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123章 谁的孩子

第123章 谁的孩子

  “……”傅景庭沉默了。

  他单手揉了揉太阳穴,“算了,找不到就找不到吧。”

  都不知道是让谁抢的,他还能逼着她把包拿出来吗?

  “对不起景庭,我又惹祸了。”顾漫音自责的咬着下唇,眼眶红红的说。

  傅景庭见她这样,尽量放柔声音,“不关你的事,你别放在心上。”

  “是啊漫音,听景庭的。”顾耀天劝道。

  顾夫人也点头。

  顾漫音见大家都安慰自己,破涕为笑,“我知道了。”

  “对了景庭,你打算用什么办法,解决漫音的案子?”顾耀天看着傅景庭问道。

  傅景庭垂眸,“明天你们就知道了。”

  见他不愿意多说,顾耀天虽然有些不高兴,但也没问了。

  一路安静,半个小时后,顾家到了。

  顾耀天三人下了车。

  傅景庭摇下车窗看着他们,“伯父伯母,漫音就拜托你们好好照顾了。”

  “放心吧。”顾夫人摸着顾漫音的头,笑着回道。

  顾耀天虽然没说话,但眼里的意思跟顾夫人一样。

  傅景庭又看向顾漫音,“在家好好休息,周末我来接你。”

  “嗯,景庭你路上开车小心。”顾漫音点点头。

  傅景庭嗯了一声,掉转车头开车走了。

  很快,回到傅氏集团。

  张助理拿着一份资料脸色复杂的进了办公室,“傅总。”

  “什么事?”傅景庭盯着电脑屏幕,头也不抬的问。

  张助理站在他办公桌跟前,深吸口气说道:“您让我去医院问的容小姐的身体状况,我已经问到了。”

  傅景庭停下了敲击键盘的动作,重要抬起了头,看着他,“结果怎么样?”

  “她……她怀孕了。”张助理表情古怪的回道。

  傅景庭瞳孔骤缩,整个人都怔住了,好几秒才缓过来,声音里毫不掩饰的惊讶,“你说什么,她怀孕了?”

  “没错,一个多月。”张助理点头。

  容小姐和傅总离婚也不过才一个多月。

  由此可见,容小姐刚好傅总离婚,就跟陆先生那啥了。

  傅景庭垂下眼皮,让人看不见眼里的情绪,但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一个多月……

  他和容姝那晚到现在也差不过有一个多月了,所以她肚子里的孩子有没有可能是他的?

  心跳加快,傅景庭放在鼠标上的手,都忍不住收紧起来,显示出他此刻的心情很不平静。

  张助理看见了,并不觉得奇怪。

  他很清楚傅总心里也是有容小姐的。

  所以现在得知容小姐怀孕了,肯定无法冷静。

  正想着,张助理就见傅景庭突然站了起来,“有没有什么办法可能提前得知容姝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有啊,羊水穿刺,不过有很大的危险造成孕妇流产,傅总,您问这个做什么?”张助理好奇。

  傅景庭没有回答,眉头皱得很紧。

  张助理看他的表情,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眼睛瞪大,“傅总,您该不会怀疑容小姐肚子里的孩子是您的吧?”

  傅景庭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承认了。

  张助理嘴角忍不住抽了两下。

  离婚前一天这两人都还那啥。

  他也真是佩服。

  “除了羊水穿刺,还有其他办法吗?”傅景庭看着张助理,又问。

  既然羊水穿刺有危险。

  他肯定是不会让容姝做的。

  张助理摇头,“没有了,只有等孩子生下来后才能得知。”

  傅景庭薄唇抿成一条直线,陷入对这个结果有些不满意。

  张助理小心翼翼的打量他,“傅总,您别着急,万一那个孩子不是您的,是陆先生的呢?”

  听到这话,傅景庭脸色顿时黑了下来,周身弥漫着低气压。

  虽然他知道容姝肚子里的孩子不一定就是他的。

  但想到还有可能是别人的,他心里就莫名的烦躁。

  傅景庭扯了扯领带,声音低沉的道:“你派人盯着一下容姝,尽量从她那里打探到孩子到底是谁的。”

  “明白。”张助理点头应下,然后转身出去了。

  办公室里只剩下傅景庭一个人了。

  他单手撑着额头,眼睛微微磕着,脑海里全都是容姝怀孕一事,再也无法集中精神继续工作。

  直到下班,他才站起身来,抓起椅背上的外套,走出了办公室。

  傅景庭没有回傅公馆,而是开着车来到了浅水湾。

  事实上,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来这里,等反应过来后,他已经到这里了。

  车子停在了容姝公寓楼下,但傅景庭却没有下车。

  他摇下车窗,点了一支烟抽着。

  烟雾升起,

  .

  -->>

  将他的脸笼罩住了,有些看不清,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

  轰隆!

  天空突然一阵电闪雷鸣,还刮起了大风。

  紧接着,豆大的雨点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很快就将路面打湿,有些甚至直接飘进了车窗里,打湿了傅景庭的肩膀。

  他拧了下眉,丢掉手上的烟头后,将车窗关好,然后打开车门,朝公寓大楼走去。

  容姝刚洗完澡,正坐在沙发上吹着暖气,舒舒服服的看有关于能源方面的书籍。

  忽然,门铃响了。

  “嗯?”容姝疑惑的扭过头,朝玄关看去。

  这么晚了,谁啊?

  容姝合上手上的书,起身过去,打开门一开,诧异的挑眉,“是你?”

  门外站着傅景庭。

  他淋了些雨,头发湿成了一股股,肩膀也是湿的。

  也许是太冷了,他脸色也有些苍白。

  容姝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狼狈的他,一时间,觉得有些惊奇。

  “是我。”傅景庭抬手拍了拍肩膀上的水珠,有些沙哑的回道。

  容姝听出了他声音跟平时不一样,眼神闪烁了一下,很快又恢复正常,“有什么事吗?如果还是为了说服我,让我放过顾漫音,那就没必要了。”

  “我找你,不是为了这个。”傅景庭抿成道。

  容姝狐疑的哦了一声,“那是为了什么?”

  傅景庭没说话,目光下移,落在了她的小腹上。

  那里很平坦,也很紧致,很难想象里面居然孕育了一个小生命。

  一个,有可能是他亲自种下的生命。

  想着到,傅景庭心底莫名的有些喜悦,看着容姝的眼神,也变得越发深沉了。

  容姝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却也感觉得到他的目光很奇怪,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你在看什么?”

  傅景庭薄唇动了动,似乎要说什么,眼前突然就晕眩了一下,身体也跟着晃了晃。

  最后,他一把扶住门框,才稳定住身形。

  容姝这时也发现了他的情况不对劲,刚刚还是苍白的脸,这会儿居然变红了起来,就连瞳孔也有些不聚焦。

  “喂,你没事吧?”容姝伸手,在傅景庭眼前挥了挥。

  傅景庭微微低着头,没有回答。

  容姝听到他的呼吸有些急促,意识到他很有可能生病了,把手放在了他的额头上。

  傅景庭身体僵了一下,抬眸看她,“你……”

  “你发烧了!”容姝惊讶的打断他的话。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