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59章 上门道歉

第59章 上门道歉

  容姝抿了下苍白的嘴唇,“自己摔的,不过我觉得我摔的并不简单。”

  “宝贝儿,你是不是怀疑什么?”陆起看着她。

  容姝点点头,“我摔倒,是因为我从隔间出来的时候,踩到了滑滑的东西,倒下去的那一刻,我闻到了一股香味儿,应该是沐浴乳之类的。”

  “你隔间门前怎么会有沐浴乳?”陆起惊讶的睁大眼睛。

  “我也不清楚。“

  “难不成,是有人不小心把沐浴乳掉了,所以就洒在了你隔间门前,而你又刚好倒霉踩着了?“陆起摸着下巴猜测。

  容姝眼睛微眯,“有这个可能性,但是可能性太低了。“

  “怎么说?“

  容姝微微偏头看他,“因为我洗澡的时候,全程没有听到任何东西掉落在地的声音。”

  也就是说,沐浴乳是有人故意悄悄倒在她隔间门前的。

  陆起一下子站了起来,“肯定是顾漫音,在这个度假区,我们只有她和傅景庭两个仇人,傅景庭不可能进女汤,所以就只有顾漫音了。”

  “是她,你昨晚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她刚好也在,应该是听到了我要去冲澡房,所以跟了过去。”容姝放在被子上的手握了起来。

  陆起气的胸膛剧烈起伏,“那个女人简直是条毒蛇,报警,必须报警,这件事情绝不能这么算了!”

  他把手机从口袋里摸了出来。

  容姝制止他,“没用的,冲澡房里没有监控,根本无法证明是她倒的沐浴乳,就算检测出地上的沐浴乳跟她的沐浴乳是一样的,她也可以谎称是她不小心弄撒的,根本定不了罪。”

  陆起眉头紧皱,“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我们该怎么办?”

  容姝沉吟片刻,“除非,我们弄到她承认故意伤害我的录音,否则一切都只有作罢。”

  “这还不简单。”陆起阴险一笑,“我找个人带着录音装备去吓她一下,她肯定会招。”

  容姝眼睛亮了一瞬,刚要接话,门铃就响了。

  “谁啊?”陆起朝门口走去。

  门开了,门外站着傅景庭和顾漫音两人。

  “陆先生。”顾漫音对着陆起微微一笑。

  陆起脸色当场就垮了起来,语气毫不客气,“你们来干什么?”

  “我们找容姝,她在里面吗?”傅景庭目光落在他身上。

  他这一身跟昨晚一模一样,显然说明他昨晚在容姝房间过的夜。

  想到容姝和陆起两人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傅景庭眸色暗了暗,心里莫名的烦躁。

  “阿起,谁啊?”房间里,传来容姝有些虚弱的询问。

  陆起也没瞒她,看着面前的男女,高声回道:“傅总和顾小姐,说是找你。”

  房间里安静了几秒,才重新响起容姝的声音,“让他们进来吧。”

  陆起有些不情不愿的侧开身体。

  “谢谢。”顾漫音对着他颔首一笑,挽着傅景庭进去了。

  陆起翻了个白眼,也关上门跟在了他们后面。

  容姝靠坐在床头,身上穿着一件宽松的睡衣,头缠着绷带,脸色苍白,整个人看上去十分脆弱。

  不知道为什么,看她这副模样,傅景庭隐隐有些心疼,下意识放软语气问了句,“你怎么样?”

  容姝诧异的望着他,饶有趣味的笑了,“傅总这是在关心我吗?”

  顾漫音立马收紧了傅景庭的胳膊。

  像是提示一般,傅景庭反应过来自己对容姝的态度有些反常了,抿了下薄唇,声音恢复了清冷寡淡,“看望伤员,对伤员进行适当的问候,是很正常的行为,也是礼貌。”

  下之意就是,他只是礼貌的问一句,并没有关心的意思。

  顾漫音总算是满意了,缓缓将傅景庭的胳膊松开,并得意的朝容姝看了一眼。

  容姝还没反应,陆起就一个跨步挡在了她跟前,对着顾漫音做了一个抠挖的动作,“你再用这些恶心的眼神看我们宝贝儿,信不信我把你两个眼珠子给挖出来。”

  “你敢!”顾漫音咬唇。

  陆起嘿嘿一笑,“你看我敢不敢!“

  说着,他就要去追顾漫音。

  顾漫音吓得脸色一白,连忙躲到傅景庭身后,拉住他的西装下摆,颤声道:“景庭救我!“

  傅景庭一手往后勾着顾漫音,一手挡在陆起身前,脸色冷的可怕,“陆起,不要太过分。“

  仿佛听到了笑话,陆起嗤笑了起来,“傅总,那我也给你一句,做人不要太双标,你只看到我对你女人做了什么,却看不到你女人对我们宝贝儿做了什么,眼瞎成这样,不如趁早捐出去吧。“

  床上看戏的容姝忍不住笑了,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傅景庭看到她这动作,眉头拧得很深,心里不太舒服。

  她什么意思,也认为他眼瞎?

  “行了,这里是我的房间,我还是个伤员,你们来找我到底有什么

  事,赶快说,说完就请离开,我还要休息。“容姝捂唇打了个哈欠,声音不耐烦了起来。

  傅景庭抿唇道:“我们是来向你道歉的。”

  道歉?

  容姝跟陆起对视一眼。

  傅景庭将顾漫音从身后拉出来,“昨晚你摔倒,是漫音不小心把沐浴乳洒在了地上。”

  “容小姐,真的很对不起。”顾漫音对容姝鞠了个躬,脸上满是愧疚。

  容姝静静的看着她,表情冷淡,“真的是不小心么?”

  顾漫音立直身体,蓦地对上她那仿佛能看穿人心的目光,心里一慌,赶紧垂下眼皮,咬咬牙回道:“真的。”

  陆起冷笑,“什么真的,那沐浴乳明明就是你故意洒的!”

  “我没有,容小姐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顾漫音眼眶红了。

  “得了吧,我们相信鬼都不会相信你。”陆起满眼嫌弃的看着她,“还有我想知道,昨晚我们找到宝贝儿的时候,你顾漫音为什么不说宝贝儿的摔倒跟你有关,反而现在承认了?”

  顾漫音眸色微闪,低下头解释,“因为我昨晚并没有意识到容小姐摔倒是我害的,直到你抱着容小姐走了之后,我看到容小姐趟过的地方有沐浴乳才反应了过来,所以就赶紧来道歉了。”

  “你是得赶紧来道歉,不然你怕晚了不好收场。”容姝冷冷的勾唇。

  顾漫音表情僵了一下,“容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

  傅景庭和陆起也看着她。

  她扫了眼顾漫音逐渐有些不安的脸,讥诮道:“什么意思你心知肚明不是么,你猜到我醒来后会第一个怀疑你,你怕我把事情闹大,出现不可控的发展,所以想用不小心为借口,把这件事情揭过去。”

  “原来你们打的是这个目的?”陆起气笑了,“想把事情揭过去,我告诉你们,没门儿!”

  一直没有说话的傅景庭,知道这件事情没那么容易解决了,上前一步看着容姝,沉声问,“那你们想怎么样?”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