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41章 我去找能行的小哥哥

第41章 我去找能行的小哥哥

  傅景庭没想到容姝会说出这样的话,眼里滑过明显的错愕。

  看到容姝红红的脸蛋,还有没聚焦的眼神时,他很快拧起眉头,把领带从她手里拽出来。

  “容姝,你醉了。”

  “不,我很清醒!”容姝嚷嚷,又一次抓住男人领带,看着他的脸傻傻的笑,“小哥哥你好帅,是我喜欢的类型,要不要跟我睡一觉?”

  “……”

  “我,我跟你说哦,我结过婚,但是又离了,因为我前夫……”容姝伸手雪白指头晃了晃,“不行。”

  傅景庭脸色迅速阴沉下去,声音冷的掉渣,“哪不行?”

  “哎呀,就是那。”容姝手指往他胯下指了指,嘟哝道,“我跟他结婚六年,他亲都没亲过我,放着我这样的仙女不睡,你说,他不是那不行是什么?”

  傅景庭气笑了。

  两人协议结婚,离婚也是容姝提的,没想到在她心里,她给了自己贴了这个标签!

  “小哥哥,你真的好帅。”容姝身体晃了晃,载进男人怀里,伸出手指,温柔地抚摸他的薄唇,“嘴唇也好看,好像在勾引我……”

  她踮起脚,直接吻住男人的唇,笨拙地咬着。

  温软的亲吻,还有那浅浅的香水味撩拨着傅景庭的神经。

  他想起那天车里喂容姝吃药的情景,手不受控制的揽住容姝的腰,将人压怀里,加深这个吻。

  一吻结束后,傅景庭也清醒了几分,松开她,嗓音带着几分克制跟沙哑,“容姝,你醉了。”

  “我没醉!你为什么不亲了?”容姝用手戳着男人的胸膛,表情有几分嫌弃,“小哥哥,你是不是跟我前夫一样……不行?”

  “……”

  “没意思。”容姝咕哝,摇摇晃晃的转身离开,“我去找能行的小哥哥……”

  听她这么说,傅景庭脸一沉,很快长腿跨过去,将容姝拦腰抱起,径直走进电梯,低头冷冷看着她。

  “容姝,你会为说的话付出代价。”

  ……

  被傅景庭送回家的顾漫音在微信群聊天,跟高美凌几个笼络感情。

  她看时间很晚了,估计傅景庭事情也处理完了,给他连发了三条微信,却好几分钟没回复。

  顾漫音刚要打视频电话过去,另一条微信跳了出来。

  顾漫音知道容姝要在明月会所替陆起过生日,傅景庭也在明月会所,她不放心,所以让孟珂帮自己盯着。

  孟珂:靠靠靠,那个容姝太不要脸了,她怎么不去死啊!

  顾漫音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忙问她:你看见什么了,景庭跟她在一块?

  孟珂:漫音,你一定要撑住……我看到容姝主动吻傅总,傅总抱她去了楼上,我看了下楼层悄悄跟了上去,发现他们进了房间,一直没出来……

  他们进了房间,一直没出来。

  看着这几个字,顾漫音狠狠咬唇,很快就把下唇咬破,温柔的脸色也变得有些扭曲,失控。

  她真的好恨容姝这个人,恨不得把容姝撕了。

  八年前,是她顶替容姝,以“枫叶”网友的身份跟傅景庭见面又怎样,那也是容姝不对!

  是容姝只把对方当笔友,不愿意去了解他。

  所以傅景庭是她先认识的,她先喜欢的,也是她的男人!

  孟珂又发来微信:我看傅总是被容姝那贱人勾引的,一时糊涂,我现在去敲门,让傅总清醒清醒。

  顾漫音阻止了:不要去,你去了,景庭就知道你在跟踪他,我只是太关心景庭,但不想把无辜的你牵扯进来。

  孟珂:明明是容姝的错,你还得一再忍着她,哎漫音,你就是心太善良,让人心疼。

  顾漫音:没关系,我信景庭,等他回来跟我解释。今晚谢谢你了,你回去休息吧,还有,这事除了我们俩,我希望没第三人知道,好吗?

