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72章 保释

第72章 保释

  “你很快就知道了。”容姝冷冷的勾起唇角。

  很快,几道急促的脚步声从电梯那边传来,不过短短几秒钟,四个穿统一制服的保安就来到了三人跟前。

  傅景霖看这架势,意识到事情开始变得严重了,眼珠转了转后,悄悄的退到门外,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容姝发现了他的小动作,也猜到他是给谁打,也不阻止,指着王淑琴对四个保镖说道:“这个人,一大早就来砸我房门,且态度凶恶,对我的安全产生了极大的威胁,并且她还摔坏了我的手机,损坏我的财产,我要你们把她扣押起来,送到派出所去。”

  王淑琴愤怒的叫骂起来,“容姝,你个小烂蹄子,你敢……”

  “她现在还辱骂我,我要求你们立马把她扣押!”容姝打断她的话。

  “好的容小姐。”四个保安应了一声,上前将人抓住,朝着电梯走去。

  “妈!”傅景霖看了看还没人接的手机,又看了看被保安抓着的王淑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王淑琴被四个保安抓得死死的,挣脱不开,只能扭过头,怨毒狰狞的盯着容姝,嘴里还在不停的叫骂,各种骂声不堪入耳。

  容姝难以想象,这些粗鄙不堪的骂人话语,居然是从一个豪门贵妇口中说出来的。

  叮,电梯关上。

  王淑琴的骂声终于没了,整个楼道安静了下来。

  傅景霖挂掉没人接的电话,愤怒的看着容姝,“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怎么做了?”容姝靠在门框上,慵懒的开口。

  傅景霖握紧手机,“你让人把我妈带走。”

  “这是你妈自找的不是么。”容姝环着胳膊,“我刚才说的很清楚了,你妈那样砸门,让我的人身安全受到了威胁,单单这一项我就可以让保安带她走,但她不止这样,她还摔了我的手机,还骂我!”

  容姝指了指他的耳朵,“刚才你妈骂我的那些话,你都听到的,如此低俗恶毒,我让人抓她有错么,换做是你,你也会这么做。”

  “我……”傅景霖无以对,低下了头。

  是啊,换做是他被这么骂,他也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对方。

  还会亲自动手将对方打一顿,打的对方再也骂不出来为止。

  看着傅景霖垂头丧气的样子,容姝冷冷一笑,“所以啊傅景霖,你自己都做不到,就不要去指责别人。”

  傅景霖憋红了脸,“我没有!”

  容姝懒得理会他,把门关上。

  “喂……”傅景霖想叫住她,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低头一看,看到是傅景庭打来的,脸上一喜,连忙接听,“哥,你怎么现在才接电话。”

  “没钱了?”听出傅景霖语气里的着急,傅景庭把手机开了免提丢在办公桌上,看着电脑上的报表,淡淡的问道。

  傅景霖不爽的皱眉,“才不是呢,我打电话给你就是要钱?”

  “难道不是?”

  “……”傅景霖噎了一下。

  随后看了一眼容姝的房门,深吸口气又道:“好吧我承认,我以前打电话给你都是要钱,但这一次真不是,这一次是有要事。”

  “什么要事?”

  “妈被抓到派出所了。”

  “什么?”傅景庭眼睛一眯,沉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傅景霖不敢瞒他,将事情原原本本说了出来,“就是这样,所以容姝就叫了保安把妈带走了。”

  傅景庭眉心跳了跳,用手按了好几下才平复下来,压下心中的薄怒冷声道:“我知道了,我先走就去派出所,还有,她没事吧?”

  “她?”傅景霖愣了一下,“谁啊?”

  傅景庭薄唇不悦的抿起,“容姝。”

  “哦,她没事,哥你问这个做什么?“傅景霖好奇。

  傅景庭眸色闪烁了一下,“没什么,你刚才说妈对她动了手,如果她受伤了,那妈的保释就需要她的谅解书,所以问一下而已。”

  “这样啊。”傅景霖也没怀疑,摇了摇头回着,“放心吧哥,她没事,妈没打到她。”

  “那就好。”傅景庭也说不出原因,就觉得心里一下子放松了许多。

  挂断电话后,他起身,取下一旁架子上的黑色呢子大衣,大步出了办公室。

  由于王淑琴没有伤到人,傅景庭很容易就将她保释了出来,但却交了一笔不少的罚款。

  两人走出派出所,在外面等待的傅景霖眼睛一亮,立马迎了过去,“妈,大哥,你们终于出来了。”

  王淑琴表情扭曲的说道:“哼,容姝那个小烂蹄子,居然敢把我送进这种地方,害我丢这么大脸,气死我了,下次我绝对要她好看!”

  小烂蹄子?

  傅景庭脸色一冷,周身气息都变得压抑了起来。

  原来她就是这么叫容姝的,还叫得如此顺口,很显然是经常这么喊。

  而他居然一点都不知道。

  心底隐隐升起一丝怒火,傅景庭看王淑琴的眼神,都带着一抹不悦,“妈,我上次跟你说过,让你不要再去找容姝麻烦,你为什么就是不听?“

  “还有你!”傅景庭又冷冷的看着傅景霖,“你也不拦住妈?”

  傅景霖委屈的撅起嘴,“哥,我拦了,只是没拦得住,妈得知漫音姐被绑架跟嫂……容姝有关后,说什么都要去找容姝,我能怎么办?”

  “我也是心疼漫音啊。”王淑琴一脸气愤不平的说道:“漫音早上亲口跟我说,绑架她的人是容姝那个小蹄子的追求者,所以肯定是容姝那小蹄子指示的。”

  一口一个小蹄子,听的傅景庭脸色更加阴沉,“绑架漫音的是容姝的追求者没错,但不是容姝指使的。”

  直觉告诉他,这件事情跟容姝无关。

  傅景霖也点点头接话,“我也觉得不是她指使的。”

  王淑琴气的揪住他的耳朵,“傅景霖,你到底是哪一边的,怎么帮着容姝那个小蹄子说话?”

  就连傅景庭也略有些意外的看了傅景霖一眼,

  景霖对容姝原先的态度是怎么样的,他一清二楚。

  可没想到,景霖现在态度转变的这么大。

  “妈,疼啊,快放手,放手!”傅景霖疼的龇牙咧嘴,都快跳起来了。

  王淑琴终究是心疼儿子的,把手松开了,“哼,看你以后还帮着那个小蹄子说话,别忘了,漫音才是你嫂子,你只能帮着漫音,听到了没有?”

  傅景霖撇了撇嘴,揉着耳朵小声嘟哝,“听到了。”

  “好了妈,我送你们回去。”傅景庭摁了摁眉心,拉开了车门。

  把这母子两送回傅公馆后,傅景庭又开车走了。

  路上,他沉吟了片刻,还是给容姝打了个电话过去。

  这是离婚以来,他第一次打给她。

  电话很快就接听了,女人礼貌温和的声音传来,“哪位?”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