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49章 他想问罪,就让他来

第49章 他想问罪,就让他来

  “他打篮球当爱好,就算不打了,还能回家挥霍,你打篮球为了生活,为了挣钱,况且只是试训,能不能进队还是个未知数。”容姝看那个男生的眼神充满悲悯,“真是好可怜。”

  “你你!”男生妈妈气的脸色铁青。

  傅景霖看容姝脸色平静的怼人,气都不带喘,把那些人气的脸都青了,心里别提多爽快。

  见她往自己这走来,他浑身一抖,几乎是冲上前,拉着她大衣袖子,小声乞求:“我真的很想打篮球,你别让淮哥带我回去,让我参加试训试试吧。”

  “我什么时候说让程淮带你回去了?”容姝偏头看他,“还是,你想跟他回去?”

  傅景霖愣了下,“那,那淮哥怎么……”

  “他送我过来的。”

  “这样啊。”傅景霖摸了摸胸口,“我还以为他来逮我回去的,吓死我了。”

  容姝没理他,过去跟教练握了握手,“你好,我是傅景霖的姐姐,不好意思,公司有事,现在才赶过来。”

  “没事,来了就行。”

  握完手后,教练将合同拿给容姝,“傅景霖是个好苗子,他试训一定能过!你放心把他交给我吧,我会好好带他的。”

  容姝笑笑,“有你这句话,我肯定放心。”

  她翻开合同正要签字,身后的家长却一个个叫起来:“刚刚他们打篮球时,我看了,傅景霖打的一般般,还没我儿子好,他凭什么参加试训?”

  “是啊,我也看他打的不怎样!”

  教练心平气和的跟那几位家长解释,“我是教练,学生打的怎么样,我比你们清楚,傅景霖确实不错……”

  “哎呀,教练你老夸他,就没见你夸别人。”一位家长说,“你这让我们心里不平衡呀。”

  “就是,我们儿子要是篮球打得不好,你能要他们?”

  “教练,他哥哥是不是找过你呀?”有家长试探性的问,意思再明显不过。

  “……”

  “你……放屁!”傅景霖差点飙出脏话,气的说话时,牙齿都在上下磕动,“我打篮球就是厉害,关我哥什么事?你别污蔑人!”

  “傅景霖,我们也觉得你打的不怎么样啊!”几个签了试训合同的男生也说了两句。

  “哎,你们……”教练生怕多说一句,就引发了战争。

  看教练气的无奈又满脸为难的模样,容姝眼眸眯了眯,放下笔,朝傅景霖喊,“傅景霖,既然你同学们觉得你们打篮球不行,那你们打一场吧。”

  她又问那些男生,“三局两胜,怎么样?”

  “打就打!”他们都是被国家队教练挑中的,实力差不到哪去,当然不怕跟傅景霖打。

  “那就行。”容姝歉意看向教练,“教练,要再耽误你一会了。”

  教练看容姝出来圆场,松了一口气,“没事,我也想再观察下,看看他们每个人,最擅长什么位置。”

  很快教练安排了双方人数,跟各自的位置。

  容姝拿毛巾给傅景霖擦手,“好好打,你赢了我就帮你在试训合同上签字,你要输了,咱们一起丢人,回家你可能还要挨巴掌。”

  她又补了一句,“你输了,他们就觉得自己猜的没错,你能进试训一定有内幕,也会让你哥丢人。”

  “我不会让我哥丢人的。”傅景霖眼神坚定,充满热情,“我一定会赢!”

  只是同学之间的比赛,容姝却从少年眼中看到一抹炽热,好像他不只是把篮球当做一种爱好,篮球已经成了他生命中美好的一半。

  她遇见的傅景庭永远冷静克制,有条不紊的处理任何事,而眼前的少年浑身充满热情。

  少年仿佛是傅景庭的另一个样子。

  容姝压抑内心的那些情绪,轻声道,“去吧,希望你没让我白来。”

  傅景霖点点头,很快进了场。

  容姝向那些家长走去,撩唇笑了笑,“几个孩子比赛时间挺长的,有教练看着就行,不如我们搓搓麻将,不赌钱,就随便玩玩,怎么样?”

  几个家长里面,也有喜欢打麻将的,听到她这话,手也痒了起来。

  有家长问,“你很会打麻将?”

  “一般般吧,我好久没打,估计手生疏了。”容姝回着那家长,同时用眼睛清点人数,“看来人不够呢,这样吧,我一人打三桌。”

  “什么?你不是开玩笑吧?”那些家长嘲笑容姝,“你牌技一般,还想打我们九个,疯了吧?”

  容姝嘴角的笑容浅浅,“试试,说不定能赢你们两把呢。”

  闻,那些家长哄堂大笑。

  “行啊,你想打我们九个,我们奉陪!”有家长说,“不过没麻将桌,怎么搞?”

  程淮跟着容姝进来后,一直在旁边默默听着,没想到容姝这么大胆,敢瞒着傅景庭,以家长身份来帮傅景霖签篮球队的试训合同。

  他在容姝跟傅景霖交谈时,还悄悄录了视频。

  这会见

  容姝要求跟家长们打麻将,程淮聪明,大概知道容姝在玩什么,只觉得深感有趣,拨了个电话出去,然后出声道,“我让人送麻将桌过来了,三分钟。”

  三分钟后,运输工人抬着三章麻将桌跟椅子进来麻将馆。

  动作快的家长们都震惊了。

  因为容姝一人打三桌,麻将桌就成三角形放着。

  她本人坐在麻将桌中间,来回洗着三桌的牌,脸色平静,丝毫不慌乱。

  而一旁的程淮又录起视频,从视频里看容姝打牌,冷不丁出声:“傅景霖以后要进傅氏帮忙的,你帮他签试训合同,让他去打篮球,不怕庭哥怪罪你?”

  “他想问罪,就让他来吧。”容姝丢了张出牌,脚下一用力,坐滑轮椅去到另一桌摸牌,“反正我在他心里没什么好印象了,而且他也得反省下自己。”

  “哦?”程淮挑眉,“他反省什么?”

  容姝淡淡道,“反省自己怎么当哥哥的,看傅景霖想要怎么样的生活,别等以后出事了才后悔。”

  “容总你说的很对,我赞同。”程淮附议。

  他录完视频后,打开微信,把两段视频都发给傅景庭,又打字发过去。

  程淮,啧,庭哥你前妻真牛逼,一打九呢。

  傅景庭正在办公室里,收到程淮的微信后,他打开,先看到程淮的文字消息,眼神微微一沉。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