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60章 索要赔偿

第60章 索要赔偿

  容姝微微一笑,“很简单,报警!”

  陆起诧异的望了过去,“宝贝儿,你刚刚不是说……”

  “嗯?”容姝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

  他立马在嘴边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不吭声了。

  容姝这才又道:“既然顾小姐说自己不是故意的,而我们又一心认为她是故意的,我们双方各持己见,一时间也难以辨别真相,所以我们不如把这个交给警方来调查如何?”

  傅景庭捕捉到容姝眼中闪过的精芒,心里知晓她的目的恐怕没这么简单,可能在筹划什么,正想提醒顾漫音,顾漫音就已经开口了,“当然可以。“

  她面上笑着同意,心里却在笑容姝傻,居然想到报警这一招。

  没有监控,报警有什么用?

  容姝假装没有看到顾漫音眼中的嘲讽,笑眯眯的鼓掌,“好好好,顾小姐做了一个非常正确的确定,阿起,既然顾小姐同意了,你赶紧打电话报警,提醒警方出警的时候,顺便带一个催眠师过来。”

  “带催眠师干嘛?”陆起摸出手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傅景庭眯起了眼眸,幽深的目光锁定在了容姝明艳的脸上。

  果然,他猜到了她不单单只是报警这么简单。

  却没想到,这才是她真正的目的。

  顾漫音也反应了过来,脸色逐渐苍白。

  容姝看着她的样子,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当然是调查真相啊,我听说对付一些比较嘴硬的嫌疑犯,警方就会请一个催眠师过来,对嫌疑犯进行催眠,那样嫌疑犯就会不知不觉主动交代罪行了。”

  “对啊!”陆起兴奋的一拍大腿,“这个办法好。”

  “那当然,不过还不够,一会儿催眠的时候,阿起你记得把过程直播出去让观众们也看看,如果最后证明顾小姐是不小心的,那这件事就算了,我自认倒霉,如果是故意的……咦?”

  容姝故作疑惑的看着顾漫音,“顾小姐,你怎么了?身子怎么在发抖啊,还有脸色怎么也这么难看,流了很多冷汗呢,你是不是病了啊?”

  “我看她不是病,是心虚吧,毕竟一会儿要被打脸了。”陆起大声讽刺。

  顾漫音死死的咬着嘴唇,心里又慌又怕,也恨死了容姝。

  这个女人简直是魔鬼,不但想出找催眠师的损招,还要全网直播,跟杀人诛心有什么区别!

  “景庭……”顾漫音眼泪婆娑,求救的看向身边的男人。

  男人揉了一下眉心,眼中噙着些许疲惫。

  或许,从一开始他就错了,不该在她早上乞求的时候,心软同意她隐瞒真相。

  以至于现在事情发展成这样,几乎无法收场。

  “容姝,催眠直播就不用了吧,没必要事情闹得这么大,那只会加剧顾家跟天晟的矛盾。”傅景庭看着容姝。

  容姝忽然明白了什么,握紧手心,眼神不带一丝感情的跟他对视,“傅总,你阻止我催眠顾小姐,也阻止我直播,那我可不可以认为,你承认了顾小姐是知道故意的?“

  要不然,他为什么不让她请催眠师和直播。

  这足以说明了一切!

  “宝贝儿,还不止是这样呢,我看傅总恐怕也早知道顾小姐是故意的,却一起帮着隐瞒呢。”陆起环着胳膊讥笑。

  “是这样吗?”容姝紧盯着男人。

  男人沉默了许久才开口,“是。”

  “好,真是好得很!”容姝手心捏的越发紧了,指甲都嵌进了手心里,看着就痛。

  但这点痛,哪比得了心里的痛。

  这就是她爱的男人,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为了顾漫音,连道德三观都可以不要,真是让她叹为观止。

  “今天我总算是认清了傅总是什么样的人了,可笑的是,我居然为了你这样的人,浪费了六年的青春!”容姝笑得满是讽刺。

  傅景庭表情暗沉,让人看不出喜怒。

  他如何不清楚自己对顾漫音的包庇是不对的。

  但他不能看着漫音坐牢。

  “漫音对你的做的事,我会负责,只要你不再追究这件事。”傅景庭沉声开口。

  陆起直接怒了,捏起拳头就朝他的脸打去。

  顾漫音吓得尖叫,“景庭小心!”

  “阿起助手!”容姝也及时叫停陆起。

  陆起的拳头在傅景庭面前几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不甘的放下。

  容姝松了口气的同时,眼神冰冷的注视着傅景庭,“那你想怎么负责?如果你给出的东西让我不满意,我可不答应,阿起,你把傅总接下来的话录下来,免得后面傅总反悔。”

  “好嘞!”陆起欠欠一笑,打开了手机录音。

  顾漫音很是不满,“容小姐,景庭才不是那种出尔反尔的人,你这样未免也太看不起我们了。”

  然而容姝和陆起完全把她当空气,给略过了。

  顾漫音只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气的

  脸都红了,“你们……”

  “好了。”傅景庭抬了下手,示意她不要说了,随后看着容姝,“你的治疗费用,我会一直支付到你完全康复,除此之外,傅氏在海关的通商口岸,可以让给你们一个。“

  通商口岸?

  容姝精神一振,眼睛都睁圆了。

  这可是一件天大的好事阿,她原本还在考虑,等渝图那批货做好了之后,再去找关系开通一个通商口岸。

  没想到他居然主动给了她一个。

  “傅总果然大方,不过还不够!”容姝笑得像只狐狸。

  顾漫音咬唇,愤愤不平的道:“容小姐,这么多还不够,你未免也太贪得无厌了一点儿吧?”

  “哎哎哎,你说话注意点,什么叫贪得无厌?”陆起指着容姝头上的绷带,“你故意害我们宝贝儿,说直白点就是故意杀人,我们要多点怎么了?”

  听到故意杀人四个字,顾漫音心虚的别过头,顿时不说话了。

  傅景庭皱着眉头,“那你还想要什么?“

  “听说顾家想要傅总手里的一块地,投资开发新的楼盘,而傅总你也打算低价卖给顾家。”

  容姝撩了撩头发,“我这个人一向奉行公平,事情又是顾小姐做的,所以不能什么都由傅总你一个人承担,顾小姐也该承担一点,就出那块地吧。

  “不行!”顾漫音急了。

  那块地是景庭准备给顾家的聘礼,怎么能送给容姝。

  “顾小姐不同意啊,那不同意就算了,阿起,报警!”容姝给了陆起一个眼神。

  陆起立马就给手机解了锁。

  顾漫音这下是两头为难,最后还是傅景庭开口答应,“好,那块地给你。”

  “景庭?”顾漫音抓住他的袖子。

  他轻轻拍了一下她的手背,“没事,城北还有块地,虽然小了一些,但也够伯父用了。”

  说完,傅景庭转头,眼神冷淡的扫向容姝,“等回到海市,我会让人把地契送过去,希望容小姐也遵守规定,不再追究漫音。”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