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132章 公开罪行

第132章 公开罪行

  忽然,陆起的脸色冷了下来,目光在五人脸上扫过,最后定格在顾漫音脸上,“宝贝儿的马,是我问过马厩管理员,特意挑选的最温顺的母马,按理说,是不可能突然发疯,所以我想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原因。”

  “陆总,你的意思是,有人对容总的马做了手脚?”陈星诺很快反应过来,睁大眼睛问。

  “不是我。”傅景霖生怕被怀疑,第一个摇头摆手否认。

  程淮淡定的喝着茶,“也不是我。”

  “更不是我。”陈星诺也举手。

  陆起看着最后两人,“那就只剩下傅总和顾小姐了,不过傅总救了宝贝儿,肯定也不是做手脚的人,毕竟没有哪个人闲得慌,做了手脚又去救人的,所以……”

  “所以你怀疑是我?”顾漫音捏着手心,一副气的要哭了的样子。

  陆起一拍手,“看来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啊,没错,我就是怀疑你,在场的人里面,也只有你最有可能害宝贝儿,因为已经不止一次了。”

  “我没有!”顾漫音眼泪流了下来,拉住傅景庭的手,“景庭你信我,我真的没有。”

  “我信你。”傅景庭捏了捏她的手,示意她先冷静。

  顾漫音一听他相信自己,连连点头,冷静下来。

  陆起翻了个白眼,“你当然相信她,她杀人放火,哭一哭你就信了,毕竟你无下限的宠着她,在场的人,谁不知道。”

  陈星诺和程淮点头。

  就连傅景霖也没法违心的反驳,也跟着点头。

  大哥有时候确实是这样的。

  “我相信漫音,不是因为我宠她,而是因为她有完全的不在场证据。”傅景庭见几人都不站在他这边,也不生气,看着陆起沉声说道:“漫音从始至终,都没有接触过容姝的马,你告诉我,她怎么做的手脚?”

  一开始,他也想过是不是漫音第二人格做的。

  但后面他仔细分析了一下,得出结果,并不是漫音第二人格做的,漫音的第二人格也没有出现过。

  陆起一愣,忽然反应过来,还真是这样。

  选马的时候,顾漫音并不在,提前给马动手脚也不可能,因为马厩里面有那么多匹马,顾漫音怎么可能知道宝贝儿会选什么马,又不是有预知。

  除非顾漫音提前把所有马都动手脚,可是这么一来,他们的马也应该发疯,可是他们却什么事都没有,难道,这真是一场意外?

  “不如把马厩的管理人请过来问问吧,他们给马做检查,结果也应该出来了。”程淮提议道。

  傅景庭颔首,“那就请过来。”

  很快,马厩的管理人过来了。

  陆起连忙询问容姝的马到底怎么了。

  马厩的人回道:“容小姐的马,是发春了。”

  “什么?”众人一愣。

  只有顾漫音低下头,遮住微勾的嘴角。

  “你说发春?”陆起一脸怪异,“可是这并不是动物发春的季节啊。”

  程淮和陈星诺,以及傅景霖也看着管理人。

  管理人摇头,“季节过了,不代表动物就不会发春了,有时候因为一些其他原因,动物会受到刺激,出现发春的情况。”

  傅景庭沉声问,“那容姝的马,是什么原因发的春?”

  管理人想了想回道:“暂时还不清楚,有可能是闻到了什么气味,也有可能是吃了什么,具体原因还不清楚,但差不多就是这两种情况。”

  “吃了什么应该不可能,马牵出来的时候,就没吃东西。”陈星诺说道。

  容姝选马的时候她也在,看得很清楚。

  “所以就是闻到了什么气味?”陆起摸着下巴开口。

  程淮突然笑了笑,“该不会是容姝身上的香水味吧?”

  “额……”众人嘴角抽了抽。

  但不否认,还真有可能。

  “所以容总这次的事情,只是场意外了。”陈星诺摊手。

  陆起哪怕心里在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也只能接受,转身就要上楼。

  “等一下。”傅景庭挥手让管理人先下去,然后叫住了陆起。

  陆起停下脚步,“还有什么事吗?”

  程淮陈星诺和傅景霖也看向傅景庭。

  就连顾漫音也是。

  傅景庭拉着她的手,“事情弄清楚了,你刚刚冤枉了漫音,不应该道歉吗?”

  陆起眯起眼睛,笑了,“道歉?你让我向她道歉?”

  他指着顾漫音。

  傅景庭凝视着他,“你不想道歉?”

  “没错,我不道歉,我凭什么道歉,我承认我这次冤枉了她,但是她之前对宝贝儿做的事,可不冤枉吧,她对宝贝儿道过几次歉?不都是你来替她道歉的么。”

  陆起嘲讽的看着傅景庭,“而她这个伤害宝贝儿的人却躲在你背后,连赔礼都没有,这些我说什么了吗?我有向你现在这样,硬逼着她出来给宝贝儿道

  .

  -->>

  歉吗,没有,所以你凭什么要求我?”

  傅景庭脸色黑沉,不太好看。

  顾漫音更是尴尬的低下头。

  程淮则撑着脑袋,看戏的看着他们,还拉着陈星诺跟他一起看。

  只有傅景霖这个二愣子,眨了眨眼睛问,“哥,漫音姐对容姝姐做了什么,让你去向容姝姐道歉?”

  顾漫音听到这话,眼中闪过一丝恼怒。

  这个傅景霖,哪壶不开提哪壶。

  故意的吗?

  “闭嘴。”傅景庭也皱着眉头呵斥道。

  傅景霖有些委屈。

  他只是问了想知道的,就让他闭嘴。

  凭什么啊。

  看出傅景霖的不高兴,陆起眼珠一转,环起胳膊,“喂小子,你想知道,我告诉你啊。”

  “好啊。”傅景霖眼睛一亮。

  “景庭……”顾漫音焦急的拉了拉傅景庭的胳膊,想让傅景庭阻止。

  但已经来不及了,陆起已经开口了,“小子,你这位准嫂子,可是标准的蛇蝎美人啊,她一开始利用舆论,诬陷宝贝儿六年前开车撞她,幸好我们宝贝儿拿到了当年的监控,不然就洗不清了。”

  “除此之外,在度假区,你这位准嫂子还用沐浴乳设计宝贝儿摔倒,磕到了头,前两天更是把宝贝儿推下楼梯,想杀了宝贝儿,怎么样,现在知道你这位准嫂子对宝贝儿做了什么了吧?”陆起满意的看着已经惊呆了的傅景霖。

  除了傅景霖,程淮和陈星诺也惊了。

  因为这些,他们还真不知道。

  “哥,这些是真的吗,漫音姐真的对容姝姐做了这些?”傅景霖捏着拳头,表情复杂的看着傅景庭。

  这段时间,他的心思全都都在篮球上,还真不知道容姝姐发生了这些事。

  傅景庭脸色阴沉,没有说话。

  顾漫音紧紧的抓着他的胳膊,也没吭声。

  见此情景,傅景霖还有什么不知道的,陆起说的,就是真的。

  这段时间,他已经明白漫音姐,并没有他一开始认为的那么美好。

  却没想到,她比他想象的,还要不堪,恶毒到对容姝姐做了这些事。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