不清楚傅景霖是不是在对傅景庭说她的坏话。

  但不管是不是,她都不在意。

  坏话而已,她有的是办法让景庭不去相信。

  勾了勾唇,顾漫音收回目光,朝小溪边走去。

  容姝已经洗完脸了,正蹲在溪边拿着化妆镜补妆。

  顾漫音走了过来,走到她旁边三四米的地方蹲下。

  顾漫音一边把手伸进冰冷的溪水里,一边扭头对容姝笑着打招呼,“容小姐。”

  容姝斜眼看了看她,没有回应,合上镜子放到旁边的包里,准备洗手离开。

  顾漫音看懂了容姝的动作,也没阻止。

  毕竟她真的只是来洗手的,没打算对容姝做什么。

  首先这个地方毫无遮掩,一有动静景庭他们就会发现。

  她如果在这里得对容姝下手,那是在自寻死路,得不偿失。

  容姝洗完手,用手绢擦干后站起来,拿起包就要走人。

  顾漫音余光一扫,忽然看到容姝身后的树枝上,正盘踞着一条黑色的蛇。

  那蛇已经支起了脖子,正吐着蛇信子,用一双冰冷的蛇眼目不转睛的盯着容姝,一副随时都要咬上来的架势。

  见此情景,顾漫音先是被吓了一跳,差点叫出声来。

  但很快,她又捂住唇,迅速冷静下来,同时脑海里也浮现出了一个计划。

  这里这么多人盯着,她的确不好对容姝做什么,但不代表不能利用一条蛇去对付容姝啊。

  思及此,顾漫音眼睛眯了眯,猛地站起身来,大声道:“容小姐!”

  容姝听到她的声音,下意识的停下脚步。

  她身后的蛇,也因为她和顾漫音的动作,被刺激到了。

  只见那条蛇缩了一下脖子后,紧接着就一个弹射从树枝上飞跃而起,朝着容姝脖子扑

  .

  -->>

  来。

  眼见着那条蛇就要落到容姝身上,给容姝脖子来上一口,顾漫音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了。

  但就在这时,陈星诺万分紧急的声音传来,“容总,快蹲下!”

  容姝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听着她惶恐的语气,不做犹豫,听话的赶紧蹲下。

  那条蛇也因为容姝突然蹲下,直接从容姝头顶飞过,落到了对面的顾漫音身上。

  顾漫音扭头看着肩膀上的蛇,吓得花容失色,缩着身体尖叫出声,“啊!”

  而那蛇也因为她突然动了一下,直接在她脖子上咬了一口后,掉进小溪里飞快的游走了。

  这一幕,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快的让人无法反应。

  等傅景庭一群人赶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顾漫音眼皮一翻,晕倒的场景。

  “漫音!”傅景庭神色一紧,快步过去,扶起地上的顾漫音。

  陆起也来到了容姝跟前,“宝贝儿,怎么了这是?”

  容姝这会儿还有些惊魂未定,嘴巴张了张,发不出声音来。

  最后还是陈星诺回答道:“是蛇,容总刚刚差点被蛇咬了。”

  “什么?蛇?”陆起大吃一惊,连忙拉着容姝仔细打量,脸上满是紧张,“宝贝儿,你有没有被咬到?”

  傅景庭虽然抱着顾漫音,但目光也落在容姝身上。

  容姝摇摇头,“我没事,被咬的不是我,是顾小姐。”

  “那就好那就好。”陆起拍拍胸脯,“只要不是宝贝儿你被咬就行了,至于其他人……”

  他看向顾漫音,眼里噙着幸灾乐祸,“活该!”

  “闭嘴!”容姝用胳膊肘撞了陆起一下,示意他注意一点儿。

  傅景庭脸色阴沉难看。

  他本来打算给陆起一点教训,但看到容姝的举动,眼神冷了冷,但最后还是作罢了。

  “景庭,你赶紧看看顾漫音被咬到哪儿了。”这时,程淮提醒道。

  傅景庭低头检查,在顾漫音的脖子上,找到了被蛇咬的痕迹,两个血洞看得让人头皮发麻。

  傅景霖吞了吞口水说:“大哥,这不会有毒吧?”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