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46章 小丑竟是她自己

第46章 小丑竟是她自己

  傅景霖气的脸都红了,刚想跟她理论自己还有优点的,放茶几上的手机响了。

  看来电是自己哥哥,傅景霖心里一怂。

  容姝也瞥见了,快他一步拿过手机接听,还按了扩音,“傅总,打电话过来,是不是知道你弟失踪了?”

  电话那端沉默了一下,然后男人低沉嗓音传来,“傅景霖,下来南门,三分钟。”

  “哥,三分钟不够。”傅景霖嗷叫,却不敢明着跟傅景霖顶撞,“她住的地方靠近北门……”

  “两分钟。”男人语气更阴沉了。

  傅景霖吓的浑身一抖,挂断电话后,麻溜把书包往肩上一扛,都不用容姝赶,自己往门那边冲。

  开门要走时,傅景霖回头警告容姝,“你收了我礼物,周六一定要来学校帮我!你要是告诉我哥,我也告诉我哥,你才跟他离婚,就跟小白脸睡了!”

  容姝无语。

  傅景霖拿出平生最快的跑速,刚好两分钟跑到南门。

  一到路边就看到他哥的豪车,本人坐驾驶座抽烟,姿态闲适,指尖烟雾缭绕。

  他喘着气上了副驾驶,给自己系上安全带。

  傅景庭冷冷瞥了他一眼,浑身低气压,弄的傅景霖低着头,都不敢说话。

  等车子上马路,稳稳开起来后,傅景霖才开腔:“不是告诉过你,别来她这吗,你当耳边风?”

  “我身上没带钱……”

  傅景庭冷笑,“傅氏旗下酒店好几家,谁不知道你是傅家二少爷。”

  “我最近肠胃不行,来她这补补。”傅景霖硬着头皮道,“嫂子她做饭很好吃,哥你不是知道吗?”

  说完他意识称呼错了,马上改,“是前嫂子。哥,你们离婚了,总不至于,我来她这吃饭也不行吧?再说是她给开的门,给我做的饭,我没强求。”

  男人又是一声冷笑,明显不信他的瞎话。

  “哥,其实前嫂子她挺好的。”傅景霖小心地开口。

  他就指望容姝去学校帮自己一把,所以想替她在自己哥哥面前多说几句好话,再说容姝确实挺好的。

  有的时候,看一个人好不好,不能只听别人的话来判断,眼见为实。

  见傅景庭不说话,傅景霖鼓起勇气继续说,“我听说她家公司不太行,哥你帮帮忙,或者有空教教她怎么做生意,她跟你离婚时,什么都没要,过得挺难的……”

  容姝以前跟人搞网恋的事,他也不决定告诉他哥了。

  毕竟谁没个过去?

  “脸还疼吗?”傅景庭打断了他的话。

  傅景霖舔了舔口腔内部,“之前疼,她给我涂药后就不疼了。”

  “回去后,给妈道个歉,篮球也不要打了,好好学习。”傅景霖手搭在车窗上,神色冷峻,“我十六岁时,爸交给我一堆事,还要我进傅氏高层学习。”

  傅景霖眼神一暗,动了动唇想说什么,傅景庭先淡淡开口,“还是你明天就想去国外读书?”

  傅景霖不敢跟男人顶嘴,低着头,彻底不吭声了。

  ……

  容姝可没把傅景霖的话记心里,忙着开会,处理一堆事。

  等陆起有空来天晟时,她喊上小组,跟陆起一起开了个会,谈分析收购佳偶的事,最后讨论一致。

  佳偶如果好好整顿,能成为天晟的左膀右臂,而且收购价容姝也拿得出。

  但是想收购佳偶,找老板谈的人太多,佳偶老板被搞得烦了,十二月出国旅游后,就没回来过,电话也处于无人接听,想联系上他非常难。

  这几天容姝都忙着找关系,想跟佳偶的老板联系上,就是打听不出来。

  她都烦死了,偏偏一早上的,来好几个电话,都是傅景霖打的,问她几点到学校。

  她直接拉黑。

  后来傅景霖换学校座机给她打,语气一点不嚣张,甚至有点求她的意思,“我哥那晚接我回去时,我还在他面前说你好话,你不能帮我一次吗?”

  “求你了,你要是不来,我人生就到底结束了。”

  容姝又气又笑。

  十六岁一个小屁孩,人生才刚开始,就因为不能打篮球,觉得人生灰暗了?

  她无情挂了电话,没搭理,但忙完事休息时,容姝想起傅景霖打来电话时那种卑微语气,有点心软了。

  她认识傅景霖那么久,除了他亲哥,头一次见他这么求人。

  “老板,忙吗?”陈星诺叩了叩敞开的门,随后走进来,“我奶奶身体不好,想跟你请三天假,回去看看。”

  听她说起家人,容姝想起傅老太太。

  她跟傅景庭离婚后,也跟傅老太太断了联系,不知道老人家身体好不好。

  “行,你要是急,今天走也可以,我批了。”容姝道,“如果要在家多住几天,回来再补假条。”

  陈星诺眼前一亮,“哇,容总你太好了,人美心善!”

  不过拿到批假后,她也没急着走,

  反而跟容姝说,“容总,我有个朋友家里很穷,天天打三份工,我想帮他但是又不想伤害到他的自尊,能请你帮忙吗?”

  “他多大了,会什么?”容姝问,“如果什么都不会,来天晟当保安也行,我薪资给他高点。”

  陈星诺跟陆起是校友,要能照顾到她朋友,容姝也愿意照顾下。

  “我都安排好啦,只要容总你同意就行。”陈星诺笑嘻嘻道,“就让他给你当司机,需要车就喊他,工资我帮他出。”

  容姝确实需要个司机,偶尔帮自己开下车,“行吧,工资我出,毕竟你收入也不高。”

  “没事,我有房子。”陈星诺摆摆手,毫不在意,“市区的房子能卖不少钱,够给他发一年工资了。”

  容姝愣了下,问,“你就这套房子还是……”

  “好多套吧,别墅我也有几套,”陈星诺托腮回忆着,“都是我妈买的,不过我都忘记买哪的了,容总你要买房吗,我一折卖你栋别墅?”

  “……”容姝绝望的揉额头。

  她刚刚还心疼陈星诺收入不高,结果人家是出来体验生活的,穷的是自己。

  容姝一会要去傅景霖学校,就把车钥匙给陈星诺,让她喊她那朋友过来,等会开车带自己去。

  约莫十五分钟后,陈星诺打来电话,“容总他来啦,在楼下等你,你跟他说话注意点,可别让他看出什么。”

  “知道了。”

  容姝收拾好离开公司,看到自己车后,径直过去,拉开后车门上去。

  “星诺朋友吧?”容姝边问边抬头,刚想告诉司机去哪,司机也正好扭身看她,狭长眼眸带笑。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