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124章 后背的伤

第124章 后背的伤

  傅景庭眨了眨眼,嗯了一声。

  刚刚出电梯的时候,他就意识到自己的头有些晕,可能发烧了。

  但他突然想见见她,所以就没有管。

  容姝把手放下来,伸到傅景庭面前。

  傅景庭看着她,“什么?”

  “手机。”容姝皱着眉,有些不耐烦的道:“拿出来,我帮你打电话给傅家,让他们派人来接你。”

  “不用。”傅景庭抿唇拒绝了。

  容姝笑了,“怎么,你还想自己开车回去啊?”

  傅景庭薄唇动了动,没说话。

  容姝有些头痛,“你不让人来接,也没法自己开车,你到底想要干哎哎哎……”

  她话还未完,就见男人双手突然松开了门框,高大的身体朝她倒来。

  傅景庭整个人倒在了容姝身上,差点没把容姝腰给闪了。

  “喂,你还要不要脸,居然倒我身上来了,赶快起来。”容姝没好气的推了推身上的男人。

  但男人毫无反应。

  容姝偏头一看,这才发现男人眼睛闭着,显然已经晕过去了。

  “不是吧,这么脆弱?”容姝嘴角抽了一下。

  很难想象,一个这么高大的男人,居然会因为发烧晕过去。

  容姝叹了口气,忍住想要把男人丢出门外不管不顾的念头,扶着男人回屋。

  到了客厅,她大力的把男人往沙发上一丢。

  男人后背碰到沙发的那一刻,突然闷哼了一声,眉头也紧紧的皱了起来,但还是没有醒来。

  “嗯?”容姝愣了一下。

  怎么,她还把他丢疼了?

  没有多想,容姝弯腰去傅景庭口袋里找手机,想联系张助理过来把他带走。

  然而傅景庭的手机没有设置指纹,而是设置的密码解锁。

  容姝不知道他的密码是什么,随便试了几个,有他的生日,也有顾漫音的生日,但都不是。

  最后,容姝放弃了,拿起自己的手机,打电话让物业安排一个医生上来。

  不管怎么说,傅景庭在她这儿倒下的,她如果不找医生给他看看,万一烧成个二傻子,责任也是她的。

  打完电话,容姝放下手机,盯着傅景庭湿漉漉的头发和肩膀看了一会儿,想着他继续穿着湿衣服,可能会烧的更厉害,叹了口气后,上手给他脱衣服。

  有时候,她真的挺讨厌自己这个心软的毛病的。

  但没办法,看到了,就做不到真的忽视不见。

  “咦?”刚解开傅景庭的衬衣扣子,容姝眼睛随意一抬,就看到他右肩膀处,隐隐露出了一点紫红。

  容姝眸子一眯,猜到了什么,大力的翻过傅景庭的身体,然后,她整个人就惊呆了,捂住嘴唇,倒吸了一口凉气。

  天,他整个后背几乎都是紫红的,看起来触目惊心,十分可怖。

  那紫红,是后背受到了极其严重的撞击,导致皮下毛细血管破裂才造成的。

  难怪她刚刚把他丢在沙发上的时候,他突然痛哼了一声,恐怕他发烧,也是因为这个伤导致的,然后被雨水一淋,就倒下了。

  容姝颤抖着手,摸了一下傅景庭的后背。

  她知道他这满后背的伤是怎么来的了,那是他白天为了救她造成的,不是酒店电梯前那次,而是顾漫音推她下楼下次。

  所以,他当时受了伤,却在她问的时候闭口不答?

  容姝咬唇,心里说不出来什么滋味,有生气,也有无奈,百味杂陈。

  这时,门铃再次响起。

  容姝猜到应该是医生到了,微微抬头,深吸口气后,去开门了。

  “医生,麻烦你看看他。”把医生带进来后,容姝指着沙发上的男人,对医生说道。

  医生看到傅景庭后背的伤,也不免吃了一惊,连忙打开医药箱,拿出工具给傅景庭检查伤势。

  一番忙碌下来,傅景庭后背上了药,也打了退烧针。

  但容姝还是有些不放心,双手握在一起,紧张地问,“医生,他没事吧?”

  “没什么事,烧今晚就会退下去,后背的伤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擦几天舒筋活血的药,等,等淤血化开就行了。”医生合上医药箱回道。

  容姝松了口气,脸上也挤出了一抹笑,“知道了,谢谢您医生。”

  “不用客气,药我就留在这里了。”

  “好的。”容姝点头,然后把医生送出了门外。

  回来后,她看着趴在沙发上的男人,忍不住嘀咕,“你白天的救命之恩,我现在可是还给你了,等明天,我们还是站在对立面的人。”

  说完,她回房间拿了床被子出来给他盖上,然后就回去休息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容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全是傅景庭一片紫红的后背,怎么也挥之不去。

  直到下半夜,她才勉强有了睡意,睡了过去。

  .

  -->>

  第二天早上,傅景庭是被电话叫醒的。

  “傅总,您在哪儿?”张助理在电话里问道。

  傅景庭揉了揉太阳穴,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上面还没有穿衣服,不禁愣了一下。

  “傅总?傅总?”张助理又喊了两声。

  傅景庭眸色微闪,回过神来,“我在。”

  张助理松了口气,“傅总,刚刚顾总打电话过来,问您什么时候解决顾小姐的案子?”

  傅景庭坐起来,身上的被子就滑到了地上。

  他伸手去捡,就闻到了一股清香,是从被子上传来的,跟容姝身上的香味一样。

  所以这被子,是容姝盖过的?

  傅景庭眼神微暗,扭头朝容姝紧闭的房门看了一眼,这才回道:“我一会儿直接去警局,你带一套衣服来浅水湾。”

  “咳咳。”张助理突然咳起嗽来,声音都拔高了,“傅总,您在容小姐那?您和容小姐昨晚该不会……”

  “没有,我发烧了,被她救了。”傅景庭看着茶几上的退烧药和活血化瘀的药,眉宇柔和了几分。

  他身上的衣服不在了,应该是她给他后背上药时脱掉的吧。

  “是……是嘛。”张助理嘴上干巴巴的笑了笑,似乎相信了傅景庭的话,但心里却没相信。

  为什么傅总发烧会烧到容小姐家?

  就很离谱!

  “对了,过来的时候,记得带早餐。”傅景庭又吩咐了一句。

  张助理点头,“明白。”

  通话结束,傅景庭放下手机,去了洗手间。

  在洗手间里,他看到容姝晾在里面的贴身衣物,眉尾微微挑了一下。

  显然,他没想到自己会看到这么私密的东西。

  傅景庭喉结微微动了一下,移开目光,不再看那些衣物,走到洗漱台前洗脸。

  期间,他突然发现,无论是在客厅,还是在这里,他都只看到了容姝一个人的东西,并没有男人的。

  也就是说,陆起并没有在这里住过,不然不可能什么东西都没有。

  意识到这一点,傅景庭薄唇微微勾起了起来,心情有些愉悦。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