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82章 是不是嫌弃我

第82章 是不是嫌弃我

  顾漫音垂下眼皮,遮住眼中晦暗的神色,嘴上却慌乱的回道:“我没有,高小姐你误会了,我……”

  “你不用说了!”高美凌冷笑一声打断她,“顾漫音你给我记好了,我们绝交,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等着瞧吧!”

  话落,高美凌把电话掐断了。

  顾漫音看着手机屏幕,抿了抿有些苍白的嘴唇。

  其实早上高家出事的新闻,她已经看到了,也早就有高美凌会怪罪到她身上的准备。

  只是没想到,高美凌对她的恨意居然如此之深,还扬不会放过她。

  顾漫音手心握了起来,心里也开始有些紧张了。

  高家虽然已经失势,但怎么也还是在官场,要对付她或者顾家,也还是能做到呢,所以她必须要做点什么才行。

  思及此处,顾漫音咬了咬下唇,随后狠狠的拧了一把自己的胳膊,眼泪顿时流了出来,提起包包走出了房间,让司机载自己去傅氏集团。

  傅氏集团的人都认识她,也没人拦她。

  顾漫音很顺利的就上了顶层,推开了傅景庭的办公室。

  “景庭……”顾漫音眼泪婆娑的走进去,哽咽的喊了一声傅景庭。

  傅景庭正在和程淮说着工作的事,说的正关键时候,她突然进来,两人不得不停下。

  “哟,顾小姐怎么了这是?”程淮摸着下巴,戏谑的看着顾漫音。

  顾漫音并不理他,只是眼泪汪汪的看着傅景庭。

  傅景庭放下手中的文件站起身来,蹙眉问道:“漫音,你怎么了?”

  顾漫音嘴巴一瘪,直接跑过去,扑进他怀里。

  傅景庭两条胳膊在空中举了几秒,然后才放下来,搂住她的肩膀和后背,轻轻拍了拍。

  “你先出去吧。”他这句话是对程淮说的。

  程淮耸了下肩膀,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他怀里的顾漫音,转身出去了。

  办公室里只剩下顾漫音和傅景庭两人了。

  顾漫音这才从他怀里退出来,抬起头,委屈的说道:“景庭,高小姐家出事了,高小姐把错怪到我身上,还说不会放过我,明明……明明不是我让她去对付容小姐的啊,她为什么要怪我呢,我不明白。”

  “对付容姝?”傅景庭眯眼,“怎么回事?”

  顾漫音心里有些气愤。

  她说了这么多。

  他就抓到了这四个字!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顾漫音不敢表露出来,抽泣的回道:“昨天高小姐来医院看我,问我怎么进的医院,我说我被容小姐的追求者绑架了,然后高小姐就说要帮我报仇找容小姐麻烦,我阻止她,她也不听,现在高小姐来怪我,说是我害了她和高家呜呜呜……”

  她似乎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傅景庭看她哭的这样难过,有些心疼,抬起她的头,抽了张纸巾给她擦眼泪,“好了,别哭了。”

  “景庭,现在高小姐说不会放过我,我该怎么办?我好害怕。f”顾漫音眼睛红红的看着他。

  傅景庭薄唇抿出几分寒冷,“放心吧,我不会让她伤害到你的。”

  “嗯,我相信你景庭。”顾漫音抽了抽鼻子,靠在他胸膛上,一副依赖的模样。

  然而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她嘴角却微不可及的勾了起来,眼中更是闪过一抹得逞的暗光。

  有了他的保护,高美凌就成不了气候了。

  因为傅家,可不是单纯的商人。

  “现在不怕了吧?”傅景庭拇指抹掉顾漫音眼角最后的泪水。g

  顾漫音摇摇头,“不怕了,景庭你对我真好。”

  “你是我的未婚妻,我当然会对你好,而且六年前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说过,我会一辈子保护你,你忘了吗?”傅景庭眸色温柔的看着她。

  顾漫音破涕为笑的点头,“我当然记得,我没想到,你居然也没忘。”

  “我不会忘的,有关于你的一切,我都牢牢地记在心里。”傅景庭点了一下太阳穴。

  顾漫音眼神微微闪了闪,笑容有些不自然,“其实以前的那些都已经是过去式了,我的好多习性都改变了,景庭你还是忘了吧。”

  “忘了?”傅景庭皱眉。

  顾漫音搂上他的脖子,“对啊,记我现在不好吗?”

  傅景庭看着她期盼的目光,薄唇动了动,“好。”

  “景庭你真好!”顾漫音踮起脚尖,在他脸上亲了一口,随后眼睛落在他的唇上,嘴唇缓缓靠了过去。

  傅景庭没有躲闪,也配合的低下头。

  但就在顾漫音嘴唇快要碰到他嘴唇的时候,他脑海里却突然闪过容姝的脸。

  傅景庭顿时就推开了顾漫音。

  顾漫音都懵了,呆呆的看着他,眼眶红了,“景庭,你又推开我?”

  傅景庭也知道自己的举动有些伤她的心,歉疚的垂眸,“抱歉,漫音,这里是办公室……”

  “你是不是嫌弃我?”顾漫音紧紧咬唇。

  傅景庭看着她,“你怎么会这么想?”

  “难道不是吗?”顾漫音眼泪再次在眼眶打着转儿,“你是不是嫌弃我被别的男人摸过,所以才推开我?”

  “没有。”

  “那你为什么推开我,你说啊!”顾漫音伤心望着他。

  傅景庭揉了揉眉心,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就在这时,张助理推门进来了,“傅总,各位董事已经到齐了,您现在过去吗?”

  傅景庭对张助理的到来松了口气,“我马上过去。”

  “好的。”张助理把门带上了。

  傅景庭把手放到顾漫音肩膀上,“好了漫音,我先去开会,有什么话之后说。”

  “好。“顾漫音不情不愿的点头。

  傅景庭这才放心的出去了。

  顾漫音看着他离开的方向,手心缓缓握了起来。

  第三次了,他已经是第三次拒绝她了。

  她不知道他到底在拒绝些什么,但这样下去绝对不行,他口口声声说爱她,但却不碰她,这让她很没有安全感。

  她必须要找机会,和他生米煮成熟饭,这样她才能彻底的把他绑在身边。

  前往会议室的路上,傅景庭突然对身后的张助理说了一句,“一会儿你去财务部领一个月的奖金。”

  “啊?”张助理有些傻了。

  好端端的,为什么突然给他奖金?

  傅景庭也不解释,又道:“另外,再买一些对扭伤有好处的补品,给容姝送过去。”

  张助理知道是昨天的电梯事故,点点头,“明白。”

  傅景庭这下没说话了,推开了会议室的门进去。

  张助理则留在外面,打电话让人买补品。

  很快,容姝那边就接到前台的电话,“容总,有人送了您很多东西,需要送上来吗?”

  容姝送走那些银行行长,从会客室出来,“什么东西?”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