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113章 恶心想吐

第113章 恶心想吐

  “是傅总打电话告诉我,所以我就过来看望您了。”容姝回答。

  老夫人佯装生气的哼了哼,“那个臭小子,不是让他不要告诉你的么。”

  “祖母。”容姝不乐意的摇了摇她的手,“您不告诉我,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哪有。”老夫人慈爱的摸了摸容姝的头发,“祖母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

  “可是祖母不告诉我,才是叫我担心呢,万一后面我才知道您摔着了,肯定会后悔为什么不早点知道过来看您。”容姝摸了摸老夫人的手背,“祖母以后可不许这样了啊,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

  “就是啊,我也觉得小姝说得对。”冯妈插完花,也赞同的说了一句。

  老夫人开心的笑到嘴都合不拢,“好好好,以后早点告诉你。”

  “这才对嘛。”容姝也笑了起来。

  “老夫人,那让小姝陪您,我去医生那边一趟,问问您有哪些需要注意的。”冯妈擦了擦手说。

  “去吧。”老夫人点头。

  冯妈走了,老夫人拉着容姝的手,“姝姝啊,跟我说说这段时间,你过得怎么样?”

  “好。”容姝应了一声。

  然后,她就简单的说了一些最近发生的事情。

  都是往好的说,有关于顾家的针对,她是一个都没说,就是不想让老夫人担心。

  不知道说了多久,病房外突然传来两道笑声。

  容姝一下子就听出是王淑琴和顾漫音。

  老夫人也听出来了,脸上的慈祥瞬间就没了,化为了冷淡。

  很快,门开了,王淑琴和顾漫音说说笑笑的进来。

  容姝不悦的皱起眉头。

  这两个人怎么回事?

  祖母病了,她们倒好,还笑的这么开心。

  “容小姐?”顾漫音最先发现了容姝,脸上的表情很是诧异。

  王淑琴一听这话,扭头看去,看到了坐在老夫人病床边的容姝,脸色一沉,声音尖锐的道:“你怎么在这儿,谁让你来的?”

  容姝还没回答,老夫人握紧她的手,冷声开口,“是我让姝姝来的,你有意见吗?”

  王淑琴一噎,随后又讪笑了起来,“妈,瞧您说的这话,我哪敢有什么意见啊,只是她一个外人,您让她过来不好吧?”

  老夫人冷哼,“谁说姝姝是外人,她就算被某些人挤下去和景庭离婚了,她也还是我老太婆的孙女。”

  “祖母……”容姝感动的看着老夫人。

  一旁的顾漫音低下头,遮住脸上的扭曲。

  别以为她听不出来,老太婆口中的某些人,指的是她。

  “行行行,是您的孙女,是你的孙女总成了吧。”王淑琴赔笑道,但暗地里却狠狠的瞪了容姝一眼。

  真不知道这个老太婆到底喜欢容姝这死丫头什么。

  死丫头都离开傅家了还这么护着。

  “祖母,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容姝看了看手表,提出了告辞。

  本来她还想陪老夫人多呆一会儿的。

  但现在王淑琴和顾漫音这两个她最讨厌的人在这里,她就不想呆了。

  老夫人拉住容姝的手不放,“再呆一会儿,祖母一会儿有东西给你。”

  “东西?”容姝虽然疑惑,但也聪明的没有问什么东西。

  顾漫音却咬起了下唇,心里满是妒忌。

  这段时间,她没少看望,也没少讨好这老太婆,但这老太婆却依旧对她不冷不热的。

  可现在一见到容姝,就要给容姝东西,凭什么?

  同样不高兴的还有王淑琴,王淑琴眯了眯眼,“妈,既然有好东西,干嘛不给我们自己人,非要给别人啊。”

  “不要脸的东西。”老夫人老脸板起,“眼睛就盯着别人口袋,这种毛病嫁进傅家十几年了都改不掉,还有,我的东西我想给谁就给谁,轮不到你来质疑,更何况这本来就是姝姝的东西。”

  容姝挑眉。

  王淑琴不是傅景庭的妈吗?

  傅景庭今年都三十了,王淑琴怎么可能才嫁进傅家十几年?

  被老夫人骂了,王淑琴也不生气,撇了撇嘴道:“谁知道是不是真的是她的,说不定是妈你故意这么说的呢。”

  “你……”老夫人气的咳起嗽来,老脸都咳红了。

  “祖母!”容姝见状,也顾不得去想王淑琴的事,脸色一紧,连忙上前轻抚老夫人的胸口,为老夫人顺气。

  王淑琴吓得手不知道往哪儿放,“我……我不是故意的。”

  她真不知道老太太这么不经气。

  希望老太太不要有什么事,不让她就完了。

  也许是老天听到了她的心声,老夫人在容姝的安抚下,气息逐渐平复了下来。

  容姝松了口气,王淑琴也松了口气。

  只有顾漫音有些失望。

  她其实挺想老夫人出事的。

  .

  -->>

  这样一来,傅家就没人反对她嫁给景庭了。

  “妈,快尝尝我给你煲的鸡汤。”王淑琴眼珠一转,连忙转移话题,不提自己气老夫人的事。

  老夫人也知道她的德行,冷哼一声,懒得接话。

  王淑琴把保温桶放到床头。

  刚一打开,一股浓郁的鸡汤香味就散发了出来。

  不知怎么的,容姝闻到这股香味却有些恶心,胃里直翻腾,忍不住捂唇干呕了一声,脸色都有些白了。

  顾漫音看她这样,先是皱了下眉,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瞳孔一缩,不敢置信的看着她的肚子。

  “姝姝,你怎么了,没事吧?”老夫人看着容姝,关心的问。

  容姝深吸了口气,强压下想吐的感觉,勉强笑着摇摇头,“放心吧祖母,我没事。”

  “可我看你脸色有些不太好,是不是病了?”

  “可能是我开车来的路上,吹了一些冷风,不碍事的。”容姝回道。

  老夫人不赞同的皱眉,“吹冷风很容易感冒的,还是请个医生过来看看。”

  “不要!”容姝还没回答,顾漫音就下意识的喊了出来。

  众人看向她。

  她脸上闪过一丝慌乱,知道自己刚才的反应太大,让她们起了疑心,连忙低下头解释,“对不起老夫人,刚刚有只蚊子要叮我,所以我赶蚊子呢。”

  “蚊子?”王淑琴抬头看了看,“没有啊,这哪里有蚊子?”

  顾漫音表情差点龟裂,心中暗骂。

  这个蠢货。

  是来拆她台的吧!

  “行了,别再乱看了,汤要撒了。”老夫人看着王淑琴连个汤都端不稳,心中嫌弃不已。

  而容姝则狐疑的看了顾漫音几眼,垂眸沉思了起来。

  刚才顾漫音真的是在赶蚊子,而不是在阻止她看医生吗?

  想着,容姝决定试探一下,对着老夫人笑道:“祖母,看医生就不用了,家里有感冒药,我回家吃一颗就可以了。”

  顾漫音听到这话,顿时大松了口气。

  太好了,她原本想着,如果容姝真同意了让医生过来,她就找机会溜出去,先找到医生,跟医生做笔交易。

  但现在不用了。

  容姝眼角余光一直在看顾漫音的反应,看到顾漫音放下心来的样子,眼睛眯起。

  果然,顾漫音真是在阻止她看医生。

  顾漫音为什么要这么做?是她身上有什么秘密吗?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