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143章 议论

第143章 议论

  顾漫音看到了,暗暗咬牙,恨不得把手里的饭盒扔出去。

  但她知道,她如果真这么做了,这些人又要开始挤兑她了。

  想着,顾漫音闭了闭眼,深吸了口气,才勉强将内心的怒火压下。

  众人开始吃饭。

  傅景庭也打开了饭盒,饭菜香顿时飘散了出来。

  他吃了一口,味道很好。

  但他却觉得,没有昨晚的那碗面好吃。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明明厨师的手艺比容姝要好。

  但吃在口中,味道就是差了一些,少了什么的感觉。

  至于是什么,他说不上来。

  “漫音,怎么不吃?”傅景庭抬眸看到旁边顾漫音没有吃饭,连饭盒的盖子都没打开,忍不住问了一句。

  顾漫音眸色微闪,笑了笑,“我现在还不饿,还不想吃。”

  “我看不是不饿,而是不敢吃吧。”陆起讽刺的声音传来。

  顾漫音脸色沉下,“陆先生,你到底想说什么?”

  陆起撇了撇嘴,“我就是想说,这饭菜是宝贝儿热的,你害我们宝贝儿那么多次,估计也没那个脸吃这个饭,更何况,你也怕我们宝贝儿在里面下毒吧?”

  似乎被说中了心思,顾漫音瞳孔微微颤了颤,很快又垂下了眼皮,勉强笑笑回道:“陆先生说笑了,没有的事,我不吃,真的是因为我不饿而已,我去那边吹吹风。”

  说完,她放下饭盒,朝不远处的山崖走去。

  傅景庭抿了下薄唇,不放心她一个人,也盖上饭盒过去了。

  陆起看着两人离开的身影,切了一声,“还真会狡辩。”

  “行了,吃还堵不上你的嘴。”容姝翻了个白眼,夹了一块肉塞进他嘴里。

  陆起烫的跳了起来,“宝贝儿,你谋杀啊?”

  容姝噗嗤笑道:“谁让你嘴巴张那么大的。”

  其他人听到这话也笑了。

  陆起一脸郁闷的重新坐了下来。

  不远处的傅景庭看着这其乐融融的画面,眸色暗沉。

  明明他们是一起来爬山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和漫音却融不进他们。

  就连程淮和景霖都疏远了他和漫音。

  而这在以前是没有的,好像从他和漫音在一起后,就逐渐变成了这样。

  “景庭,你在想什么呢?”这时,顾漫音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傅景庭敛下思绪,把头转回来,“没什么。”

  顾漫音点点头,似乎是信了。

  她看着远方的山脉,“其实陆先生说的没错,我不吃饭,的确是因为我没脸吃那个饭,虽然伤害容小姐并不是我的本意,可我终究还是伤害了她,所以我怎么好意思吃容小姐热的饭呢。”

  “我知道。”傅景庭抬抬下巴,“抱歉,也是我没考虑周到,应该多带一点吃的上来。”

  “没关系啦。”顾漫音抱住他的胳膊,把头靠在他肩膀上,笑着道:“我忍一忍就好了,等一会儿下山回去吃也是一样。”

  “不饿吗?”傅景庭偏头看她。

  顾漫音摇摇头,“还好,不怎么饿,你饿吗?你要是饿的话,就回去吃饭吧。”

  说着,她抬起头,松开了他的胳膊。

  傅景庭站着没动,“没事,我不饿,我陪你回山下吃。”

  “景庭你真好。”顾漫音又把头靠了回去。

  过来拿水的陈星诺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然后回到容姝几人身边,就把两人的对话复述了出来。

  “你们听听,傅总说陪她回山下吃,她还真就不劝了,我都怀疑她到底是不是真的爱傅总,傅总一路背她上来累成那样,我绝不相信傅总不饿,可顾漫音那女人却信了,连怀疑都没有,还挺高兴傅总饿着肚子陪她。”陈星诺嗤笑。

  “她是一个极度自私的人,的确不会考虑别人怎么样,但这不能说不爱景庭,只能说,她对景庭的爱,远远比不上对自己的罢了,不然她也不会屡次做出伤害别人,让景庭给她擦屁股的事。”程淮拧开瓶水,嘲讽的说。

  陆头,“没错,如果她真把傅景庭看的和她自己一样重,只会想着如何帮他,而不是一直给他带来麻烦。”

  “所以说到底,她还是不够爱傅总对吧。”陈星诺摸着下巴说。

  程淮应道:“没错,说不定哪天发生了什么大事,比如地震啊,洪水啊之类的,为了逃命,她还会毫不犹豫的丢下景庭,甚至拿景庭去挡危险。”

  “啧,跟这么一个毒妇在一起,那傅总岂不是很危险?”陈星诺笑着说。

  一直没有开口的容姝勾了勾唇角,“如果真发生那样的事,我相信傅总应该也是心甘情愿的,毕竟他那么爱顾小姐。”

  “说的也是。”

  几人笑笑。

  只有傅景霖黑着个脸,一声不吭。

  他虽然不喜欢他们对大哥的议论,但也不可否认,

  .

  -->>

  他们说的是有道理的,毕竟顾漫音对容姝姐做了那么多坏事,大哥知道却还不和顾漫音分手,足以说明在大哥心里,顾漫音有多重要,重要到连品德好坏都可以不在乎。

  所以这样的大哥,还真有可能心甘情愿为顾漫音丢命。

  想到这,傅景霖再看顾漫音,就更加到底不顺眼了。

  他一时气不过,捡起块小石头,就朝顾漫音后背砸去。

  顾漫音被砸中了,叫出声来,“啊!”

  她捂住被砸的肩膀,蹲下身去。

  “怎么了漫音?”傅景庭神色一紧,连忙问道。

  顾漫音扭头看向容姝几人,咬着嘴唇,眼眶发红的质问,“我知道你们不喜欢我,可也用不着朝我丢石头吧?”

  “丢石头?”傅景庭眸子危险的眯起,锁定容姝几人,“谁干的?”

  容姝喝着水,表情淡然,没有理会。

  陆起戴着耳机听歌,同样没有回应。

  陈星诺和程淮两人,则凑在一起打游戏,假装什么也没听到。

  傅景庭见状,薄唇抿出几分寒冷,最后把目光定格在头埋得低低,一看就有问题的傅景霖身上,“傅景霖,站起来!”

  “叫我干什么?”傅景霖被点到名,眼中闪过一抹心虚,站了起来。

  “道歉。”傅景庭沉声命令。

  傅景霖气鼓鼓的道:“凭什么?”

  “就凭你对漫音动手。”

  “你怎么知道是我?”傅景霖瞪大眼睛。

  陆起也站了起来,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傻小子,你刚刚的惊慌都写在脸上了,谁看不出来是你。”

  “是……是这样吗?”傅景霖呆呆的眨眼。

  容姝和程淮陈星诺两人看他这样,没忍住笑了。

  陆起直接叹气,“哎,真是一个傻小子。”

  傅景霖脸憋红了,“谁傻了,我只是不擅长伪装说谎罢了,不像某些人……”

  他鄙夷的看向傅景庭身边的女人。

  顾漫音气的捏紧拳头,恨不得撕了傅景霖。

  她原本打算,等和景庭结婚后,只把他和王淑琴那个泼妇赶出傅公馆了。

  但现在她改变主意了,她要把这两母子彻底赶出傅家,这就是得罪她的下场。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