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108章 祖母摔伤

第108章 祖母摔伤

  傅景霖差点被门板撞了鼻子,还好及时刹住了车。

  随后,他叹了口气,垂头丧气的转身离开。

  ……

  第二天,容姝和陆起正在办公室里看资料,佟秘书急匆匆的进来,“容总,不好了,顾耀天被放出来了。”

  “什么?”容姝脸色一变,“被放出来了?”

  “什么时候的事?”陆起也问。

  佟溪飞快的看了他一眼,毕恭毕敬的回答,“就是今天早上,他还在三盛集团的官网上发了动态,说自己被警员带走并不是犯法,而是配合调查一些事,现在三盛集团的股市也基本稳定了。”

  “怎么会这样!”陆起眉头皱的可以夹死一只蚊子。

  容姝咬了咬唇,“这里面一定发生了什么,不然顾耀天是不可能被放出来的。”

  “我让人去打听一下。”陆起说着,拿着手机去了阳台。

  容姝垂着眼眸,脸上的表情着实不好,心情也很烦躁。

  她本以为,顾耀天坐牢坐定了,然后她就能更快的整垮三盛集团。

  毕竟没有了顾耀天这个老狐狸坐镇的三盛集团,就跟拔了牙的老虎一样,威力大不如前,可没想到顾耀天这么快就出来了,把她的计划全盘打乱。

  想到这,容姝有些不甘心揉了揉太阳穴。

  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容姝放下手,“进来。“

  外面的人进来了,是天晟集团总裁段兴邦的秘书。

  他的秘书怎么来了?

  “有什么事吗?”容姝看着他,淡淡的问。

  秘书对容姝笑了一下,回道:“容副总,段总让您去会议室开会。”

  听到这话,容姝瞳孔缩了一下。

  段兴邦回来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容姝立马看向一旁静候的佟溪。

  佟溪也很惊讶的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没听说段总回归。

  容姝抿了下唇,心情很是沉重,面上却扬起了一抹清浅的笑,“我知道了,你告诉段总,我一会儿就过去。”

  “好的。”秘书应了一声,走了。

  陆起进来,感受到办公室里气氛不对,容姝脸色也有些不好,忍不住向佟溪问道:“宝贝儿怎么了?”

  虽然早已经听习惯了他喊容总宝贝儿,但每次听到的时候,心里还有些难受。

  佟溪垂下眼眸,遮住眼中的神伤,尽量让自己语气听起来自然的回答,“是段总回来了。”

  “啥,他啥时候回来的,怎么一点儿风声都没有?”陆起眯眼。

  容姝抿唇,“看来是他故意不让我们知道他回来了,怕我们会阻止他呢。“

  要说整个天晟集团,谁最不欢迎她,肯定就是段兴邦无疑了,段兴邦是以前最早跟在爸爸身边的一批人,爸爸死后,天晟集团就落在了段兴邦手里。

  上个月,要不是段兴邦出差,她就算是天晟集团最大的股东,也拿不到天晟集团的管理权,恐怕段兴邦是觉得她会为了管理权阻拦他回来,所以才会隐瞒行踪偷偷回来的吧。

  “他被害妄想症犯了吧?”陆起翻了个白眼。

  容姝吐了口浊气,站起身来,“行了,先去会议室吧。”

  陆起没说什么,点了下头,和她一起往会议室走去。

  就在两人快走到会议室的时候,容姝突然收到了傅景庭的电话。

  容姝先是感到意外,然后就把电话挂掉了,没打算接。

  她已经说的很清楚,不想和他再有瓜葛。

  所以这通电话,自然就没必要接。

  “谁啊?”陆起问。

  容姝眸色闪烁了一下,摇摇头,刚要回答不认识的人,手机又叮了一声。

  傅景庭发来一条短信:祖母病了,想见见你。

  容姝脸色微变,眼里满是担忧,也顾不上刚才那不想和傅景庭再有瓜葛的想法,直接回拨了过去,“祖母生了什么病?”

  傅景庭听着她语气里的急切,沉声回道:“昨晚起来上厕所的时候摔着了。”

  “什么?”容姝音量拔高,心脏吓得都差点飞出来了,两手紧紧的握住手机,又问,“祖母摔得怎么样,严不严重?”

  一个年轻人摔了,都很容易摔出重伤。

  更遑论那么大一把年纪的老人了。

  “别担心,祖母运气好,只是腿骨折了,其他的都没事。”傅景庭捏着鼻梁回答。

  容姝松了口气,“那就好,那祖母现在是在医院吗?”

  傅景庭微微颔首,嗯了一声。

  “我知道了,我下午过去看望祖母。”容姝说道。

  “我来接你。”

  “不了。”容姝面无表情,声音冷淡的拒绝,“你只需要把位置发给我就可以了。”

  话落,她直接挂了电话。

  傅景庭看着已经跳回了主菜单的手机屏幕,薄唇抿了抿。

  .

  -->>

  以前,都是他先挂她电话,现在离婚了,就变成了她先挂。

  原来被人冷漠的挂电话,滋味竟是这样不妙。

  “傅景庭的电话?”陆起瞥着容姝的手机,语气里透着毫不掩饰的酸意。

  容姝不知道他在酸什么,点了点头,“祖母摔了,我下午去看她。”

  “她是傅景庭的祖母,你和傅景庭都离婚了,有什么好去看望的。”陆起撇了撇嘴说。

  容姝收起手机,“别这样说,祖母对我很好,她摔了,我不能不去,好了,走吧,别让段总等久了。”

  陆起耸了下肩膀。

  两人推开会议室的门进去,里面已经坐满了人,几十只眼睛齐齐的朝两人看来,都是天晟集团的股东和部门高层。

  容姝扫视了一眼,就把目光转移到了长会议桌的主位上。

  在今天之前,那个位置一直都是她坐着的,而此刻,却坐了另一个人。

  天晟集团目前的总裁,段兴邦。

  “段总,欢迎您回来。”容姝对段兴邦笑着打招呼。

  段兴邦转着钢笔,“我还以为侄女这么久没来开会,是不满意段叔我回来呢。”

  容姝眸色沉了沉,脸上的笑容保持不变,“怎么会,只是有事耽搁了一会儿而已,段总是长辈,别生侄女的气。”

  段兴邦老眼眯了眯,终于认真的打量起了容姝。

  原本他是想用她迟到为借口,给她一个下马威,让她知道就算是最大股东又如何,集团的掌权者却是他。

  没想到这小丫头直接用长辈侄女来回击他,让他收回下马威,不然就是仗着长辈的身份欺负小辈,反应这么快,看来他还真是小瞧了她啊。

  段兴邦皮笑肉不笑的回道:“当然不会,你段叔我还没那么小心眼,生侄女的气。”

  “那就谢谢段总了。”容姝笑眯眯的回道。

  陆起在桌子底下给她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压低声音道:“宝贝儿你真棒。”

  “别闹。”容姝白了他一眼。

  两人的小动作,段兴邦尽收眼底,老脸满是阴沉,“好了,人都到齐了,会议正式开始。”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