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62章 气死顾耀天

第62章 气死顾耀天

  容姝站在打印机前,正在复印刚才的转让书和地契,抽空回了一句,“知道了,你把桌上那些处理好的文件发下去吧,等下午陆起来了,通知我一声。”

  “好的。”佟秘书走过来,把桌上一沓文件抱走了。

  容姝复印完回到位置坐下,将复印件整理好装订起来,原件准备拿去保险柜里存放。

  忽然,她想到了什么,眼中划过一抹精芒,拿起手机给地契原件拍了张照,发到了网上,并写着:谢谢傅总提供的风水宝地!

  然后,她就分别艾特了一下傅景庭和三盛集团,相信顾耀天看到了后,一定会气的跳脚吧。

  养不教父之过,顾漫音做的事,顾耀天这个当父亲的,也该负点责任才行。

  想着,容姝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就在这时,她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

  容姝低头一看,黎川打来的,没有犹豫,立马放到耳边接听,“小川。”

  “姐。”电话里,黎川低沉磁性的嗓音传进了她的耳膜,十分好听。

  容姝听得耳朵里有些痒痒的,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工作忙完了,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

  “还没有,刚刚拍了一组杂志,现在是休息时间,所以没事就刷刷动态,没想到看到了姐你发的,姐,你那动态是什么意思,傅景庭给了你一块地?”黎川问。

  “是啊。”容姝往椅背上靠了靠。

  黎川微微皱眉,“他为什么要给你地,姐,你跟他该不会……”

  “想什么呢。”容姝一听他语气,就知道他想歪了,哭笑不得的解释,“这是他为了顾漫音赔给我的。”

  “赔给你?”黎川先是一愣,然后脸色就变得森冷了几分,“姐,是不是顾漫音对你做了什么?”

  容姝揉了揉眉心,长舒了口气,“是啊,我也没想到,她那么大胆。”

  她把在度假区发生的事,简单的说了一下。

  黎川听完,拿着手机的手猛地捏紧,眼中噙着几分杀气,“姐,那你现在怎么样?”

  他表情虽然冰冷,但说话的语气却充满了关心和紧张。

  因此,容姝并没有察觉到他哪里不对劲,暖心的回道:“没事,只是有些轻微脑震荡,过些天就好了。”

  “那就好。”黎川扯了下嘴角,“好了姐,我这边开工了,先不聊了。”

  “行,你好好工作,再见。”容姝点点头。

  “再见!”黎川把手机放下,面无表情的发了一条简讯出去:我有件事,需要你去做……

  那头的人很快回信:收到!

  黎川看着手机壁纸上容姝的笑颜,拇指轻轻摩挲了一下,脸上的温润不复以往,反而隐隐透着几分戾气。

  他曾经身处黑暗,好不容易生命中出现了光芒。

  谁敢伤害他的光芒,他就要让那人付出代价!

  三盛集团。

  顾耀天正在开会,跟各位股东高层讲解第一别墅区的开发事宜,助理突然推开会议室的门进来,“顾总,出事了!”

  “什么事?”见助理表情凝重,顾耀天只得暂停会议问道。

  助理不好把事情当众公布出来,便凑到顾耀天耳边嘀咕了一句。

  顾耀天脸色顿时大变,“当真?”

  “千真万确!”助理重重点头。

  顾耀天气的老脸通红,一巴掌拍在会议桌上,“那个女人居然如此胆大妄为!”

  抢走了市中心那块,他准备用来开发第一别墅区的地不说,还敢发到网上艾特他。

  这摆明了就是在故意刺激他,羞辱他!

  “顾总,出什么事了?”有高层见顾耀天满脸愤怒,开口好奇的问道。

  顾耀天深呼吸了口气,勉强压下心中的滔天怒火,沉着老脸回答,“没什么,会议暂且搁置,散会!”

  说完,他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路上,顾耀天拨通了傅景庭的电话,开口就是质问,“景庭,市中心那块地,你是不是给你前妻了?”

  傅景庭此时正在会所,应程淮的邀约。

  包厢里有些吵闹,他听不太清,便起身朝阳台走去,这才回道:“漫音告诉您的?”

  顾耀天一听这话,老眼瞪了起来,“你说什么,漫音也知道?”

  “嗯。”傅景庭颔首。

  “你们怎么回事?”顾耀天越听越糊涂,脸上写满了不悦,“你们为什么要把地给容姝那个女人,那女人还把地契发到网上艾特我,明面上是炫耀,实际上是打我的脸,你们知不知道?”

  偌大的海市,谁不知道他早就看上了那块地,。

  容姝那女人这么一操作,圈子里那些人,还指不定怎么笑话他!

  傅景庭眸子眯了一下。

  容姝居然把地契发到网上了?

  “景庭,你还在吗?”顾耀天加大音量问了句。

  傅景庭收回思绪,薄唇微动,“我在,抱歉伯父,我

  并不知道容姝会这么做。”

  顾耀天不满的哼了一声,“说吧,那块地你到底为什么给她,难不成你对她这个前妻念念不忘?傅景庭我告诉你,别有不该有的想法,你和漫音才是一对,你们年底就要订婚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提醒自己和顾漫音要订婚,傅景庭就觉得心里莫名的有些抵触。

  但他没有深究这里面的原因,只当自己最近太累了,捏了捏鼻梁,沉声道:“我知道,我对容姝并没有想法,我给她那块地,也是为了漫音,伯父,这次漫音差点闯了大祸。”

  “哦?”顾耀天神色严肃起来,“景庭,你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漫音她把沐浴乳倒在了容姝门前,差点要了容姝的命,容姝抓到了把柄,想送她坐牢,是我用一个通商口岸和那块地作为交换,才平息了这件事。”傅景庭简意骇的说。

  顾耀天嘴巴张了张,许久才发出声音,“我知道了,景庭,真是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没什么,我希望伯父好好跟漫音谈一谈,以后不要再做那些事了,我能为她扫清一时,不能扫清一辈子,您明白吗?”傅景庭面色清冷,幽深的眸子里,噙着让人看不懂的情绪。

  顾耀天听出了他语气里的警告,心里突了突,明白他是对漫音有些不满了啊。

  也是,漫音在他心里一直都是善良的,突然做出这种事,的确让人震惊失望,不然他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摆明了是说如果漫音以后还做类似的事情,就要跟漫音一别两宽了啊,毕竟没有哪个男人想娶一个心术不正的妻子,怕哪天在睡梦中就被妻子捅死了。

  “好,景庭你放心,我一定跟漫音好好谈。”顾耀天连忙答应。

  随后,他把手机放了下来,脸色阴沉不定的对助理吩咐,“备车,回家!”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