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138章 睡着

第138章 睡着

  男人本来不口渴,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还是点了点头,“给我一杯吧。”

  容姝嗯了一声,又拿起一个杯子倒了杯水递给他。

  “谢谢。”傅景庭接过。

  “不用。”容姝摆摆手,然后低头喝水。

  傅景庭却拿着水杯没有喝,一直盯着她看。

  喝完水,容姝把杯子放下,刚要开口说可以回房了,突然听到了一阵咕咕声。

  她下意识的朝声音来源方向看去,是傅景庭的肚子。

  傅景庭也没想到自己的肚子会在这个时候叫起来,素来清冷少表情的脸上,第一次浮现出了尴尬之色。

  容姝看见了,微微勾了勾唇,有些想笑。

  毕竟这样的傅景庭,可是难得见到。

  “那个……”这时,傅景庭喉结滑动了两下,突然开口。

  容姝看着他,“有什么事吗?”

  “可以帮我做点东西吗?”傅景庭垂眸问道。

  容姝挑眉,“你让我给你做吃的?”

  “嗯。”傅景庭颔首。

  他确实饿了。

  容姝抿唇,心里觉得有些讽刺。

  过去六年,她为了抓住他的心,才去学的做饭,可是他从来不吃,甚至看都不看一眼。

  可现在却主动开口,让她做吃的给他,挺可笑的。

  见容姝迟迟没有答应,傅景庭眸色微微暗了暗,心里也有些失落,但面上不在意的道:“你当我没说过吧。”

  “不,我给你做。”容姝抬头看他。

  傅景庭先是一怔,然后微讶的跟她对视,“你同意了?”

  容姝点点头,“就当感谢你给我照路,走吧,去厨房。”

  傅景庭薄唇扬了扬,嗯了一声。

  两人来到厨房。

  容姝打开冰箱,里面的菜已经所剩无几,只有一些叶子菜。

  她想了想,扭过头。

  没想到的是,傅景庭就站在她身后,还微微弯着腰,和她一起在看冰箱。

  然后容姝的嘴唇,就碰到了傅景庭的嘴唇。

  两人皆是一愣。

  几秒后,傅景庭率先反应过来,后退一步,站直身体,声音低沉沙哑的道:“抱歉。”

  他没想到,她会突然转过身来。

  容姝小脸红了一下,捂住嘴唇有些尴尬的回着,“不是你的错,该道歉的是我。”

  是她转身才碰到他的。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了,偌大的厨房变的格外安静,只有浅浅的呼吸声响起。

  片刻后,傅景庭薄唇动了一下,主动打破沉寂,“你刚刚,是想问我什么吗?”

  容姝知道他在主动化解刚才的尴尬,也不再沉默了,点头回道:“我想说,冰箱里没什么菜了,给你做碗面条可以吗?”

  “可以。”傅景庭同意了。

  容姝拿出一把菜,朝水槽走去。

  傅景庭亦步亦趋的跟在她后面,给她照亮。

  很快,一碗面条好了。

  两人来到餐厅。

  容姝把面放到餐桌上,“吃吧。”

  “谢谢。”傅景庭看着热腾腾,还散发着浓郁香味的面条,面色柔和着道谢。

  容姝打了个哈欠,擦了擦眼角渗出来的泪花,声音很困的催促道:“行了,你赶快吃吧,吃完送我回三楼。”

  “好。”傅景庭看着她一脸不耐烦的样子,莫名的觉得有些可爱。

  随后,傅景庭拉开椅子坐下,开始吃面。

  容姝就坐在旁边,撑着头,等着他吃完。

  然而等了没一会儿,她的哈欠越来越频繁,眼皮也越来越重,头也跟着一点一点了起来,一副困得不行的样子。

  傅景庭见状,眼中闪过一抹他自己都不知的笑意,然后加快了吃面的速度。

  但还没等他吃完,容姝就再也熬不住,直接倒在了桌上睡着了。

  傅景庭愣了一下,随后突然笑出了声音。

  不过很快,他又收拾好表情,放下筷子起来,走到容姝身后,轻轻推了推她,“容姝,醒醒,上楼了。”

  容姝此时正在做梦,梦见自己被怪兽抓住,顿时皱起了眉头,撅嘴嘟哝道:“别碰我,放开!”

  傅景庭以为她醒了,下意识的把手拿开。

  但过了一会儿,他也没看到容姝站起来,便清楚她根本没醒,刚才说梦话呢。

  无奈的揉了揉眉心,傅景庭也打消了叫醒容姝的念头,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朝着楼上走去。

  来到三楼,傅景庭一眼就看到了一间开着的房门,猜测那应该就是容姝的房间。

  他抱着容姝进去,借着有限的手机电筒光芒走到床边,弯腰将容姝放到床上,不料容姝却抱着他的脖子不放。

  傅景庭站不起来,只能弓着背看着床上的女人,声音低沉的道:“容姝,放手。”

  “不要走。”容姝突然

  .

  -->>

  开口,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害怕,似乎是做噩梦了。

  傅景庭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她,心中一动,柔声道:“好,我不走。”

  也许是听到了,容姝脸上的害怕逐渐散去,嘴角也微微勾了起来。

  傅景庭目光凝视着她的嘴唇,脑海里忽然就想起了刚才在厨房里那意外的一吻。

  虽然只是蜻蜓点水一下,但她嘴唇柔软的触感,却深深的刻在了他的记忆里。

  他忍不住低下头,锁定容姝的嘴唇,吻了上去。

  感觉果然跟他记忆里的一样好,软软的,甜甜的,让他想索取的更多。

  事实上,傅景庭也这么做了。

  他单膝跪在床上,伸手抬起了容姝的下巴,在她嘴唇张开的那一瞬间,舌头溜了进去。

  “唔……”容姝闷哼了一声,声音软糯又绵长,带着一丝诱惑,让傅景庭的眼神更加的幽深,吻得也更加深入。

  渐渐的,傅景庭已经开始有些不满足于此了,大手朝容姝身上伸去。

  就连吻,也逐渐下移到了容姝的脖子上。

  但就在这时,容姝突然喊出了一个名字,“阿起……”

  傅景庭就像是被喷了一盆冷水,整个人瞬间清醒过来,脸色黑的难看。

  他把容姝的手臂从脖子上甩下去,直起身来站在床边,眸色阴郁的盯着床上的女人。

  她居然在他身下,喊着别的男人的名字。

  不过最让他烦躁的是,他居然又一次对她做了不该做的举动,而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思及此,傅景庭沉着脸,转身离去。

  容姝翻了个身,抱住被子,语气不满的再次开口,“阿起,别抢我的点点……”

  这一夜,傅景庭几乎彻夜未眠,一直在想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对容姝做那样的事,又为什么心情会被她影响,变得不像自己。

  以至于第二天醒来,傅景庭脸上满是疲态,眼睑下方还有着淡淡的青黑。

  顾漫音看见了,连忙关心的问道:“景庭,你昨晚没睡好吗?”

  傅景庭刚要回答,程淮拿着一瓶啤酒从旁边过来,“哟,景庭,看来昨晚夜生活不错啊,黑眼圈都出来了,一会儿让厨师给你弄点生蚝补补肾,不然以后不能给顾小姐足够的幸福。”

  顾漫音听懂了,脸上红了起来,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傅景庭拧着眉头,冷着脸,直接赏了程淮一个字,“滚!”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