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122章 不打自招

第122章 不打自招

  他也算是看出来了,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的确不足以掰倒容姝,更何况容姝背后还有个神秘莫测的狐狸男。

  想要掰倒容姝,就必须先把狐狸男揪出来,而这件事情,恰恰急不得,只能慢慢来。

  顾漫音没有说话,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时,审讯室的门开了。

  一个警员带着容姝进来了。

  容姝目光冰冷的扫过一家三口,声音嘲讽的道:“原来顾总和顾夫人也在啊。”

  顾夫人别过头,没有理会。

  顾耀天倒是冷哼了一声,但也没有说话。

  只有顾漫音眼泪婆娑的看着容姝,“容小姐,真的很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想要推你下楼的,我只是……”

  “只是人格分裂对吧?”容姝讥诮的勾唇。

  顾漫音咬唇,“原来容小姐已经知道了啊。”

  容姝呵了一声,眯眼打量着她,“你真的有人格分裂吗?”

  “是真的,我也是才知道的。”顾漫音惊恐的点头,好像对自己人格分裂很害怕似的。

  顾夫人心疼的抱住她,“漫音,你有人格分裂,怎么不告诉爸爸妈妈呢?”

  “是啊。”顾耀天也严肃的看着她。

  顾漫音拉着两人的手,“因为我不想让爸妈担心。”

  “你这孩子……”顾夫人叹气。

  容姝看着一家三口,眼中闪过一抹怀念。

  曾几何时,她也有这么爱她的爸妈。

  可是这一切,都随着六年前那件事,化为了云烟。

  “行了。”容姝环着手臂,冷声道:“我不知道顾小姐的人格分裂到底是装的还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当我没说,可如果是假的,我祝你真的人格分裂。”

  顾漫音脸色一僵,随后震惊的看着她,“容小姐,你……”

  “你这女人,心肠怎么这么坏,居然诅咒漫音!”顾夫人气得发抖的指着容姝。

  顾耀天也是一脸阴沉的看着容姝。

  容姝摊摊手,“我说了,如果是假的,你女儿才会真的人格分裂,既然你女儿是真的,那我这句话自然也就没用,所以顾夫人何必这么激动。”

  “你……”顾夫人噎住。

  顾耀天拍了拍她的手,然后眯着眼睛凝视着容姝,“小丫头,还是那么伶牙俐齿。”

  容姝笑了笑,“顾总过奖了。”

  顾耀天冷哼,没说话了。

  容姝把目光放到顾漫音身上,“顾小姐,我的录音没了,你是不是很高兴?”

  “啊?”顾漫音茫然的眨了眨眼,仿佛这才反应过来什么意思一样,惊讶的张大嘴巴,“容小姐,你该不会怀疑我吧?”

  “知道我有录音的,就我们三个,我已经问过傅景庭了,他没有动手,所以会动手的,就只有你了。”容姝审视着她。

  顾漫音连忙摆手,“我没有,不是我,我已经说了,我可以坐牢,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所以我怎么会抢走录音呢?”

  “抢?”容姝嘴角勾起,“顾小姐,你这是不打自招啊,我什么时候说过录音是被抢走的了?”

  顾漫音脸色一变,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

  “我……我……”她双手不安的绞在一起。

  容姝见状,眼里满是鄙夷,“说的比唱的好听,顾小姐不想坐牢,就直说好了,也许我还会高看你几分,结果呢,真虚伪!”

  冷冷的瞥了顾漫音一眼,容姝转身离开。

  顾漫音脸色难看的低下头去,没有回话。

  “老公,看什么呢?”顾夫人见顾耀天盯着容姝离开的方向看,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顾耀天沉吟了几秒,“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容姝的侧脸,跟妈有几分相似。”

  之前在会议上,他觉得笑容跟母亲相似。

  但现在,侧脸居然也像,这让他不得不惊讶。

  被这么一说,顾夫人也想到了什么,眼睛瞪大,“老公,你提醒我了,有一次我从南江回来,跟容姝在机场遇见了,当时我就觉得容姝的侧脸很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只是没想起来,你这么说,还真跟妈很像。”

  “爸妈,你们在说祖母吗?”顾漫音突然问道。

  顾夫人点头,“是啊。”

  顾漫音咬唇低下头,“我不喜欢祖母。”

  “哎……”顾夫人叹息的摸了摸她的头,“好了,别说这些了,祖母已经不在了不是吗?”

  “可是我就是不明白,祖母为什么不喜欢我,我不是她唯一的孙女吗?”顾漫音眼泪汪汪的看着顾耀天和顾夫人。

  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复杂。

  审讯室外,容姝正在和一个警员交谈。

  “容小姐,虽然你说是顾小姐推你下的楼,有故意杀人的嫌疑,但是事发地点没有监控,很难采集到有用证据,而你手里的证据也不在了,所以我们这边暂时无法对顾小姐进行

  .

  -->>

  关押。”

  容姝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因此也不生气,只是有些不甘,但还是点了点头,“我知道。”

  “我们这边会尽力把你的包追回来的。”警员又说。

  容姝道了声谢,“好,那就拜托你们了。”

  “没什么。”警员笑笑。

  随后,容姝签字走出了警局。

  警局外,傅景庭靠在车门边上,手里夹着一支香烟。

  容姝一怔。

  他居然会抽烟。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他抽烟呢。

  傅景庭也看到了容姝,将烟头掐灭,然后目光认真的盯着她的脸,看到她脸色没有之前那么差了,眉头舒展了许多。

  “你没事了吧?”他问。

  容姝假装没听到,径直朝自己的车走去。

  傅景庭拧眉。

  他感觉得到,她现在很厌烦他,比起之前更烦。

  就因为他不让她报警吗?

  容姝开车离开了。

  傅景庭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身后传来了几道脚步声。

  “景庭。”顾漫音声音惊喜的喊道。

  傅景庭转过身来,就见她欢快的朝自己跑来。

  “景庭,你……”顾漫音看清傅景庭脸上的伤,笑容一顿,连忙伸手抚摸,心疼的问道:“景庭,你这是怎么了,谁打的你?”

  “是啊景庭。”顾夫人和顾耀天也关心的问。

  傅景庭把顾耀天的手从脸上拿下来,“没事,我自己摔伤的。”

  “你胡说,这明显就是被人打的。”顾漫音一下子哭了起来。

  傅景庭捏了捏她的手,“好了,已经过去了,先上车吧。”

  见他无意多说,顾漫音只得作罢,乖乖的上了车。

  路上,傅景庭余光看着她,“漫音,容姝的包,是你让人夺走的吗?”

  顾漫音点头又摇头,“应该是,但是我没有印象,所以我想可能是那个我做的,她可能不想坐牢,对不起景庭。”

  “好了,跟你无关,你别自责。”傅景庭柔声安抚道。

  顾漫音抽了抽鼻子,“可是容小姐那里怎么办?”

  “你把包还给她就行了,就算她拿回录音,我也不会让你坐牢。”傅景庭转动方向盘说。

  顾漫音为难的低下头,“可是,我不知道那个我,是让谁去抢包的,手机里也没有联系方式,找不到包,怎么还给容小姐啊?”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