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84章 熟悉的信件

第84章 熟悉的信件

  “看什么啊,他不是喜欢一个人呆着么,就让他一个人好了。”王淑琴嘴上虽然气愤不满的说着,但却没有阻止傅景庭上楼。

  毕竟傅景霖是她亲生儿子。

  她这个做母亲的,哪能真的狠下心!

  傅景庭也知道这一点,所以说完就直接上了楼。

  “景霖,开门。”傅景庭站在傅景霖房门外,敲了敲门。

  门开了。

  傅景霖眼眶有些红的看着他,“哥。”

  “哭过了?”傅景庭挑眉。

  傅景霖抬起胳膊,粗鲁的擦了擦眼睛,别扭的回道:“才没有呢。”

  傅景庭勾了勾唇角,也不拆穿他,“进去谈谈?”

  “进来吧。”傅景霖同意了,把门让了出来。

  傅景庭走进去。

  傅景霖关上房门跟在他身后,“哥,你上次不是说帮我说服妈,让我好好打篮球的吗,可是现在妈天天都让我退出篮球队,还不让我去参加训练,后天就是u17的远征赛了,我一直没去训练,教练都发火了。”

  刚才教练还打电话过来,说他再不去参加训练,就剔除他的名额。

  他好不容易才进入篮球队的,怎么能这么快就被踢出来。

  傅景庭也有些无奈,“妈之前的确答应了我,让你好好打篮球,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快就改变主意了,没事,我一会儿在跟她说说。”

  “说了有什么用,万一她现在同意,后面又变了呢?”傅景霖气呼呼的坐在床边。

  傅景庭走到他书桌边靠着,“没事,我到时候请祖母过来一趟。”

  傅景霖眼睛立马就亮了,“对啊,让祖母过来,妈最怕祖母了。”

  傅景庭嗯了一声,刚要说什么,眼角余光突然瞥到了书桌上的一封信。

  那信封有些泛黄,一看就有些年月了。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信封令他感到十分熟悉。

  曾经,他和漫音还是笔友的时候,常用的信封就是这种。

  “你这里,怎么会有我写给漫音的信?”傅景庭拿起了那封信,看着傅景霖脸色不愉的问道。

  傅景霖弹跳而起,一把将信抢过来,“这才不是你写给漫音姐的呢。”

  这是他在容姝那里拿的。

  怎么可能是漫音姐的。

  “不是我写给漫音的?”傅景庭皱眉,眼里明显有些不信。

  傅景霖把信收好,“对啊。”

  “那你告诉我,这是谁的信?”傅景庭眯眼看着他。

  傅景霖心虚的别过眼,“总之不是你们的,至于到底是谁的,我才不说呢,这是秘密。”

  他当初拿这封信,本意就是想告诉大哥,容姝在高中的时候,就跟人以信件的方式早恋。

  但后面容姝帮他拿到了篮球队的合同,他就改变了主意,决定不说了,帮她瞒着,所以他说什么都不会告诉大哥,这是容姝的信。

  傅景庭看着傅景霖那遮遮掩掩的样子,还想说什么。

  傅景霖把信往裤兜里一塞,就上前把傅景庭往门口推去,“好了哥,你出去吧,帮我跟妈说说情。”

  傅景庭抿了抿薄唇,下楼了。

  “呼……”傅景霖关上门,把信拿了出来,“好险,差点暴露了,还是把信还给她吧。”

  说着,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容姝的电话。

  容姝刚刚批完一摞文件,这会儿累的趴在了办公桌上。

  陆起站在一旁笑她,“这就受不住了,要是以后天晟发展起来了,恢复了从前的光景,你是不是得累的躺床上?”

  “说不定哦。”容姝笑了笑,有些无精打采的回道。

  忽然,脑袋旁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容姝还没有看,陆起就伸长脖子望了一眼,“是你前夫的弟弟。”

  “傅景霖?”容姝立马抬起了头。

  陆起哼了一声,“他怎么会打电话给你?”

  “我怎么知道。”容姝拿起手机,把电话挂了。

  陆起看着她,“不接?”

  “没什么好接的。”容姝淡淡的回了一句,就要把手机放下。

  这时,屏幕上突然跳出了一条信息:我这里有你的信。

  信?

  容姝皱了下眉,把电话回拨了过去,“什么信?”

  傅景霖一脸得逞的表情,“你不是不接我电话么?”

  听出他语气里的得意,容姝冷笑一声,“再不说,我又挂了。”

  “等等等等。”傅景霖连忙叫住她,“我说,我说还不行么,就是上回我在你家,从你房间里看到了很多小仲给你写的信,我拿走了一封。”

  “你翻了我的房间?”容姝脸色沉下,有些生气了,“傅景霖,这就是你傅家的家教吗,随便乱翻别人的房间?”

  傅景霖也知道自己的行为不对,低下头弱弱的回道:“我知道我错了,所以我这不是打电话过来,给你

  承认错误了么。”

  “呵。”容姝又是一声冷笑。

  傅景霖摸了摸鼻尖,“那封信,我下次还给你。”

  “不用了,扔了吧,反正我也不需要了。”容姝说完,把电话挂了。

  陆起看她放下了手机,一脸八卦的问,“他找你干嘛呢?”

  “那小子从我那里偷了一封小仲以前写给我的信。”容姝捏了捏鼻梁说道。

  陆起来了兴趣,“我记得你和那个小仲,很久都没有联系了吧?”

  容姝点头,眼神带着一丝追忆,“有六七年了吧。”

  要不是刚刚傅景霖突然提起,她几乎都忘了这个曾经的笔友了。

  “为什么不联系了,你和那个小仲以前关系不是挺好的么,每个星期两三封信呢。”陆起语气有些酸酸的说。

  他和她从小青梅竹马长大,关系最好。

  可自从她和那个小仲成为笔友后,他就被她经常冷落。

  “谁知道呢。”容姝耸肩。

  她自己都不知道小仲为什么要断了跟她的来信。

  六年前,小仲寄来的最后一封信里说,以后不用写信了,她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她甚至曾一度怀疑,是不是她写了什么让他不高兴了,所以他才不理她了。

  陆起以为是容姝不想说,瘫了下手,也不问了。

  随后,他看了看时间,“下班了,我送你回去。”

  “嗯。”容姝点点头。

  陆起把容姝送回浅水湾,便开车走了。

  容姝杵着拐杖走进卧室,找出以前小仲写给她的那些信件。

  她手指轻轻在这些信件上拂过,眼里噙着丝丝怀念。

  但很快,她将这抹怀念敛下,拿起这些信件朝着垃圾桶扔去。

  这些信件她保存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该舍弃了。r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容姝的手明明都已经放在了垃圾桶上空,心里却涌起了一抹不舍,让她怎么也无法将手松开。

  过了一会儿,容姝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将这些信放回了原位置。

  算了,既然舍不得,那就放着吧。

  大不了以后再也不看就是了。

  容姝揉了揉眉心,转身出了卧室,朝浴室走去。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