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66章 迷晕

第66章 迷晕

  容姝没想到跟有关部门谈的如此顺利,不过一个小时,就签下了合同。

  有关部门为了感谢容姝几年的免费土地使用权,承诺一定会帮她建好工厂,并且安排好机器的事。

  走出有关部门,天已经黑了下来。

  容姝肚子咕咕叫了起来。

  陆起听见了,揽住她的肩膀,“宝贝儿,咱们去吃牛排怎么样?”

  “好啊。”容姝点头答应。

  “走起!”陆起揽着她,加快脚下的步伐往车前走去。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海市最出名的一家西餐厅。

  刚一进去,容姝就听到了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容小姐,陆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容姝脸上的笑容顿时但了不少。

  陆起更是直接翻了个白眼,“怎么又是你们?”

  来人正是傅景庭跟顾漫音。

  顾漫音柔柔的笑着,“陆先生不想看到我们吗?”

  “知道就好,何必问出来呢。”陆起摊手。

  顾漫音笑容不变,也不生气。

  傅景庭没有开口,目光落在容姝头上的绷带上,眸色深邃不明。

  容姝感觉到了,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勾唇笑了起来,“傅总,你这么看着我,不怕你未婚妻吃醋吗?”

  顾漫音听到这话,脸上的笑意终于有些维持不住了。

  她知道容姝的目的是在故意挑拨她和景庭,但她却无法否认,容姝并没有说假话,刚刚景庭的确一直在看容姝。

  顾漫音眼中一抹妒恨闪过,心里更是堵得厉害,面上却重新扬起微笑。

  “容小姐说哪里话,我怎么会吃醋呢,你站在我和景庭面前,景庭看你两眼也很正常,再说景庭平时在集团也见过不少女员工,要是我每个都吃醋,怎么吃的过来,景庭你说是吧?”

  她挽上傅景庭的胳膊。

  傅景庭感觉到她的手再用力,微微拧了下眉,但也没有把手臂抽出来。

  “顾小姐还真是大度啊。”容姝假装没看到顾漫音的强颜欢笑。

  陆起打了个哈欠,“好了宝贝儿,跟他们说这么多做什么,不是饿了么,我们还是先去包厢吧。”

  “嗯。”容姝点头。

  陆起搂住她的腰,跟上了侍应生。

  傅景庭看着两人亲密的背影,眸子沉了沉,薄唇更是抿成了一条直线,心底莫名的有种想分开他们的冲动。

  但他最终还是忍住了,垂下眼睑遮住眼中的神色,对顾漫音说道:“我们也走吧。“

  “好。”顾漫音含笑着答应。

  前往包厢的路上,陆起忍不住吐槽,“宝贝儿,你说那个顾漫音心里明明就在妒忌你,还非要装作没有,摆出一副假笑的样子,你说她累不累?”

  “你吃饭睡觉累吗?”容姝不答反问。

  陆起连连摇头。

  容姝笑了一下,“这不就得了,有些人的伪装,就跟我们吃饭睡觉一样,是生存的必需品,所以又怎么会累呢。”

  “也是。”陆起撇撇嘴,随后想到了什么,笑得一脸玩味儿,“宝贝,你说要是我们把顾漫音的假面具摘下来,她是不是就……”

  “行了。”容姝给了他一个胳膊肘,“她现在没招惹我们,我们就别做多余的事。”

  当然,只要顾漫音招惹了他们,那自然就另当别说。

  说话间,包厢到了。

  两人点了本店最有名的牛排,吃到一半的时候,容姝擦了擦嘴角起身,“我先去趟洗手间。”

  “要我陪你吗?”陆起双眉挑动调戏道。

  容姝对他微微一笑,“你觉得呢?”

  看出她笑里噙着的利芒,陆起打了个哆嗦,嘿嘿了两声,“还是算了吧,你早去早回。”

  容姝嗯了一声,拿起包包出去了。

  上好厕所后,她整理好衣服来到洗漱台前开始补妆。

  忽然,她身后一个隔间开了,顾漫音从里面走出来。

  看到容姝,她先是一愣,然后笑容款款的上前,在容姝隔壁的洗漱台前站定,也从包里拿出定妆粉,在脸上拍打着。

  “容小姐,真巧。”顾漫音一边补妆,一边打着招呼。

  容姝正在抹口红,淡淡的回了一句,“是挺巧的,在厕所都能遇着。”

  顾漫音合上定妆粉盖子,抬头看了看她头上的绷带,“容小姐的伤,好些了吗?”

  容姝抿了抿唇上的口红,连个眼神儿都没给顾漫音,“托你的福,早着呢。”

  “容小姐是不是还在怪我啊?”顾漫音眼眶突然就红了。

  容姝只觉得有些可笑,她又没怎么着这女人,这女人居然就哭了起来,给人一种受了欺负的样子。

  傅景庭眼光还真是独特,居然喜欢这种白莲花。

  当然,爱上傅景庭的自己,眼光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幸好自己现在已经及时改正了。

  容姝面色冷淡

  的将口红转回去盖好,丢进包里,“怎么会呢,我已经收到了那么多丰富的赔偿了,要是还怪顾小姐你的话,就有些说不过去了,不过我想知道顾小姐为什么要说我在怪你呢,难不成顾小姐觉得我是一个小心眼的人?”

  “没有没有。”顾漫音连连摆手,“我只是觉得容小姐你的态度太过冷漠了,所以就以为你还在怪我。”

  容姝转头看她,笑意不达眼底,“我这个人吧,一向恩怨分明,对于喜欢的人,热情的不得了,对于不喜欢的人,自然就冷淡了,所以我想不通明明顾小姐也知道我不喜欢你,为什么还要巴巴的凑上来找虐呢?”

  这话一出,顾漫音明显的感觉到洗手间里有人发出了笑声,这让她十分无法接受,脸都气红了。

  容姝收回目光,“所以顾小姐,以后你见到我,还是离我远一点吧,省的给自己找不自在,难道你没发现,你每次都说不过我,也斗不过我么?”

  说完,她拉上包包拉链,越过顾漫音除了洗手间。

  顾漫音死死的咬着下唇,目光阴鸷的看着容姝离开的方向,心中冷笑。

  是,她现在的确老是输。

  但以后,还不一定呢。

  想着,顾漫音抓起包,也出去了。

  回包厢的走廊上,一个普普通通的侍应生正好迎面走来,走到她面前的时候,侍应生突然飞快的掏出一个手帕,捂住了她的口鼻。

  顾漫音唔了一声,惊恐地瞪大眼睛,结果还来不及挣扎就晕了过去。

  吃完晚餐,容姝和陆起准备结账回去了。

  就在两人刚从位置上站起来的时候,包厢门被人敲响。

  陆起走过去把门打开,门外站在傅景庭。

  傅景庭此刻脸色紧绷,眉头也皱的紧紧的,眼神更是透露出几分不易察觉的急切。

  容姝看见了,心中猜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你来干什么?”陆起拦住傅景庭,语气不客气的问。

  傅景庭没理他,透过他直接看向容姝,“漫音在这里吗?”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