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64章 下作手段

第64章 下作手段

  “来的还挺快。”陆起转了转椅子滚轮,一副慵懒的样子。

  容姝把手里文件合上,放到一边,“请他进来吧。”

  “是。”佟溪应了一声。

  很快,顾耀天进来了,目光锐利的看着容姝。

  容姝已经习惯了职场上交锋,也不紧张,淡淡一笑的做了个请的姿势,“顾总,请坐。”

  “你倒是稳得住!”顾耀天似是夸赞的说了一句,拉开她对面的椅子坐下。

  而陆起,就坐在容姝身边。

  容姝把佟溪端来的茶轻轻推到顾耀天面前,“谢谢顾总夸奖,顾总请用茶。”

  顾耀天垂眼看了一眼面前的茶,并没有端起来要喝的意思。

  容姝也不在意,手指交叉放在桌上,“不知顾总来天晟,有何目的呢?”

  “既然你都这么问了,那我就直说了吧,市中心那块地,我要拿回来。”顾漫音紧盯着她。

  容姝余光跟陆起对视了一眼,很快又收了回来,笑了笑,“拿回去?这恐怕不行吧,毕竟那块地已经过户了,是完完全全属于我的,并不属于顾总,顾总怎么能说拿回去呢。”

  顾耀天也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些不妥,立即改了口,“容小姐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我说的拿,其实是买,并不是意思上的拿。”

  说到这个,他就有些气愤。

  明明这块地,他本可以免费得到,但就因为漫音弄那一处,免费的就变成了花钱的,着实让人吐血。

  “原来是这样啊,那看来是我误会了。”容姝把左脸边上散落下来的头发,轻轻别在了耳后,“那顾总准备出多少价格买回去呢?”

  “我明人不说暗话,一个亿。”顾耀天看着她,竖起一根手指。

  陆起翻了个白眼,终于忍不住开口了,“顾总,一个亿你就要把市中心的地买回去,你是在搞笑么?还说是你们三盛集团破产了拿不出钱?”

  顾耀天听着他的讥讽,老脸沉了下来,“陆总,乱说话可是要付法律责任的!”

  陆起可不怕这些,撇了撇嘴,“怎么我说错了吗,不然你干嘛只拿一个亿,你是瞧不起谁呢!”

  “顾总,这点上我是站在阿起这边的,一个亿,太低了!”容姝端起自己面前的茶,轻轻抿了一口,笑容不变的说道。

  顾耀天也知道自己给出的价格确实不够,沉默了几秒,“那你们想要多少?”

  “一口价,二十个亿!”容姝放下茶杯,给出了一个数字。

  别说顾耀天了,就连陆起都惊呆了。

  顾耀天拍桌而起,“容小姐,二十个亿,你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

  “我承认,我这个价格有些偏高,但也高不到哪里去,那可是市中心的地啊,初步估价都是十五个亿左右,等以后周边开发的更加繁荣,那块地的价格只会往上涨,二十个亿不多啊。”容姝笑眯眯的看着他说。

  顾耀天怒极反笑,“谁知道多少年以后那块地的价格才会涨到二十亿,现在你容姝就问我要二十个亿,我可不可以认为,你是存心不想卖给我?”

  容姝摇头,“没有啊,只要顾总给我这个价格,我立马把地契给你,只是顾总你不想给而已,所以才会这样觉得,既然这样,那我还是自己留着建厂房吧。”

  “那我倒要看看你的厂房,能不能顺利建起来!”顾耀天阴冷一哼。

  容姝眯起了好看的眼睛,“顾总,您这是在威胁我们吗?”

  顾耀天没有回答,转身离去。

  陆起看着被他大力甩上的门,“宝贝儿,你该不会是真的在耍他吧?”

  “没有。”容姝继续淡定的喝茶,“我说的是真的,只要他给我这么多钱,我就把地卖给他,他买不起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陆起围着她转了一圈,啧啧道:“这才多久,宝贝儿你就进化成商场上的狐狸了,二十个亿,别说顾耀天买不起了,就连傅景庭一下子拿出这么多流动资金也不行好么。”

  “所以啊,我就自己留着咯。”容姝笑了笑。

  忽然,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容姝放下茶杯,拿起一看来电显示,秀眉皱了皱,“喂您好。”

  “很抱歉容总,我们公司的工程队出了点问题,可能没办法帮您修建厂房了,您找别家吧。”

  那头的人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完全不给容姝说话的机会。

  “怎么了宝贝儿?”陆起看她脸色不好,关切地询问。

  容姝嘴唇动了动,还没开口,电话又响了,这次是机械公司打来的。

  “喂,是容小姐吗?”

  “我是。”容姝握紧手机,声音低哑的回了两个字,心里已经约莫猜到了对方接下来要说的话。

  “是这样的容小姐,我们机械厂这边最近接了一个海外的大业务,可能没办法帮您组装机器了,实在不好意思,请您见谅。”

  说完,这个人也把电话挂了,仿佛容姝是什么洪水猛兽似的,挂的

  慢了就要被缠上。

  “宝贝,到底怎么回事?”陆起见她脸色越来越难看,整个人都急了。

  容姝缓缓把手机放下,小脸冷的似冰,“顾耀天为了不让我们顺利建厂房,就把我们找到的工程队和机械公司给搅黄了。”

  “什么?”陆起气的一拳捶在桌上,“那老狗也太无耻了,居然搞这种下作手段,不行,我联系别家试试。”

  “恐怕没用,顾耀天一心阻拦我们,肯定也会通知其他家。”容姝捏起了手心。

  陆起沉默了片刻,“不管怎么样,还是试一试吧。”

  说着,他走到一边开始打电话。

  容姝疲惫的揉了揉眉心,然后打开朋友圈,把自己此刻的心情发了上去。

  就在她发完,刚要把手机放下的时候,手机上方,突然跳出了一条信息。

  z-h:怎么了?

  是他!

  容姝心脏猛地一跳,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看到发消息的人是这个z-h,就有种说不出来的心情。

  不过容姝也没多想,深吸口气后打字回复:什么怎么了?

  z-h:你的朋友圈。

  容姝这才恍然,对方是看到了她的朋友圈,然后才发消息过来的。

  心里暖了暖,容姝嘴角微微含笑回着:你是在关心我吗?

  傅景庭看到这一句话,薄唇抿了抿。

  他也不知道自己看到她那条动态的时候,为什么会跑去问她,而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消息就已经发过去了。

  至于撤回,那也不过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而已,对方依旧看得到,还会问他发了什么,所以还不如就这样。

  z-h:你说是就是吧。

  容姝:那我就当你是咯。

  z-h:嗯。

  容姝回复:你真想知道我刚刚怎么了?

  傅景庭眸色微闪:并没有,你可以选择不说。

  容姝:说,怎么不说。

  她笑了一下,也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她下意识的把对方当作一个倾听者,把刚才顾耀天的刁难,用语音说了出来。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