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45章 前嫂子也是嫂子!

第45章 前嫂子也是嫂子!

  “你没家吗?”容姝扫过他的脸,右脸颊高高肿起,估计又打架了,“打架了,就把我这当避风港?”

  “你是我嫂子。”

  “前嫂子。”

  “前嫂子也是嫂子!”傅景霖梗着脖子说,“你快开门给我弄点吃的,我饿了!”

  “饿了点外卖,或者去店里吃。”容姝没开门的意思,一点也不想惯着他,“这是我家,你再不走,我打电话让保安上来赶你。”

  傅景霖微微睁大眼,瞪着她,“吃顿饭而已,我给钱不行啊?你以前不是这样的,这么凶……”

  这会离的近,傅景霖清楚看到她脖子上的东西。

  他看这痕迹知道是什么,说话一顿,声音提高了八度,“我靠吻痕?你跟谁睡了,那小白脸吗?”

  容姝立刻拿手捂住脖子。

  刚刚在电梯时,她想着到回家,就把围巾摘了塞包里,谁能想到这小鬼来了!

  这楼层不止容姝一个住户,她怕傅景霖这嗓门把人家都吵到,低声道,“我跟谁睡了,你也管不着,你小声点行不行?”

  傅景霖更愤怒了,“就关我事!你跟我哥才离婚多久,你就这样,太过分了,你还是人吗!”

  容姝冷笑,“我跟你哥还没离婚时,顾漫音都去你家住了,我说什么了?”

  “那又没跟我哥住一个房间!”傅景霖理直气壮道,“到现在我哥都没碰过她,两人安分着,哪像你,一离婚你就瞎搞!”

  闻,容姝眼神变得有点古怪。

  她还以为傅景庭不碰她,是因为顾漫音,没想到他连顾漫音也没碰……

  难道他不行?

  傅景霖还在那嚷嚷,“你为什么不让我进屋,是不是那小白脸在里面?你让他出来,我要好好教训他!”

  “行了你闭嘴!”容姝打开门,拽着傅景霖校服领子,把人拉了进来。

  傅景霖进屋就四处看,还没瞅两眼,就被容姝拽到沙发了坐着,“我家就我一个,没其他人,别找了。”

  她拿出药箱,替傅景霖的红肿脸颊涂药酒。

  傅景霖拉着脸,冷哼道,“小白脸口味可真行,连离婚的女人都要……嘶嘶!疼!”

  没想到容姝棉签狠狠摁脸上,让他疼的只嗷叫。

  “好好说话,别一口一个小白脸,跟你妈一样,没教养!”容姝冷冷道,眼里带着警告,“你是不是也想去少管所呆几个月?”

  傅景霖知道之前跟自己起冲突的同学,真被送去少管所接受教育了,容姝真不是吓唬他。

  他抖了抖肩膀有点怂,低头不吭声了。

  容姝给傅景霖处理好伤口后,从冰箱拿了块高汤,小火慢煮,做了两菜一汤。

  傅景霖吃着晚饭,她问,“脸上的伤,又是英雄救美弄的?”

  “不是。”傅景霖扒了两口饭,声音含糊又闷闷地,“我妈扇的。”

  容姝愣住。

  她在傅家六年,知道王淑琴多疼傅景霖,要什么给什么,一口一个宝贝儿子,从不跟傅景霖说重话,也没见过王淑琴动手打过傅景霖。

  容姝吃了块苹果,又问,“你妈不是很宝贝你吗,怎么会扇你巴掌?”

  傅景霖撇了下嘴,“她让我没事别老出去玩,多跟我哥学学,早点进傅氏,但我对管公司没兴趣啊,喜欢打篮球怎么了?我跟她对吵了几句,她生气了,一耳刮子就扇来了……”

  容姝能想象王淑琴被气疯,扇傅景霖耳光的情景,忍不住笑出来。

  “你笑什么啊!”傅景霖瞪了她一眼。

  “以前你妈教训我时,你不是在旁边幸灾乐祸吗?”容姝道,“没想到你也有被你妈扇耳光的一天,还不准我也可怜下你?”

  傅景霖,“……”

  吃了饭后,傅景霖老老实实收拾碗筷去洗了。

  他从书包拿出一套护肤品扔给容姝,有点讨好的意味,口气还是很恶劣,“这是我花三个月零花钱买的,你收了,周六去我学校一趟!”

  容姝拿起一瓶护肤品看了看牌子,是个大牌,一瓶精华水都近五千。

  这一套估摸得小十万了。

  容姝还以为他是没出可去,现在才发现来他的目的,“闯祸了找你哥。”

  “我没闯祸!”看了她一眼,傅景霖声音又放低了,“国家篮球队的教练周六来我们学校招人,去他们基地训练,如果试训过了就可以进队,但是他们要跟家长谈谈……”

  容姝明白了,一口拒绝,“不行,我跟傅家没关系了,这事我管不了。再说你妈以后要你进傅氏帮忙,我要帮你进国家队,她肯定会杀了我。”

  “出事了我扛着,绝不会连累你!”傅景霖举手向她发誓,“嫂子,只有你能帮我了。”

  “我知道我以前老对你恶相向,不尊重你,但那时候我以为你欺负了漫音姐姐,跟她抢了我哥,加上我妈一直说你这说你那,我也跟着不喜欢你……”

  “看来你挺喜欢顾漫音当

  你嫂子啊,连我那个纹身的事都告诉她。”提到这事,容姝就不待见这小鬼,“我看你不如找顾漫音,她肯定很乐意帮你。”

  “啊?”傅景霖愣了下,“我没告诉她你身上有纹身的事啊!”

  容姝盯着他,“你真没跟她说?”

  “真没说!”

  容姝知道傅景霖性格顽劣了点,但不屑撒谎,她也信了,告诉傅景霖,“昨晚我在会所碰到顾漫音,她说你告诉她,我身上有fjt这个纹身,她要求我洗掉这个纹身……”

  “靠,她怎么这样!”听完后,傅景霖十分不快。

  在他心里,顾漫音一直是温柔可人,娇娇弱弱的大姐姐,跟他哥是对金童玉女。

  可现在听容姝这话,他对顾漫音印象差了几分。

  容姝喜欢在身上纹什么,处不处理是她的事,要顾漫音指手画脚干嘛啊!

  容姝道,“既然你没说,她从哪知道的?”

  “她可能偷听我打电话了。”傅景霖说,多少有点心虚,“我跟同学打电话时,问他纹身疼不疼,后面吐槽了你两句,我就说你纹我哥名字在身上有点变态,没说其他的。”

  “小鬼。”容姝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肯定是王女士百分百亲生的,我打包票。”

  “什么意思?”

  “你跟王女士一样性格差,大嘴巴。”容姝眼里嘲讽意味很浓,“你哥避开的缺点,都被你继承了。”

  “……”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