  发完消息后,她又给孟珂转了二十万过去。

  孟珂立刻收了钱,消息回的也快:客气什么,咱们姐妹嘛。今晚我什么都没看见,喝醉了。

  得到她的保证后,顾漫音退出聊天,沉着脸拨了个电话出去。

  “顾小姐。”

  “包间里的东西拿到了吗?”顾漫音直接问,嗓音温柔,脸色却扭曲可怕。

  “拿到了,刺激的不少呢,不过价钱嘛……”

  “钱不是问题,先发段给我听听。”

  很快,顾漫音收到一段音频,静静听完后,她扭曲的脸色缓和不少,一边往房间外走,一边发短信。

  短信发完后,她人也站在楼梯口上。

  铺着毛毯的阶梯看着赏心悦目,但那高度让顾漫音心里产生了些怯意。

  她才醒,再住进医院值得吗?

  可想到孟珂发来的微信,想到傅景庭跟容姝在会所楼上的房间,顾漫音看着阶梯,眼里闪过一抹决绝。

  顾漫音慢慢抬起脚,一脚踩空,整个人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佣人正要上楼给顾夫人送燕窝,刚上了二楼,看到满身是血的顾漫音后,吓得手里托盘飞了出去。

  “小姐!”

  ……

  明月会所楼上某间套房内。

  刚经历了一场情事的傅景庭眉头舒展,看起来很惬意满足。

  他微微低头,看到蜷缩在床上的容姝,大片白皙后背露在被子外,上面深的,重的吻痕清晰可见。

  傅景庭用手揉了揉眉心,转过身去,从床头柜上拿起烟点燃。

  他本来想把容姝送到陆起包间,却被她说的“我前夫不行”给激怒了,等回神时,就把人带来了楼上房间,两人还做了这么亲密的事。

  他对情绪的把控他知道,偏偏每次容姝都能轻易惹怒他。

  离婚那天也是,还有现在……

  傅景庭正靠床头抽着烟,冷不丁地,娇软的身躯跨坐在他腿上,还抽走了他指尖的香烟。

  “小哥哥,抽事后烟吗?”容姝问,嗓音软软的,还带着微醺,似乎酒还没醒。

  傅景庭看着暖黄灯光下的她,喉结不受控制的滑动。

  她什么都没穿。

  容姝之前抽过两次女士烟,现在抽烟也轻车熟路,抽了一口后,俯身低头,吻住男人的唇,唇齿相缠。

  傅景庭被撩的火又上来了,一个翻转将人压在床上,反客为主。

  “……”

  结束后,傅景庭抱着累到睡着的容姝去浴室洗漱,刚擦干出来,就见床头柜的手机亮了起来。

  他过去拿起手机,见是顾家打来的,摁了接听。

  “什么事?”

  “傅总你在哪?”顾家佣人慌慌张张的问,“我,我家小姐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送进了抢救室,夫人已经哭晕了,您快来医院吧!”

  傅景庭神色一凛,沉声道,“你别慌,好好陪着顾夫人,我十五分钟后到医院。”

  挂了电话,傅景庭很迅速换上衣服。

  他看了眼床上睡的昏沉的女人,手伸了出去,刚要触碰到她的脸,却又收了回去,转而拿起床头柜的纸笔,写了一串号码留下。

  离婚后,容姝把他一切联系方式都删了。

  这是他私人号,上面朋友很少,容姝之前也没加过。

  既然他睡了容姝,该负的责任也不会逃避。

  傅景庭前脚进电梯离开,后脚另一部电梯打开,一抹颀长人影从里面出来。

  男人带着帽子口罩,遮的严实,眼睛从墙壁上的房间号上一一掠过。

  很快男人目光定在傅景庭出来的房间上,手里的房卡贴感应处刷了下,接着拧开门走了进去。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