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57章 容姝没死

第57章 容姝没死

  三人在监控里看到,一个半小时前容姝和陆起就进了温泉馆,可从那之后,容姝就一直没出来过。

  由此可见,容姝应该还在温泉馆。

  “我去温泉馆看看!”丢下这句,陆起便夺门而出。

  顾漫音抬头看着身边的男人,声音温婉的问,“景庭,我们就不去了吧?”

  “去!”傅景庭皱着眉回道:“陆起怀疑容姝的失踪跟你有关,为了打消你的嫌疑,我们必须过去一趟,走吧。”

  顾漫音微微笑着,“嗯,听你的。”

  两人来到温泉馆门口,陆起正在跟门卫交涉。

  “先生,我都说了,现在温泉馆营业时间过了,里面没人了。”门卫拦着陆起不让他进去。

  陆起抓抓头发,准备说什么,一声尖叫从温泉馆里面传了出来,把几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几人看见一个保洁阿姨神色惊惧的从里面跑了出来,一边跑,嘴里还一边自自语的念叨着什么。

  门卫一把抓住她,“怎么了?”

  保洁阿姨颤声道:“死……死人了!”

  “什么?”

  众人惊呆了。

  保洁阿姨抖着手,指着里面,“女汤的冲澡房里,死了一个人!”

  “宝贝儿!”陆起表情一变,立马冲进了温泉馆。

  傅景庭和门卫他们,也赶紧跟了上去。

  路上,傅景庭脸色紧绷的厉害,周身散发的气息更是让人觉得压抑。

  那个女人死了?

  开什么玩笑,别不是她的恶作剧吧?

  傅景庭后牙座紧咬,心脏莫名的抽痛起来,让他的呼吸节奏都变得紊乱了。

  顾漫音感受到了他的情绪变化,心里暗恨,面上却湿了眼眶,“景庭,你说容小姐这么年轻,怎么就遭遇不测了呢?”

  她说这话,仿佛对容姝的死,感到十分可惜和难过。

  然而在所有人看不到的地方,她的嘴角却扬了起来。

  这可真是个好消息啊。

  容姝死了,那她就再无后顾之忧了。

  几人来到了冲澡房外,也顾不上门上‘男士止步’四个大字,直接开门进去了,进去就看到容姝躺在地上,头部底下还流着一滩血的吓人场景。

  陆起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步伐僵硬的朝容姝走去。

  傅景庭站在门口,目光紧紧的锁定着容姝那张苍白的脸,手下意识的握了起来。

  竟然真的是容姝!

  她真的死了!

  这一刻,傅景庭仿佛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心里不仅发疼,还空了起来。

  就在这时,陆起激动的声音响起,“还活着,宝贝儿还没死,她还有呼吸!”

  什么?

  顾漫音嘴角的弧度顿时僵住了,眼里写满了不可置信。

  容姝没死?

  傅景庭瞳孔震动,紧盯着陆起,“你说的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宝贝儿确实还活着。”陆起的手指正放在容姝鼻子下面,能清楚的感觉到微弱的呼吸。

  门卫大松了口气同时,不满的朝保洁阿姨看去,“你怎么搞的,人明明没死,你怎么说死了?”

  保洁阿姨委屈的回道:“我看到她躺在地上,身下还有血,就被吓到了,所以就以为她死了。”

  “……”门卫无语极了。

  顾漫音也气愤的瞪了保洁一眼,认为都是这个保洁乱造谣,害得她白高兴一场。

  还有容姝,都踩到了她倒的沐浴乳摔了,怎么不直接摔死呢!

  怕被人看出心里所想,顾漫音很快收拾好情绪,笑着道:“太好了,容小姐没死,这真是个好消息,是不是景庭?“

  傅景庭没有接话,抬脚朝陆起和容姝那走了过去。

  陆起正轻轻的摇晃着容姝,想要把容姝叫醒。

  傅景庭看着他这完全没有医学常识的行为,心头微怒,直接拧起他的后领,将他从容姝身边拽开。

  “姓陆的,你干什么?”陆起生气的吼道。

  傅景庭轻抬眼皮,眼神清冷的看着他,“她很明显就是陷入了重度昏迷,你这样根本叫不醒她,而且她的头受伤了,你的摇晃只会让她伤得更重,血流得更快,如果不想她死,你最好立马打电话叫医生。”

  听着这话,陆起先是一愣,然后懊恼的给了自己一下。

  该死,他关心则乱,居然连叫医生这么重要的事都没有想得起来。

  陆起连忙拿出手机,给酒店那边打电话。

  傅景庭蹲下身体,轻轻抬起容姝的头,让她靠在他怀里。

  随后,他从衬衫上撕下一条布料当作绷带,给容姝后脑的伤口进行包扎,做简单的止血。

  而止血的过程中,他的眼底噙着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心疼和怜惜。

  一旁的顾漫音看见了,眼睛都红了,却没有上去阻止。

  她很清楚,自

  己这个时候去阻止,就显得有些心胸狭隘了,连个伤员都容不下。

  陆起打完了电话,“酒店那边说,已经安排医生去宝贝儿的房间了,我们现在直接带宝贝儿过去就行了。”

  傅景庭给绷带打了个结,将容姝公主抱起。

  陆起见状,把手机放回口袋里,伸出双手,“把宝贝儿给我就行了。”

  “你不行,你刚刚的行为说明,你不适合照顾她。”傅景庭冷冷开口,没有把怀里女人递过去。

  陆起气笑了,“我不行难道傅总你行吗?别忘了傅总,你跟宝贝儿离婚了,我现在才是她的男朋友。”

  “就是啊景庭,陆先生是容小姐的男朋友,你就把容小姐给陆先生吧,相信陆先生会照顾好容小姐的。”顾漫音上前,拉了拉傅景庭的衣袖,柔柔的劝说道。

  傅景庭放在容姝腋下和膝盖弯的手紧了又紧,最终还是松开,沉着脸把容姝递了过去。

  陆起对他哼了一声,抱着容姝转身走了。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傅景庭觉得刺眼,心里更是烦躁,拳头也握了起来,但握起来后,他忽然发现手心里传来一股粘腻感,摊开一看,手心里除了有容姝的血之外,还有一股不明液体。

  那液体传来淡淡的香味,傅景庭揉搓了一下,液体就起了泡泡,应该是洗发膏或者沐浴乳,他刚才碰过容姝,也许是从容姝身上沾到的。

  想着,傅景庭往容姝昏倒的地方看去,哪里果然有一摊同样的液体。

  傅景庭嗤了一声。

  这女人洗漱用品都能打翻,还踩到摔了,真是够笨的!

  “景庭,陆先生和容小姐都走了,我们也回去吧。”顾漫音挽住男人的胳膊。

  男人胳膊往上一抬,抽了出来,“我先洗个手。”

  说着,他走到洗漱台前,把手上的血和沐浴乳洗掉,这才离开温泉馆。

  回到房间,顾漫音拿起一件浴袍递给傅景庭,“景庭,你刚刚给容小姐包扎,身上沾了血气,要不再洗个澡吧。”

  傅景庭也正有此意,拿过浴袍进了浴室,闻到空气中熟悉的香味时,眼睛眯了起来。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