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100章 孟珂的母亲

第100章 孟珂的母亲

  傅景庭站着没动。

  容姝也无法关门,忍不住有些生气的去推他,想把他推开。

  但她忘了她的一只脚无法使力,这一推不但没有把傅景庭推开,反而她自己失去了重心,身体朝后倒去。

  傅景庭见状,瞳孔猛地一缩,伸出手想要拉住她。

  但他的手慢了一秒,刚好错开了她的胳膊,不仅没有将她拉住,就连他也跟着朝她倒去。

  扑通一声!

  容姝倒在了玄关的地毯上,傅景庭两手撑在她的肩膀两边,单膝跪地的压在了她的身上。

  两人四目相对,都有些愣住了。

  容姝怎么都没想到事情会发生成这样,小脸红了起来,心跳也跟着加快了许多。

  她羞怒的样子落在了傅景庭眼中,傅景庭眼神暗了暗,忍不住想起了她醉酒的那一晚。

  那晚的她,妩媚迷人,像是一只勾魂的妖精。

  想到这儿,傅景庭身体一阵燥热,喉结忍不住滑动了一下,目光锁定在她微微张合的红唇上,敛下眼皮,缓缓低下了头。

  就在这时,容姝突然开口了,声音清冷寡淡,“你压够了没有,可以起来了吗?”

  傅景庭蓦地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刚刚要做什么,脸色绷起,抿了抿薄唇,“抱歉。”

  他站了起来,并朝她伸出手,想拉她起来。

  但容姝没有接受,双手撑着地面,慢慢起身。

  傅景庭眸色沉了一下,放在空中的手握成了拳头,收了回来。

  忽然,容姝嘶了一声。

  傅景庭脸上浮现出一丝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紧张,“怎么了?”

  容姝气呼呼的瞪着他,“傅景庭,都是你,你们傅家人天生就是来克我的吧?就因为刚刚那一摔,我好不容易养的不怎么痛了的脚,现在又痛了起来。”

  说着说着,她眼眶都渐渐红了,心里止不住的委屈。

  没遇到他,她什么事都没有。

  可每次一遇到他,她总要发生一些意外,真是气死她了。

  傅景庭看着容姝一副要哭了的样子,心里莫名的一紧,不过面上却不显,“我会负责。”

  说完,他弯下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容姝瞪大眼睛,下意思的揽上他的脖子。

  但感觉到手心传来的肌肤温度后,她又赶紧把手放开。

  “放开我!“容姝冷着脸道。

  傅景庭充耳未闻,抱着她两三步进了客厅,然后把她放到了沙发上,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安排一个医生过来,地址是浅水湾。”

  浅水湾?

  那不是容小姐的住址吗?

  张助理懵了懵,心里诸多疑问,但识趣的一个都没有问出口,恭敬的应了一声。

  很快,医生来了。

  傅景庭指了一下沙发上的女人,“给她的脚看看。”

  “是。”医生点点头,朝着容姝走去。

  容姝也不想自己成为瘸子,安静的把脚伸了出来。

  医生看完后,打开了医药箱。

  傅景庭站在一旁,“她怎么样?”

  “容小姐没什么事,只是养的快好的韧带又一次被拉伤了,又要重新修养了。”医生找出活血化瘀的药回道。

  这么严重?

  傅景庭皱紧了眉头。

  容姝表情也有些不好。

  本来再过两天,她就可以不用拐杖了。

  结果现在倒好,拐杖还得继续用一段时间,这叫什么事儿啊!

  容姝气的咬起了下唇,胸脯接连起伏。

  医生给她上完药就走了。

  容姝揉了揉眉心,有些疲倦,“好了傅总,你也走吧,相信你也看出来了,你每次出现在我面前,给我带来的都是麻烦,所以你以后别再来找我了。”

  傅景庭眉心一蹙,正想说点什么,手机响了起来,是顾漫音打来的。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有些不想接,尤其是当着容姝的面。

  但最后,傅景庭还是接听了。

  他知道,漫音很没有安全感。

  如果他不接,她就会一直打,直到他接位置。

  “喂,漫音。”傅景庭喊着顾漫音名字的时候,眼角余光却看向了容姝。

  莫名的,他想看看她的反应。

  然而容姝低着头在摆弄自己的指甲,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完全不在意他跟谁通话。

  意识到这一点,傅景庭心脏有些刺痛。

  一个女人不在意另一个女人的存在。

  那足以说明,她是真的放下了,不爱了。

  “景庭?景庭?”顾漫音在电话里喊道。

  傅景庭思绪被拉了回来,声音有些低沉,“怎么了?”

  “我还想问你怎么了呢,喊你那么多声都没有回应。”顾漫音嘴巴有些不高兴嘟起。

  傅景庭垂目淡声道:“抱歉,刚刚

  .

  -->>

  没注意听,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忘了,今晚要来我家吃饭的。”

  傅景庭神色一怔,想了起来,“抱歉,是我忘了。”

  “我就知道,所以我才打电话问你的啊,对了,你在哪儿呢?”顾漫音柔声问。

  傅景庭看了看容姝,“我在外面和客户应酬。”

  容姝挑眉,抬起头,饶有趣味的看着他。

  傅景庭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轻咳一声,又道:“我很快就结束过来了。”

  “好,那我等你。”顾漫音笑着说。

  傅景庭嗯了一声,把电话挂了。

  容姝环起手臂,似笑非笑的道:“跟客户应酬,原来我是傅总的客户啊?想不到傅总居然也会说谎,真稀奇。”

  傅景庭眼中闪过一丝微窘,很快又消失不见,恢复了一贯的清冷,“我先走了,离婚财产的事,我希望你好好考虑。”

  “没什么好考虑的,我说了不会要就是不会要。”容姝面无表情的说道。

  傅景庭抿了下唇,想说什么,但看着她冷漠的小脸,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的走了。

  之后的几天,容姝开始了官司旅程,跟孟珂打,跟营销号和网友打。

  网上的网友也在全程关注她的官司过程,吃瓜可谓是吃了个饱。

  最后,那些营销号纷纷被刑拘三到五天不等,其他的网友也被罚款两百元。

  至于孟珂,一审的时候,孟珂不服选择上诉,哪怕律师告诉她,二审的赢面也不大,最多也就减刑两三天,不可能完全无罪。

  但孟珂还是坚决上诉,而今天,就是二审的日子。

  容姝在陆起的陪同下,来到了法院。

  她的脚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虽然还不能跑跳,但至少不用杵着拐杖一瘸一拐了。

  就在她刚要进法院大门的时候,突然被人叫住,“容小姐。”

  容姝停下脚步,和陆起一同转过身去。

  来人是一个中年妇女,穿着名牌,妆容也讲究,但却难掩脸上的愁容。

  容姝客气不失礼貌的询问,“您好,您是?”

  “我是孟珂的妈妈。”中年妇女对容姝挤出一抹讨好的笑来。

  容姝恍然,脸上的表情淡了不少,“原来是孟夫人啊,有什么事吗?”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