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140章 爬山

第140章 爬山

  “既然大家都同意去爬山,那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回去换衣服?”程淮看着这一群人的穿着,翻了个白眼道。

  陆起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丝绸花衬衫,嘴角抽了抽,“我这身确实不太适合爬山。”

  “那就去换吧。”容姝挥手,示意他快去。

  她就不用换了,下来的时候,本身就穿的是运动服,正好适合爬山。

  “景庭,那我也回房间去换衣服了。”顾漫音看着自己身上的裙子,对傅景庭说道。

  傅景庭微微抬了抬下巴,“去吧。”

  他也不用换,虽然穿的不是运动服,但爬山也可以。

  “等我。”顾漫音留下两个字,转身回了楼上。

  其他人也各自回房换衣服,程淮去外面准备车子去了。

  餐厅里只剩下容姝和傅景庭两个人了。

  这对容姝来说正好,因为她有事情要问他。

  “傅总。”容姝突然开口。

  傅景庭看向她,“什么事?”

  “昨晚是你把我送回房间的吗?”容姝回望着他,眼神平静。

  傅景庭点头,“是我。”

  容姝眸色沉了沉,“为什么不叫我起来?”

  “我叫了。”傅景庭薄唇轻启的回道:“但你睡得太沉,没叫醒。”

  容姝眼角抽了抽,“是……是这样吗?”

  “嗯。”傅景庭颔首。

  容姝看得出来,他是认真的,并没有说谎,整个人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叫都叫不醒,她是有多能睡啊?

  “咳!”尴尬的咳了两声,容姝敛下心中的窘迫,又道:“那真是谢谢傅总了,不过……”

  “什么?”傅景庭喝了口咖啡。

  容姝垂了垂眼皮,然后审视的看着他,“傅总有没有对我做过什么?”

  “做过什么?”傅景庭挑眉,跟她对视,“你指的是什么?”

  “比如你有没有拧我,比如拧脖子之类的?”容姝吸了口气问。

  她不能直接问他有没有亲她,她也问不出口,只能说成拧。

  而且她故意提起脖子,他肯定会明白她真正指的是什么。

  傅景庭又摩挲了一下咖啡杯,面上淡淡的回道:“没有。”

  “真的没有吗?”容姝微微皱眉,显然不信。

  傅景庭看着她,“我为什么要拧你?”

  “……”容姝没话说了。

  为什么?

  她怎么知道为什么?

  就在容姝烦闷的时候,傅景庭喝着咖啡又道:“放心吧,我没有对你做什么,我把你放到房间就走了。”

  他表情清冷,没有丝毫心虚的地方。

  容姝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儿,都没有看出他有什么异样,不由得相信了他的话。

  也许她脖子上的吻痕,真的不是他弄的,可不是他,又会是谁呢?

  难不成昨晚他走了后,还有另外的人进了她房间?

  思及此,容姝捏紧了手心,胸脯忍不住剧烈起伏,被气的。

  她真是没想到,她居然被……

  “宝贝儿,我换好了。”这时,陆起的声音传来,打断了容姝的思绪。

  容姝看着过来的陆起,沉声问道:“你昨晚半夜有没有出门?”

  “出门?”陆起眨了眨眼睛,“没有啊,我一觉睡到了早上,你问我这个做什么?”

  容姝看他一脸茫然,确定他没说谎,摆了摆手,“没什么。”

  也不是陆起,这里的男人就只有四个,除开傅景庭和陆起,还剩下程淮和傅景霖。

  傅景霖应该不可能,才十几岁呢,那就只剩下程淮了。

  正想着,程淮就出现了,手里转着车钥匙,吊儿郎当的走进来,“车已经加好油了,我还让厨师放了很多吃的在车上,中午我们就在山上吃不下来了,你们……”

  话还未完,他就感觉到一道锐利探究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让他后面的话都说不下去了。

  “容姝,你干嘛这样看我?我脸上有什么吗?”程淮狐疑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容姝眯眼,“你昨晚半夜,有没有出过门?”

  “没有啊,我出门干嘛?”程淮一脸你很奇怪的表情。

  容姝也看出他没撒谎,心里沉了沉。

  不是傅景庭,不是陆起,也不是程淮,那会是谁?

  昨晚别墅里就只有他们几个没有外人,难不成真的是她误会了,她脖子上的不是吻痕,而是被蚊子咬的?

  一时间,容姝脸上的表情有些呆呆的,然后恍恍惚惚的离开了餐厅。

  陆起和程淮面面相觑。

  “怎么回事?”程淮问。

  陆起摇摇头,表示也不知道。

  然后下一秒,他突然又想到了什么,眯眼看向还坐在餐桌上喝着咖啡的男人,语气不好的质问道:“是不是你欺负了我宝贝儿?”

  .

  -->>

  傅景庭听着他这句‘我宝贝儿’,只觉得万分刺耳,冷脸站起来,理也没理他,也走出了餐厅。

  “他什么态度。”陆起指着傅景庭离开的方向,气得不行。

  程淮耸了下肩膀,没有说话。

  很快,一群人在别墅外集合。

  这里离爬山的入口有两公里,走路过去太慢,所以还是要开车。

  一行七个人分别坐两辆车朝山脚下驶去。

  容姝五人坐一辆,傅景庭和顾漫音两人一辆。

  因为没人愿意和他们坐一起,就连傅景霖都不愿意。

  可想而知,现在的傅景庭和顾漫音两个,有多让人不待见。

  到了山脚下,七人下车,开始爬山了。

  顾漫音抬头望着上山顶,脸上浮现出一抹退意,“好高啊,景庭,我们真的要爬上去,不坐缆车吗?”

  傅景庭还没回答,陆起就先开口了,“怎么,你想坐缆车上山?”

  “不可以吗?”顾漫音看着他,眼神无辜。

  陆起撇嘴,“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们之前说好的,上山不坐缆车,下山才坐,不然还叫什么爬山。”

  “可是太高了。”顾漫音咬唇,语气里满是抗拒。

  “那你回去吧,别留在这里影响我们爬山的心情。”陆起不耐烦的道。

  “你……”顾漫音气的脸都红了,随后看向傅景庭。

  傅景庭问道:“漫音你想回去吗?想回去的话,我送你回去。”

  “我……”

  “哎呀,顾小姐不会一点苦都不能吃吧?”还不等顾漫音回答,程淮打断了她的话。

  顾漫音心里涌起一抹不好的预感。

  容姝和陈星诺对视一眼,笑了。

  她们知道,程淮要搞事了。

  “程先生,你什么意思?”顾漫音捏紧手心,勉强维持着脸上的笑意看着程淮。

  程淮嘴角勾起玩味的笑,“没什么意思啊,就是说顾小姐太矫情。”

  “程淮!”傅景庭抿唇不悦的看着他。

  程淮摊手,“景庭,我可没有说错啊,你未婚妻如果嫌弃山太高,不愿意爬,一开始就别来啊,来了又开始退缩,不是矫情是什么?”

  傅景庭拧眉。

  虽然不喜程淮的态度,但也不乏否认,程淮说的是事实。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