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130章 教她骑马

第130章 教她骑马

  面对容姝澄澈清凉的眸子,傅景庭莫名的有些不敢直视。

  似乎是怕她看出什么来,他微微游移开目光,“你脸色那么白,不适合骑马!”

  众人闻,立马朝容姝脸上看去。

  陆起最先出声,“对啊宝贝儿,你脸色确实还有些白,晕车还没好吗?”

  容姝摸了摸自己的脸,“真的很白吗?”

  “有一些。”陈星诺回道。

  容姝笑了笑,“那就没事了,我可以骑马的。”

  听到这话,傅景庭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脸上满是不赞同。

  她果然对自己怀孕这件事没有丝毫自知之明。

  到底是肚子里的孩子重要,还是骑马重要?

  正当傅景庭忍不住强行制止容姝骑马的时候,陆起开口了,“宝贝儿,要不你还是回去继续休息吧,下次再骑?万一还头晕就麻烦了。”

  傅景庭微微点头,觉得这次陆起总算是做了件人事,不再一味的顺从容姝。

  然而容姝却很固执,笑着道:“没事,我来都来了,回去干什么,放心吧,我骑马慢走,不跑起来就行了。”

  “那好吧。”陆起觉得这样也行,也就答应了,然后拉着容姝去马厩那边挑马。

  傅景庭看着两人的背影,脸色黑的难看。

  他才刚觉得陆起做了人事,结果下一刻陆起就又不是人了。

  这样一个毫无坚持心的男人,她到底看上了哪点?

  “哥,来比赛啊!”远处的马场里,傅景霖双手做喇叭状,对着傅景庭喊道。

  傅景庭看了傻弟弟一眼,没有理会,翻身上马,去了马场另一边。

  很快,容姝和陆起就挑好马出来了。

  她挑了一匹白色的母马。

  母马很漂亮,和换了一身红色骑马装的容姝站在一起,画面极为好看,让人忍不住想要拍下来。

  程淮骑着马溜达过来,对着容姝吹口哨,“不错嘛,看不出来你还挺英姿飒爽的。”

  “容姝姐,你真好看。”傅景霖嘴笨,讲不出来什么优美的夸赞,只能用最简单的语。

  而最简单的语也最直接,也往往更容易打动人心。

  所以容姝哪怕再不想理会傅家人,这会儿也难得给了他一个好脸色,“小子,眼光不错。”

  傅景霖肉眼可见的高兴了起来。

  容姝姐终于肯搭理他了。

  不远处,傅景庭坐在马背上,冷冷的看着相谈甚欢的三人,心里颇有些不舒服,甚至有种想把程淮和傅景霖从容姝面前赶走的冲动。

  这时,陆起也骑着自己选好的马出来了,和程淮傅景霖以及陈星诺三人去比赛了。

  容姝为了不妨碍到他们的比赛,牵着马去了马场另一边。

  由于好多年没有骑过马了,容姝上马的姿势都有些生疏了,第一次没上得去,还差点把自己摔了。

  傅景庭看的眉心一蹙,骑马过去,“左脚踩上去的时候,同时抓住马鞍,然后往上一蹬,右脚也要及时翻过去。”

  容姝转身看他,“你在教我?”

  傅景庭不置可否,“照我说的试试。”

  容姝沉默了几秒,没有拒绝。

  毕竟,她本来就是来骑马的,有人教自然最好。

  所以真没必要矫情什么。

  容姝回忆了一下傅景庭刚刚的话,然后照着做了一遍。

  但很遗憾,她还是没能上的去。

  在右脚翻上马背的时候出了点差错,韧带没拉开,右腿翻到一半就翻不上去了,最尴尬的是,还收不回来。

  然后身体就失去重心,往后跌去。

  傅景庭见状,脸色微微一变,立马下马,伸出手臂接住了她。

  容姝本以为自己会摔在草地上,都做好了心理准备。

  没想到预想中的痛意没有袭来,反而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薄荷香味。

  容姝狐疑的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自己正被傅景庭公主抱在了怀里。

  她脸顿时红了起来,“你……你快放开我。”

  傅景庭低头看着她娇羞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丝清浅的笑意,弯腰把她放在了地上,但放在她腰上的手,却没有拿开,“你站好,我推你上去。”

  “啊?你推我上去?”容姝惊讶的看他。

  傅景庭嗯了一声,“左脚踩上去。”

  容姝下意识的照做,左脚踩在了马镫上。

  “抓住马鞍。”傅景庭又道。

  容姝再次照做。

  傅景庭松开她的腰,微微屈身,一手撑在她的屁股上,一手抬起她的右腿,把她举了起来。

  容姝又窘又尴尬,毕竟他的动作是在太让人难为情了。

  “那个……你能不能把右手拿开?”她扭头,对着身后的男人,小声的说道。

  傅景庭看向自己放在她屁股上的右手,明白了什么,挑了下眉。

  老

  .

  -->>

  实说,他刚刚只一心想把她送到马背上去,并没有注意自己的手有哪里放的不对。

  但现在注意到了,他理应放开。

  可手下传来的弹性,让他莫名的有些不舍。

  不过最终,傅景庭还是把手从容姝屁股上,转移到了大腿根上。

  容姝这才松了口气,在他的推举下,奋力的往马背上爬。

  后面不远处,顾漫音从洗手间出来,正在寻找傅景庭的身影,没想到却看到了这一幕。

  看着傅景庭和容姝两人动作亲密的挨在一起,她妒忌的眼睛都红了。

  她就知道,只要容姝出现的地方,景庭就会被吸引过去。

  低头看着手里的小瓶子,顾漫音狰狞一笑。

  上一次把容姝推下楼梯,没弄死容姝和她肚子里的孽种。

  这一次,她还不信弄不死!

  冷哼一声,顾漫音最后看了一眼两人,转身朝休息区走去,走的时候,她打开了手里的瓶子,从里面倒出一颗黑色的块状物,朝马场某个地方丢去。

  做完这些,她拍了拍手,勾唇笑了一下后,继续朝前走。

  容姝和傅景庭都没有发现顾漫音已经看到了他们。

  她在傅景庭的帮助,和自己的努力下,终于成功的坐在了马背上。

  “呼,真是太不容易了。”容姝抓着缰绳,大松了口气。

  傅景庭听到这话,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确实挺不容易。

  “谢谢你啊傅总。”容姝笑着对傅景庭道谢。

  不是平时的冷笑和嘲笑,是发自内心的感激微笑。

  傅景庭眼神恍惚了一瞬。

  他似乎很久没看到她对他这般笑过了,离婚后都没有。

  没想到,现在居然又看到了。

  傅景庭心跳快了一瞬,喉结也微微滑动了一下,垂下眼皮,声音略有些沙哑的回道:“没什么。”

  容姝没察觉到他的异样,看着面前的草坪,“傅总,我先去遛马了。”

  “嗯。”傅景庭点头。

  容姝双腿一夹马腹,马儿慢跑了起来。

  傅景庭见速度确实不快,容姝身体晃动的弧度也不大,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这样的速度,应该不会有事。

  想着,傅景庭也翻身上马,回了休息区。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