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107章 喜欢她什么

第107章 喜欢她什么

  之后容姝就不再聊了,把手机放了下来。

  陆起有些吃味儿的撇撇嘴,“聊得够久啊?”

  容姝听出他语气里的酸气,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行了,你不是要回你公司么,还不走?”

  “呵,女人,就知道赶我走!”陆起站起来,阴阳怪气了句。

  容姝哭笑不得,懒得理她,拿起一本文件看了起来。

  ……

  顾家。

  顾夫人得知顾耀天被抓,当场就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只会哭e。

  她坐在沙发上,膝盖上放着一盒抽纸。

  而她面前的茶几上,纸团儿已经堆了一小堆了。

  “漫音,你说这可怎么办啊?”顾夫人哭得眼睛通红的看着对面的女儿。

  顾漫音倒是没有哭,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唇,“我也不知道,我打个电话问问集团里的叔伯,看有没有办法把爸爸保释出来。”

  “那你快打。”顾夫人催促道。

  她只是一个全职太太,一直以来都是依附着顾耀天生存。

  现在顾耀天被抓,她感觉天都塌下来了。

  顾漫音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跟顾家关系还蛮亲近的股东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

  然而几分钟过后,顾漫音脸色不好的把手机从耳边取了下来。

  顾夫人见状,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还是满怀期待的问,“怎么样?”

  顾漫音摇摇头,“林伯伯说,爸爸派人毁掉了有关部门修建的博物馆,证据确凿,是不能被保释的。”

  顾夫人脸色一白,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旋转。

  她捂着胸口,哭的更加厉害了,“怎么会这样……你爸爸他为什么要去破坏博物馆啊!”

  顾漫音没说话,低着头,遮住脸上的扭曲。

  她想不明白,爸爸明明是让人破坏容姝的厂房,怎么最后破坏的,却是国家的博物馆呢?

  这里面,到底怎么回事?

  “漫音,你去找景庭。”顾夫人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一把抓住顾漫音的手。

  顾漫音看着她,“找景庭?”

  “没错,既然你爸不能被保释,那就只有让官方自己放人,景庭跟程淮不是好朋友么,让景庭去跟程淮说一说,把你爸放出来。”顾夫人点头说道。

  顾漫音眼睛一亮,站起来,“我这就去。”

  不管如何,她一定要把爸爸救出来,不然时间久了,爸爸董事长的位置,肯定会被董事会联名撤掉,就算爸爸手里的股份还是最多的,可却失去了对集团的控制权和话语权。

  而那个时候,她在千金小姐圈子里的地位,肯定就没那么高了。

  顾漫音提着包包离开了顾家,去了傅公馆。

  等傅景庭下班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她在这里,正和王淑琴聊着天。

  “景庭。”顾漫音看到了傅景庭,笑着站起来,“你回来了。”

  王淑琴也笑道:“我就说漫音怎么突然不接话了,原来是看到了景庭啊,那行,我这个长辈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们了。”

  “伯母。”顾漫音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

  王淑琴捂唇,呵呵的笑着走开了。

  “你怎么来了?”傅景庭放下手上的公文包看着顾漫音。

  顾漫音走到他身边,抱住他的胳膊,“怎么,我不能来啊?”

  “不是,你要来可以跟我说一声,我去接你。”傅景庭带着她回到沙发跟前坐下。

  顾漫音给他倒了杯水,“没事儿,我自己开车就过来了,不用接。”

  傅景庭嗯了一声,眸色微闪,“突然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顾漫音迟疑了一下问道:“景庭,我爸爸被抓的事,你知道吗?”

  “知道。”傅景庭抿了口水,“所以你来找我,是为了伯父?”

  “是。”顾漫音点头,“景庭,你帮帮我爸爸好不好,他真的不是故意想毁坏博物馆的。”

  不是故意?

  傅景庭眼中闪过一抹嘲讽,很快又消失不见,微微摇了下头,“我帮不了,伯父的事情我打听过,证据确凿,国家不允许保释。”

  “我知道,我不是要你保释爸爸,而是想让你跟程先生说一声,只要程家操作一番,爸爸肯定能出来的。”顾漫音眼睛湿润的看着他,眼里满是期待。

  傅景庭拧眉,“程家的确能把伯父救出来,但是程家不会那么做的,因为一旦这么做了,程家的对手就会抓住这个把柄对付程家,你明白吗漫音?”

  再者,今年又刚好是海市领导人换届的时候,程家也想坐到那个位置。

  所以程家是绝对不会,让自己有一点错处的。

  “我不明白。”顾漫音眼眶瞬间就红了,“你都没有去说,你怎么知道程家不会那么做的?”

  傅景庭眉头皱的更深,“漫音,你觉得我在骗你?”

  “我没有。”顾漫音眼

  .

  -->>

  神一闪,小声回道。

  但傅景庭还是看出了她的口不对心,薄唇抿了抿,只觉得心里一阵疲惫,“总之这件事情你别管了,伯父……”

  “我怎么能不管啊。”顾漫音捏紧手心打断他,“那是我爸爸啊,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坐牢,既然你不帮我,那我就自己想办法!”

  说完,她哭着跑走了。

  傅景庭想叫住她,但不知道为什么,始终都没能喊的出口。

  二楼,傅景霖趴在栏杆往下看,“哥,你不追吗?”

  “不了,让她冷静冷静也好。”傅景庭揉着有些胀痛的太阳穴。

  傅景霖撇了撇嘴,“漫音姐也真是的,哥你都没说不帮,她自己就认定你不会帮,明明哥你只是想用另一种方法把顾伯伯救出来,但她却理解不到,还凶你,简直不可理喻。”

  “行了,少说两句。”傅景庭不耐的呵斥。

  傅景霖哼了哼,“我就要说,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哥你拒绝了漫音姐去找程哥的要求,她就埋怨上了你,我现在算是看出来了,漫音姐根本没平时表现出来的那么好,她心眼小着呢。”

  傅景庭垂眸不语。

  傅景霖见他没有反驳自己的话,惊讶的张大嘴巴,“不会吧哥,你也觉得漫音姐心眼小?”

  傅景庭冷冷的看他一眼。

  他不但不怕,反而兴奋的跑下来,“哥,你什么时候知道漫音姐心眼小的啊,既然知道了,那你怎么还喜欢漫音姐,你到底喜欢她什么啊?”

  喜欢顾漫音什么?

  傅景庭眸色微闪,说起来,他居然完全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喜欢顾漫音什么。

  他爱的是那个跟自己通信的女孩儿,那女孩儿善良,美好,活泼,宛如一个小太阳,能够温暖所有人。

  可是在漫音身上,他似乎很少看到这些。

  他甚至好几次怀疑,漫音真的是跟他通信的女孩儿吗?

  可是不是漫音,又会是谁呢?

  “哥,你在想什么呢?”傅景霖见大哥走神,伸手在他面前挥了挥。

  傅景庭抿了抿唇,“没什么,我先上楼了。”

  “哥,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傅景霖跟在他身后。

  傅景庭完全不理,把房门关上。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