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73章 嫌疑排除

第73章 嫌疑排除

  傅景庭眉头一皱。

  她把他电话删了?

  见电话里的人迟迟不开口,容姝疑惑的歪了下头,准备挂断。

  就在这时,电话里终于有动静了,传来了男人低沉悦耳的嗓音,“是我。”

  容姝瞳孔微缩,停下了手中的钢笔,把手机从耳边拿到跟前,看到那串熟悉的数字,她红唇抿了起来。

  还真是他!

  哪怕离婚后,她就已经删掉了他所有联系方式,可是看到这串数字,她却还是可以一眼就认出来

  深吸口气,容姝收起酸涩,面无表情的问,“傅总有什么事吗?”

  听出她语气里的冷漠,傅景庭脸色沉下。

  她没认出他来的时候,对一个陌生人都能如此温和。

  可对他,却这么冷漠。

  压下心底的不悦,傅景庭抿唇道:“我是来向你道歉的。”

  容姝丢开钢笔往后靠了靠,“道歉?傅总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么?”

  “是我妈,很抱歉,给你造成困扰了。”傅景庭垂眸,声音带着一丝歉意。

  容姝嘲讽的笑了笑,“原来是道这个歉啊,傅总还真幸苦呢,替未婚妻道歉,现在又替亲妈道歉,下一次是不是又要替弟弟道歉了?”

  傅景庭冷声,“没有下次。”

  “那可不一定呢,你们傅家人有多能惹事,我还不清楚么,尤其是你那个妈。”提到王淑琴,容姝就忍不住翻白眼,“傅总,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这个问题藏在我心里很久了。”

  傅景庭狐疑的摁了一下耳朵上的蓝牙,“什么问题?”

  “你真的是你妈亲生的吗?”容姝托腮。

  王淑琴就是个典型的泼妇,哪怕每天一身贵妇打扮也不像是贵妇,反而从骨子里散发出粗鄙刻薄之气。

  她真的很难想象,这样的女人,能够生出傅景庭这样的儿子。

  傅景庭眸色闪了闪,“你问这个做什么?”

  “好奇而已。”容姝耸肩。

  傅景庭转动着方向盘,“是。”

  真是亲妈?

  容姝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

  看来是基因突变啊。

  容姝重新拿起钢笔,“好了傅总,我没什么要问的了,就这样吧,以后请你把你妈看好,别有事没事又跑来我这里乱嚎乱叫。”

  乱嚎乱叫?

  傅景庭脸色冷峻,“容姝,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尖锐?”

  “尖锐?“容姝笑了,”傅总,难道你还指望我对你们和和气气吗?你怎么不想想这六年你们是怎么对我的,所以我凭什么还要好声好气,你们以为你们是谁?”

  说完这话,她直接掐断了通讯。

  傅景庭听着蓝牙耳机里嘟了一声,知道电话挂了,从方向盘上腾出一只手揉了揉眉心。

  ‘你怎么不想想这六年你们是怎么对我的?’她的这一句话,一直在他脑海里萦绕,就连心脏也像是被压了一块大石,让他觉得沉重。

  因为他无法否认,这六年,他们确实对她不怎么样。

  沉思间,医院到了。

  傅景庭停好车,在车里稍微坐了一会儿,才下车朝住院部走去。

  高级病房里,顾漫音正在看电视,顾夫人坐在她病床边削苹果。

  听到敲门声,顾夫人抬头看去,笑了起来,“漫音,你看谁来了?”

  顾漫音转头看向门口,见到傅景庭从外面进来,先是一喜,然后眼眶就红了,“景庭……”

  她掀开被子,朝他扑去。

  傅景庭刚好走到病床边,将她抱住,摸了摸她的头发,“怎么哭了?”

  “我想你了。”顾漫音把头埋在他的胸膛上。

  傅景庭眼神柔和下来,“我这不是来了么。”

  顾夫人看着两人这么亲密,将切好的苹果放到一边,笑呵呵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景庭你来的正好,你陪陪漫音吧,我出去问问医生漫音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好。”傅景庭微微点头。

  顾夫人走了,他摸了摸顾漫音的额头,烧已经退了,放下了心来。

  “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傅景庭把手收回来,问了一句。

  顾漫音委屈的撅起嘴巴,“有,头还是昏沉沉的。”

  “那再休息会儿。”傅景庭理了理枕头,让她躺下。

  顾漫音摇摇头,“我不想睡了,你陪陪我就好。”

  傅景庭没有异议,在病床边坐了下来。

  顾漫音抱着他的胳膊,把头靠在他肩膀上,“景庭,早上伯母来看我了,听说我被绑架了,还跟容小姐有关后,就说要去找容小姐算账,我怎么都拉不住。”

  “我知道。”

  “你知道?”顾漫音抬头看着男人完美的侧脸,“那伯母没对容小姐做什么吧?”

  对容姝做什么?

  傅景庭垂眸。

  妈倒是想对容姝动手,

  但最后却被容姝送进了派出所。

  而容姝,却一点亏也没吃。

  想到这,傅景庭薄唇微微勾勒出了一抹笑意,眼中噙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柔意。

  顾漫音看见了,也知道这抹温柔是对谁的,心中警铃大作,手心捏了起来,面上却疑惑的问道:“景庭,你在笑什么呢?”

  提到容姝,他居然笑了,还露这么温柔的表情。

  不行,她一定要尽快解决掉容姝,否则再这样下去,他真的会爱上容姝的,他自己不知道,但她看得清清楚楚,他现在心里已经开始有容姝的影子了。

  笑?

  傅景庭眸色微沉,表情恢复了平时一贯的清冷,微微转头看着顾漫音,“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这样啊。”顾漫音勉强挤了挤嘴角,心底一片晦暗。

  这时,顾夫人回来了,“漫音,医生说你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太好了,我一点儿都不想在医院呆了,我在医院呆了六年,早就腻了。”顾漫音高兴的说。

  傅景庭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

  顾夫人看着他,突然问道:“对了景庭,那个狐狸男查出来了没有?”

  顾漫音听到狐狸男三个字,带笑的脸上立马变的惊恐起来,“景庭……“

  傅景庭将她抱在怀里,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柔声安抚道:“别怕。”

  顾夫人也有些后悔,“对不起漫音,妈妈不是故意提起的,你……”

  “我没事妈。”顾漫音含泪的摇摇头,“这是我应该受的,要不是我因为没有安全感,先伤害了容小姐,容小姐也不会让人绑走我,所以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错。”

  “什么是你的错。”顾夫人也哭了起来,“明明就是容姝那女人太狠毒了,你是先伤害了她没错,但是我们也赔偿她了啊,她受了东西还让人欺负你,简直太可恶了!”

  顾漫音低着头,小声点抽泣着,似乎也不能理解容姝为什么要这么做。

  傅景庭看的皱眉,“伯母,漫音,这次的事情跟容姝无关,绑走漫音你的,是那个狐狸男自己的想法,不是容姝指使的。”

  “景庭,你帮着容姝说话?”顾夫人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