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114章 谈谈

第114章 谈谈

  容姝眸色闪了闪,决心一会儿出去后,找医生看一看。

  看看自己身体到底有什么问题,让顾漫音这么在意。

  “不看就不看吧。”见容姝如此坚持,老夫人劝她看医生的心思,也只得作罢。

  王淑琴冷哼,“妈,我看她就是不识好歹。”

  “你闭嘴!”老夫人呵斥。

  王淑琴身体一抖,顿时不说话了。

  虽然老太太年纪大了,可是身上的那股气势却一直不减。

  这么多年,她也只敢背地里埋怨,明面上不敢真的跟老太太对着干。

  “对了姝姝,这个给你。”老夫人突然抬起手,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根红绳。

  而红绳上还吊着一个东西,是一把钥匙。

  “祖母,这就是你刚刚说,要给我的东西?”容姝好奇的接过了钥匙。

  王淑琴和顾漫音本来还以为是什么呢,看到是一把灰扑扑的钥匙,顿时就没了兴趣。

  老夫人点了点头,“是啊,这是六年前,你爸爸交给我的,让我找机会给你,本来上一次我就该给你,但我没想得起来,现在你来了正好给你。”

  容姝看着手里的钥匙,脸上满是疑惑,“祖母,爸爸怎么不直接把钥匙给我,而是让您转交呢?”

  而且,她这才知道,爸爸以前居然和祖母认识。

  似乎看出了她心里在想什么,老夫人笑着回道:“其实你爷爷和我家老头子以前是战友,所以六年前,你爸爸在找不到你的情况下,才会把钥匙交给我,因为海市只有我可以让他信任了,再之后,你爸爸就……”

  后面的话,老夫人没说了,感慨的叹息了一声。

  容姝知道她想说的是,再之后,你爸爸就跳楼了。

  容姝握紧钥匙,眼眶湿润了,心里无比后悔爸爸跳楼那天,自己为什么要去追捕继母她们卷走的资金。

  如果那天她没追,一直陪在爸爸身边的话,也许爸爸不会有机会跳楼的。

  想到这,容姝眼泪啪嗒一声,掉在了手心的钥匙上,声音都哽咽了起来,“祖母,爸爸有没有说,这把钥匙的用处?”

  “当然有。”老夫人递给她一张纸巾,“你爸爸说,这是容家老房子的钥匙,老房子里有一件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东西,好像是一条项链,让你一定要找到,因为那条项链关乎着一个巨大的秘密,至于是什么秘密,你爸爸没说。”

  “好,我知道了,谢谢祖母。”容姝抽了抽鼻子,停止了眼泪,勉强挤出一抹笑回道。

  老夫人拍拍她的手背,“时间不早了,先回吧,下次再来看祖母。”

  “嗯。”容姝打断他,“那祖母,我先走了。”

  说完,她拿起一旁的包包挎上,朝门口走去,对王淑琴和顾漫音,看也不看一眼。

  王淑琴冷嘲热讽,“没礼貌。”

  容姝听见了,开门的动作顿了一下,随后冷笑了笑,毫不在意的继续开门出去了。

  就在她快要走到电梯间的时候,忽然被人叫住了,“等一下。”

  容姝停下脚步,回头冷淡的看着对面的女人,“顾小姐,有什么事吗?”

  “我们谈谈吧。”顾漫音笑着说。

  容姝挑眉,“谈谈?”

  “没错。”

  容姝笑了,“恕我直,我不认为我们有什么好谈的。”

  “不,我们可以谈的有很多。”顾漫音眸色不经意间扫过容姝的腹部,声音轻轻的道。

  一个多月前,孟珂曾拍到容姝和景庭同进了一间房,很久都没有出来的一幕,她知道,孤男寡女在那种情况下,不可能什么都没发生,而刚刚容姝闻到鸡汤想吐,所以她有很大可能怀疑,容姝怀孕了。

  而随着怀孕的时间越长,身体反应就越强烈,容姝肯定会以为自己生了病,然后去医院检查的,说不定等容姝知道自己怀孕了后,就会带着肚子里的野种,找上景庭,让景庭负责。

  想着,顾漫音两侧的手忍不住紧紧的握了起来。

  总之,她绝对不能让容姝有机会这么做。

  傅景庭是个很负责任的男人,如果容姝真的怀孕了,说不定真的会为了容姝肚子里的野种,重新跟容姝复婚,那她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岂不是成了一场笑话!

  顾漫音脸色逐渐扭曲起来,眼中满是恶意。

  容姝眯了眯眼,心中已然清楚,对方来着不善。

  “好,那我们就谈谈好了。”容姝垂下眼皮“我也想知道,你到底要跟我谈什么。”

  “既然你同意了,那就跟我来吧。”顾漫音笑容不达眼底。

  容姝眼神微暗,“不在这里谈吗?”

  “这里人来人往,不方便。”

  “好吧,那你带路。”容姝微笑的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顾漫音心中冷哼一声。

  笑吧。

  看你一会儿还笑得出来!

  顾漫音勾了勾唇角,转身朝前走去。

  .

  -->>

  容姝看着她的背影,脸上的表情缓缓归于平静,抿着红唇从包里拿出手机,拨通了傅景庭的电话。

  虽然不知道顾漫音受了什么刺激,怎么突然这么急切对她露出恶意,甚至还专门把她往一个地方带,摆明了想对她下手,既然如此,那她又怎能不还击呢。

  她就让傅景庭听一听,顾漫音到底有多恶毒吧,她就不信傅景庭听了心里还能不对顾漫音产生芥蒂,说不定,还会因此和顾漫音分开呢,要真是这样,那也是顾漫音自找的。

  电话很快就被接听了,傅景庭低沉悦耳的嗓音传来,“什么事?”

  容姝看着通话界面的屏幕,没有回答,而是加快脚步跟上顾漫音。

  顾漫音带着她来到楼梯间。

  容姝把手机放到背后,开口说道:“顾小姐,你把我带到高级住院部的安全楼梯间,到底想跟我谈什么?”

  以为容姝不小心摁到手机打错了电话,正准备挂断的傅景庭瞳孔猛地一缩。

  漫音在容姝那儿?

  顾漫音环起手臂没有回答容姝,反而抬起头左右张望,“这里应该没有监控吧?”

  “你想做什么?”容姝抿紧红唇,警惕的看着她。

  同意想知道的,还有傅景庭。

  傅景庭已然明白这通电话不是容姝不小心打错的,而是她故意打给他的,目的就是想让他听到她和漫音的对话,甚至还把对话的地址也告诉了他。

  思及此处,傅景庭握紧了手机,对着开车的张助理吩咐,“开快点。”

  “是。”张助理应了一声,加快了油门。

  楼梯间,顾漫音捂唇笑了一声,然后脸色垮了下来,满目狰狞的看着容姝,“容小姐,你知道我有多讨厌你吗?从大学第一天就讨厌,我们两个,就是天生的仇敌,只能活其一个,所以容姝,你去死好不好?”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