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69章 怀疑

第69章 怀疑

  “说吧,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了我女儿!”顾耀天眼神狠辣的看着电脑里的狐狸男。

  狐狸男放下手中的酒杯,“你们放心,我不会对你们的女儿怎么样,我说了,我只是让她受一些教训而已,等她受够了教训,我自然就会放了她。”

  说完,他打了一个响指。

  顾漫音身边的面罩男丢掉手上的盆,走到顾漫音身后,开始对顾漫音上下其手。

  顾漫音吓得脸色苍白,不停的叫喊,“放开我,放开我,不要碰我,走开,你走开呜呜呜……景庭救我……”

  傅景庭一拳捶在茶几上,目眦欲裂的低吼,“放开漫音!”

  顾夫人和顾耀天也连忙乞求狐狸男停手。

  狐狸男不为所动,“看到你们在意的女儿和未婚妻受到伤害很心疼吧,那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的女儿和未婚妻伤害容姝的时候,我心不心疼呢?”

  狐狸男面具后的眼里,闪过一道寒光,“阿大,继续!”

  “是。”面罩男应了一声,手上动作更加过分了,直接从顾漫音的衣服下摆里钻了进去,在里面不停的揉捏。

  “混蛋!”傅景庭按捺不住想要杀人的冲动。

  顾耀天夫妻两更是气的要疯。

  顾耀天死死的盯着狐狸男,“你要是敢真的让人糟蹋我女儿,我发誓,我顾耀天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不要,都要把容姝毁了,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

  狐狸男不怒反笑,“所有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想真的让人糟蹋你女儿啊,但是如果下一次她还敢对容姝使坏,就别怪我来真的了,我保证在你们出手毁掉容姝之前,我就把顾家先毁掉,别怀疑,你知道我做得到的。”

  说完,狐狸男直接掐断了视频。

  不过下一秒,电脑桌面上又浮现出了一句话:要救顾漫音,就请半个小时内赶到这里,半个小时后如果没来,就别怪我让人把她扒光了扔在大街上。

  这句话的末尾,就是一行地址。

  傅景庭将这行地址牢牢的记下,然后立马转身出了顾家。

  顾耀天知道他是去救漫音了,让顾夫人留在家里,自己也急忙跟了过去。

  半个小时后,两人找到了关押顾漫音的地方。

  那是一座废弃的工业园,顾漫音就被关在一个仓库里。

  傅景庭带着人找到她的时候,仓库里只剩下她一个人了,面罩男已经走了。

  傅景庭看着顾漫音闭着眼睛缩在椅子上,脸颊绯红,还不停地喘着粗气,就知道她可能是发烧了。

  心里一沉,傅景庭赶紧上前解开她身上的绳子,又脱下身上的外套盖在她身上,将她打横抱起朝着仓库外走去。

  刚走到仓库门口,顾耀天急匆匆的赶来,“漫音怎么样?”

  “发烧了,必须马上去医院!”

  说完,傅景庭不再理会他,抱着顾漫音上了车。

  很快,医院到了,顾漫音被送进了急救室。

  陆起缴完费回到外科,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宝贝儿,你猜我刚刚看到了什么?”

  容姝坐在沙发上,一个护士正站在她身边,给她头上的伤口换药。

  她不能动,只能斜眼看他,“看到了什么?”

  陆起嘿嘿的笑,“看到了顾漫音啊,她被送去了急救室,怎么样,高兴吗?”

  高兴个鬼啊!

  容姝白了他一眼,随后疑惑的问,“她出什么事了,怎么会进急救室呢?”

  陆起摸摸下巴猜测,“这我不知道,不过我看顾耀天和傅景庭的脸色,想来问题应该挺严重的,也许是顾漫音在失踪期间发生了什么吧,宝贝儿,要不我们去看看?”

  “不去,这件事情跟我们没关系,我们就别管了,要是我们去了,说不定还会惹上什么麻烦。”容姝皱着好看的眉头说道。

  “你说的也是。”陆点头。

  上完药,两人走出外科,准备回去了。

  刚走到医院大厅,就被一道低沉的声音叫住了,“容姝!”

  是傅景庭!

  容姝停下脚步,转过身去。

  傅景庭拿着缴费单从收费台那边走来,走到离她两步远的地方停下。

  “傅总,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容姝微笑着看他。

  陆起不耐烦的看了看手表,“就是,有什么事就赶快说,都快十点多了,我们还要回去休息呢。”

  傅景庭听到休息这两个字,眉头皱了一瞬,本来就冷沉的脸色更加的冷了,“我问你,漫音害你受伤这件事,你告诉了几个人,分别都是谁?“

  既然那个狐狸男是为了容姝才抓的漫音,那从容姝这里做突破口,应该就能把那狐狸男找出来。

  “你问这个做什么?”容姝狐疑的看着他。

  傅景庭不答反问,“回答我!”

  “喂喂。”陆起上前一步,挡在容姝跟前,“傅总,你自己都不回答宝贝儿,还让宝贝儿回答你,未免

  也太双标了吧。”

  傅景庭理也不理陆起,就那么深深的看着容姝。

  容姝看懂他眼神,心里一阵刺痛,捏了捏手心沉默了两秒才回答道:“一个,我就告诉了黎川。”

  黎川?

  傅景庭眸子眯了一下,很快就想起来了,是前段时间跟在她身边的那个模特。

  “那你呢?”傅景庭将目光从容姝那里,转移到陆起脸上。

  陆起气笑了,“傅景庭,你他妈审问犯人呢,问了一个又一个,你是不是有……”

  “阿起!”见傅景庭周身气息变得森冷起来,容姝拽了一下陆起,“回答他。”

  陆起虽心有不甘,但还是听她的话,语气不好的回答了,“一个都没有,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吧,宝贝儿我们走,他有病,莫名其妙问这些!”

  说着,他拉住容姝的走,就朝着医院大门走去。

  傅景庭也没有阻拦,就站在原地看着他们走远。

  这时,张助理拿着手机来到他身边,“傅总,您在这儿啊。”

  “怎么?”傅景庭收回看着医院门口的视线。

  张助理回道:“顾小姐从急救室里出来了,顾总让我叫您过去一趟。”

  “知道了。”傅景庭淡淡的回了一句,随后抿唇命令道:“你查一下黎川这个人,我要知道,他是不是那个狐狸男!”

  他虽然只见过黎川一两次,但印象最深的那一次,就是在漫音的康复宴上,黎川看容姝的目光很不简单,就是男人看女人的那种。

  这一点,完全符合了狐狸男对容姝的在意,而容姝又只把漫音伤害她那件事,告诉了黎川一个人,所有这个黎川,很有可能就是狐狸男。

  “明白。”张助理面色严肃的应道。

  傅景庭转身,朝着电梯走去。

  另一边,车上。

  陆起还在喋喋不休的骂着傅景庭,副驾驶上的容姝一巴掌拍在他手臂上,没好气的道:“行了,闭嘴,你吵得我脑仁儿疼。”

  陆起撇了撇嘴,把嘴闭上。

  容姝揉了揉太阳穴,“你念叨这么半天,真没猜到他问这些问题的原因?”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