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9章 愣着干什么,脱啊!

第39章 愣着干什么,脱啊!

  容姝本来情绪不佳,可没想到,远在波本的黎川会托人送礼物给她。

  这份礼物,让她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

  回了黎川微信后,容姝大大方方将戒指戴在无名指上,遮住之前戴婚戒时留的戒指痕迹。

  她唇边的明艳微笑让傅景庭捕捉到,眼眸顿时一沉。

  孟珂没想到有人给容姝送来这么贵重的礼物,又气又嫉妒。

  孟珂想到什么,故意大声问:“容小姐,你不是说你男朋友不是陆起吗,来会所也是报陆起的名字,这黎先生,是那个跟你传绯闻的男模吧?”

  “能让黎先生送你这么贵重的礼物,我看你们不止是朋友。”孟珂冷哼,“之前听他们说,你可能外面有男人,才要跟傅总离婚,我还不信,现在看来,八卦挺真的啊!”

  容姝心中冷笑。

  她为什么跟傅景庭离婚,旁人不知道,难道傅景庭不知道吗?

  容姝看向傅景庭,或许是期望他替自己澄清下,可男人揽着顾漫音坐那,目光清冷,不为所动。

  是啊,刚刚那一切她不是看到了吗?

  还在期待什么?

  当腰间的纹身被彻底洗掉时,容姝心里那簇微弱的火苗,也彻底熄灭了。

  “容小姐,说话呀?”孟珂步步紧逼,“黎先生的这份礼物,陆起知道吗?他知道你脚踏两只船?”

  “好好的包间,怎么飞进了一只麻雀啊!”陆起声音猛地在包间内响起。

  紧接着,穿着黑衬衫,散漫肆意的陆起进来包间,一副嫌弃的模样,“这麻雀叽叽喳喳,简直聒噪,能把她舌头割掉,让她闭嘴就好了。”

  他恶毒的话让孟珂舌头一凉,下意识后退几步。

  陆起在孟珂面前站定,上下扫了她一眼,啧了声,“你退什么,害怕?难道你是那只麻雀?”

  “不,不是。”孟珂结结巴巴道。

  “我看应该是,你声音跟那只麻雀很像呢。”陆起猛地抓住孟珂头发,把她脑袋狠狠压麻将桌上,漫不经心的吩咐,“哎谁有空,给我拿把刀来?”

  陈星诺立刻拿起果盘里的水果刀,递了上去,还贴心道,“这刀刃很锋利,你别割到手。”

  孟珂双腿打颤,直接吓哭了,“漫,漫音……美凌姐……”

  高美凌也反应过来,朝陆起瞪了过去,“她是我带来的朋友,陆起,你动她试试?”

  陆起偏头,扫了高美凌一眼,哼哼笑了声,“哟哟,我当是谁这么大口气,原来是高老的孙女。”

  他刀子贴在孟珂脸颊上,轻轻动了下。

  孟珂感觉皮肉被划开,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尖叫起来。

  “我动了,你说说,你要把我怎么办。”陆起挑衅地朝她扬了扬下巴,“不然把你爷爷喊来跟我打一架?”

  高美凌仗着自己的强大家世,走哪都被捧着,那些人跟她说话也客客气气。

  今天,陆起竟敢这么对她!

  “陆起,你要跟我高家作对?”高美凌眯了眯眼,盛气凌人,“你以为我高家在海市当真没人?”

  “有谁,你老公李镇南?”陆起问完,又嗤笑一声,“圈子里谁不知道李镇南要跟你离婚啊,他跟高家的来往早断干净了,你打电话去,看他理不理你!”

  “……”高美凌脸色难看,显然被气得不行。

  见她不敢吭声了,陆起才环视包间,见女人还挺多的,傅景庭,顾漫音也在。

  容姝刚刚从沙发里起来,拉下毛衣,而纹身师正在整理工具箱。

  陆起看情况不对,看向给自己递水果刀的陈星诺,“她们刚刚是不是欺负我家宝贝了,你跟我说说?”

  “何止是欺负!”陈星诺马上过去,把所有事通通告诉陆起。

  陆起听完后,往傅景庭那扫了眼,冷哼一声,一边将手下的孟珂扔开,一边跟容姝说:“你们先去包间,这边事处理完了,我就过去。”

  “不用了,走吧。”容姝不想因为自己,让他跟高家杠上,“你过生日重要。”

  “那不行,你被欺负了,我这个竹马可不能袖手旁边。”陆起招招手,让陈星诺带容姝走,“我就稍微教训下她们,不会动手的。”

  “老板我们走吧,陆起会看着办的。”陈星诺拖着容姝,两人很快出了包间。

  陆起人很快走到牌桌旁,随意找位置坐下,“来,咱们再打几局。”

  “你们随便上来三个人,凑一桌就行。”他低头点燃一根烟,吸了一口才漫不经心道,“任意一个能从我手里胡到牌,我给她一千万,还给她下跪喊奶奶。如果我胡了你们的牌,你们就脱衣服吧,到时候就以这个姿态离开包间。”

  对比陆起给的赌资,输了脱衣服简直不值一提,让包间几个女人都心动。

  打牌胡一把就能赚一千万啊!

  高美凌见不得陆起这副态度,咬咬牙后,大步走了过去,拉开陆起右手边的椅子坐下,冷笑,“陆起,我等着你那声奶奶

  ”

  陆起靠椅子里,吊儿郎当,“行,还有谁想上,赶紧来吧,打完我得去陪我家宝贝呢!”

  毕竟高美凌在,她不发话,大家心动也不敢有所行动。

  高美凌就从女人里边,挑了个牌技较好的,然后看向顾漫音那边。

  她没说话,但顾漫音领会到了。

  “景庭,陆先生太欺负人了,你帮帮忙吧。”顾漫音柔声道,她知道傅景庭牌技好,估计陆起也打不赢。

  傅景庭坐那没动,嗓音沉沉的,“我还有邮件要处理,你去玩吧。”

  顾漫音没想到他会拒绝,身体僵了一瞬,很快朝男人扬起浅笑,“好,那你等我一会。”

  跟三个女人打牌,陆起丝毫没压力,打牌又快又狠。

  上家牌还没理清楚,他就开始敲桌子,不耐烦道,“你是猪吗,打个牌这么慢,快点行不行啊?”

  把人家气的脸都涨红了。

  顾漫音自认为牌技不错,想她们三个打陆起一个人,总有一个人会胡,没想到她打什么陆起打什么,还专门胡她的牌。

  半圈还没打完,顾漫音身上衣服就脱的差不多,就剩白色的吊带背心。

  “胡!”陆起再次推牌。

  顾漫音心里恨的咬牙。

  她看出来了,陆起就是在针对她,变相替容姝报仇!

  陆起弹掉烟灰后,朝顾漫音看过去,催促她,“顾小姐愣着干什么,脱啊!”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