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80章 长得很像

第80章 长得很像

  程淮一边扣安全带,一边笑着回道:“没什么,给她讲了一个恐怖故事。”

  “我看起来很好骗吗?”容姝无语的看着他。

  程淮启动了车子,一脸无奈的表情,“我说的是事实啊,你不信我有什么办法!”

  “无聊!”容姝翻了个白眼收回目光。

  程淮突然转头快速的看了她一眼,“容总,我刚刚突然发现,你跟顾夫人长的有些像呢。”

  “哈?”容姝有些懵,“我跟她像?”

  “对。”

  “怎么可能!”容姝摇摇头,“别开玩笑了。”

  “我可没开玩笑,我认真的,你的面部轮廓和眼睛,真的跟她很像。”程淮认真的点头。

  随后,他又加了一句,“几乎就是一模一样,说你们是母女都有人信。”

  容姝这下确定了,程淮的确没在开玩笑,愣了一下。

  但很快,她又恢复平静,摆了摆手,“像就像吧,这个世界上长得像的人也不是没有,没什么稀奇的。”

  “说的也是。”程淮应了一声。

  两人都没把这个发现放在心上,很快就抛到了脑后。

  容姝摇下车窗,任由冷风吹在脸上,“对了,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你说。”程淮听着车载音乐,身体随着音乐的鼓点轻轻摇摆。

  容姝白了这不负责任的司机一眼,开口说道:“你的朋友,谁的微信名叫z-h?”

  “什么?”音乐声太大,程淮一时没听清楚。

  容姝头疼的捏了捏眉心,大声喊道:“z-h是谁!”

  哧!

  轮胎摩擦地面的尖锐声过后,车子停了下来,车内的两人身体皆是朝前扑去,眼见着要撞上,又被安全带拉回了座椅。

  容姝吓得脸都白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气愤的转过头,拍了程淮胳膊一巴掌,“你干什么?”

  程淮也知道自己刚刚差点造成了事故,松开方向盘抹了把脸,“咳咳,不好意思,失误失误。”

  要不是刚刚她突然问起z-h,他也不会突然被惊的踩到刹车啊。

  容姝揉了揉太阳穴,“行了,你还是自己跟星诺交代你真正的身份吧,你这样的司机,我消受不起。”

  “别啊,你不能因为我一次开车失误,就全盘否决我啊。”程淮笑嘻嘻的看着她。

  容姝呵呵了两声,“开车!”

  程淮耸了下肩膀,重新开车上路,但眼角余光却在偷偷看她,“你刚刚问我,z-h是谁对吧?”

  “嗯。”容姝点点头。

  程淮眼珠转了转,“你问他干什么?”

  容姝垂下眼皮,遮住眼中的神色,淡淡道:“没什么,我偶然跟他加了好友,他也帮了我两次,所以想知道他的情况,他说他是你朋友,所以我就问你了。”

  “这样啊。”程淮不敢看她,生怕被她看出自己眼中的心虚,“他的确是我朋友,但我跟他也不是特别的熟,连名字都不知道,只一起喝过几次酒,现在他去国外了。”

  “这样啊。”容姝点点头。

  去国外,就意味着自己见不到他了。

  一时间,容姝松了口气。

  她其实还真怕哪天跟他见到,然后徒增尴尬呢,毕竟她和程淮走的还挺近。

  现在他人在国外,那她就不担心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有种莫名的失落感。

  容姝看着窗外的风景,没说话了。

  程淮微不可及的松了口气,心里却在念着一会儿去找傅景庭,从傅景庭那里占点便宜。

  毕竟他可是费了好大力气,才帮傅景庭掩护好马甲的。

  半个小时后,浅水湾到了。

  容姝下了车,杵着两根拐杖一瘸一拐的进了大楼。

  她刚一出电梯,蹲在她公寓门前的少年眼睛一亮,立马站了起来,“你总算回来了,我都等你好久……你脚怎么回事?”

  少年惊讶的看着她打着石膏的脚,以及她腋下的两根拐杖。

  容姝没有回答傅景霖的问话,而是皱着秀眉看他,“你怎么来了?”

  傅景霖垂下脑袋,闷闷的回道:“我跟我妈又吵架了,她让我退出篮球队,我不愿意就跑出来了。”

  容姝嘲讽一笑,“你把我这里当成什么了,一离家出走就往我这里跑?”

  “我没地方可去。”傅景霖别扭的说。

  他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她这里。

  他只是知道,来到这里后,他内心会感到十分平静。

  “你们傅家,家大业大,到处都是房产,还怕没地方去?”容姝拿出钥匙,“让开,我要开门。”

  傅景霖往旁边挪了一步,把大门让了出来。

  容姝上前开门,他就站在她身后,一副随时要跟着进门的样子。

  容姝停下开门的动作,扭头看他,“你还真打算跟我进去?”

  “我说了,我没地方去,我今晚住你这儿。”傅景霖低头看着她,一副打死也不走的态度。

  他虽然才十几岁,但由于打篮球的原因,身高已经一米八多了。

  容姝必须得抬头,才能看到他的脸。

  “住我这儿可以啊,但是我凭什么让你白住,一晚十万。”容姝对他做了一个数钱的动作。

  傅景霖整个人都炸毛了,“十万块,你怎么不去抢?”

  “怎么,付不起啊,付不起就别住啊。”容姝一只手摊了摊,表示爱莫能助。

  傅景霖脸都涨红了,“谁说我付不起,我只是钱没带在身上,我下次给你不行吗?”

  “不行,给不了钱就赶紧回去,我不赊账,而且我凭什么要收留仇人的儿子。”容姝说完,打开门就要进去。

  傅景霖被她那句仇人的儿子,给说的脸上白了一瞬,但很快又恢复过来,也要跟进去。

  容姝立马把门撇过来,留一条缝,“我说了,没钱就走。”

  “我不走!”傅景霖透过门缝儿,气呼呼的看着她,“我知道我妈不对,大不了我下次多给你一些钱当作赔偿好了。”

  容姝微笑,“不行!”

  六年的伤害,是钱能够赔偿得了的么?

  “这样不行那也不行,那你到底要怎么样?”傅景霖跺脚。

  容姝看着他,“很简单,我要你走。”

  “我不走!”傅景霖坚持。

  “不走,那你就在外面呆着吧,别指望我会心软放你进来。”

  说完,她直接把门关上了。

  傅景霖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门,不敢相信她居然真的这么做,说关门就关门。

  一时间,傅景霖不禁有些委屈,然后赌气般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心里埋怨容姝绝情的同时,也隐隐有些后悔,甚至是反思。

  反思自己这六年来对她的种种行径,然后越反思,他就越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容姝进屋后,并没有离开,而是一直站在门后看着可视。

  看到傅景霖真赖着不走,不免有些头疼。

  这个家伙,是上天故意派来折磨她的吧?

  容姝拿出手机,拨通了傅景庭的电话。

  傅景庭看到来电显示,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后,接听了,“喂?”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