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70章 害怕怀孕

第70章 害怕怀孕

  “什么原因?”陆起一开口,就暴露了他的智商,是真没猜出来。

  容姝扶额,然后沉下脸来说道:“傅景庭问这些问题,恐怕跟顾漫音进急救室有关,也许顾漫音的失踪,是被人绑走的,而绑走她的人,或许是我们认识的。”

  “哎?”陆起吃了一惊。

  容姝抿了抿红唇,“顾漫音害我受伤这件事过去了这么久,偏偏傅景庭在顾漫音失踪进急救室才问我们告诉了几个人,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怀疑是我们想要报仇,然后让人带走了顾漫音。”

  这也是为什么,她面对傅景庭怀疑的眼神时,心里发疼的原因。

  听到容姝的分析,陆起瞬间明白了一切,眸色闪了闪,“这下完了,你当时说你把那件事情告诉了黎川,那傅景庭肯定就认为是黎川绑走了顾漫音,还害的顾漫音进急救室了。”

  “其实我也在想,这件事是不是小川做的,因为除了我们,的确只有小川知道,不行,我得问问他。”

  她从包里拿出手机,翻出黎川的电话就拨打了过去。

  陆起余光偷偷瞄着她,眼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心虚。

  很快,电话通了。

  黎川有些疲惫的声音传来,“姐,咳咳,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吗?”

  “小川你生病了?”容姝听着电话里的咳嗽声,脸上顿时写满了担忧。

  黎川虚弱的笑了笑,“这边太冷了,又是拍外景,所有不小心就感冒了,咳咳……”

  “看医生了吗?吃药了吗?”容姝关心的问。

  黎川心里暖了暖,“看了,也吃了药,放心吧姐,过两天就好了,别担心,咳咳……”

  “我怎么能不担心呢,你咳成这样,万一咳出了炎症怎么办?”容姝烦躁的揉了揉脸颊。

  当年,她和爸爸第一次去江县资助的时候,黎川就在生病,小小的他躺在一张破烂的小床上,身体蜷缩成一团,咳得撕心裂肺,她和爸爸急忙将他送去医院。

  医生说,他都咳成了肺水肿,肺部也发了炎症,要是再晚一点人就没了,所有现在听到他又咳,她放得下心才怪。

  “你一会儿把地址发给我,我给你寄一些适合你体质的药过去。”容姝语气不容置喙的道。

  黎川笑着点点头,“好,知道了姐。”

  “行了,我问你一件事。”容姝见他如此听话,脸色总算好转了许多。

  黎川嗯了一声,“姐你问。”

  “那天我跟你说,顾漫音害我受伤这件事,你还记得吧?”容姝微微拧眉。

  陆起一边开车,一边竖起耳朵听。

  黎川眼中闪过一道异光,含笑的回应,“记得,怎么了?”

  “顾漫音今晚失踪了一段时间,现在人在医院,小川,你老实告诉我,这件事情是不是你做的?”容姝也不卖关子,直接问道。

  黎川脸上笑容不变,“不是啊,我离海市那么远,怎么可能做这些,姐,你怎么会觉得是我做的呢?”

  “是傅景庭今晚问起,所有我才想,是不是跟你有关。”容姝将在医院和傅景庭的对话说了出来,随后不好意思的扯了扯嘴角,“对不起小川,我不该怀疑你。”

  “没关系姐,我能理解的,毕竟傅总那样问了,的确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我身上,不过我真没做。”

  “我相信你。”容姝笑了起来。

  陆起都想给黎川竖大拇指了。

  果然这小子平时里摆出来的温和无害的面孔,就是好忽悠人,这么容易就让宝贝儿相信了。

  不过却骗不到他,这事儿八九就是这小子做的,毕竟他可是知道这小子真面目的人啊,不过他不得不夸赞一句,这小子做的好!

  之后,容姝又跟黎川寒暄了几句,就将电话挂掉了。

  容姝把手机放回包里,“不是小川做的,这我就放心了,傅景庭也不能对小川做什么。“

  陆起笑了笑,没说话。

  容姝看着前面路边的大药店,“停车。”

  “你还真要给他买药啊?”陆起把车停下说。

  容姝点点头,“当然,你在这里等我,我买完就回来。”

  “去吧去吧。”陆起摆摆手。

  容姝朝着药店走去,提着一个小篮子选了不少感冒药或者抵抗力之类的药,黎川经常拍外景,全世界到处走,每个地方气候什么的都不一样,很容易就会生病。

  所有抵抗力之类的药,是绝对不可少的。

  选了差不多一篮子的药,容姝觉得可以了,准备去收银台结账。

  忽然,她眼角余光扫到了前面货架上的毓婷,让她瞳孔缩了一下。

  她忽然想起来,那晚之后,她没有做任何措施,该不会……

  不敢再想下去了,容姝拦住一个店员,“小姐您好。”

  “请问有什么需要吗?”店员笑着问。

  容姝指了指毓婷,“那个……隔些天吃,还有没有效果?”

  “大概隔多久?”店员询问。

  容姝心里其实已经猜到了结果,但还是想心存希望的回道:“快半个月了。”

  店员摇摇头,“很抱歉小姐,时间隔得太长了,不会有效果的。”

  容姝抓紧小篮子的提手,“那我想知道,半个月的时间,能不能检测出,我有没有怀孕呢?”

  “也不行的,至少也要一个月。”

  “这样啊,谢谢啊。”容姝勉强挤出一抹笑来。

  “不用客气。”

  店员走后,容姝目光在毓婷上定格了一会儿,才提着篮子去结账。

  陆起看到她出来了,下车接过她手上的袋子,正想问她怎么这么久,就见她低着头,从他面前走过,一副心情不好的样子。

  “宝贝儿,你怎么了?”陆起也顾不上看她都买了些什么药,连忙跟在她身后问。

  容姝摇摇头,没有回答,打开车门上了车。

  陆起在副驾驶外站了几秒,也回到了驾驶座,将手里的袋子丢在后座上后,一边系安全带,一边看着容姝,“宝贝儿,是不是谁欺负你了?”

  “都没有,我只是想到了一件烦心事。”容姝靠在座椅上,捏了捏鼻梁,烦躁不已的回道。

  吃药这么大的事情,她当时怎么会忘了呢,结果现在想起来,却已经晚了。

  她在想,万一真怀上了怎么办?

  “什么烦心事啊,跟我说说呗,我替你开导开导?”陆起笑着问。

  容姝有气无力的摆摆手,“行了,你开导不了的,让我自己缓缓就行了,r赶紧开车吧,我累了。”

  见她不愿意说,陆起耸了耸肩膀,也不问了,转动车钥匙启动了车子。

  半个小时后,浅水湾到了。

  容姝提着袋子下了车,对陆起道了声别后,转身进去了。

  回到家,她洗了个澡,随便吹了吹头发,倒头就睡。

  第二天,容姝还在睡梦中,就被一阵急促且粗鲁的砸门声吵醒。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