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8章 愿赌服输

第38章 愿赌服输

  男人穿着黑色呢子大衣,衬的人更大俊朗,却因为气质凉薄,连目光也冷冷沉沉的,让人无法靠近。

  目光定格在男人脸上时,容姝心跳不受控制地漏了一拍,很快自然低下头。

  没想到离婚这么久,他对她的影响还在。

  “傅总,你来了?”孟珂正被陈星诺气的不轻,第二个看到傅景庭后,马上笑着打招呼,“听漫音说你公司事很多,现在来这,是不是接漫音来的?”

  傅景庭礼貌嗯了声算回应,余光掠过容姝时,眉头拧了拧,心里有点不悦。

  这女人是忘记红梅山庄的教训了吗?

  半小时前,程淮给他打电话,说顾漫音跟容姝在明月会所某包间打牌,他还不信。他知道容姝牌技烂,不会那么蠢,敢跟顾漫音一个桌子上打牌。

  程淮知道他不信,还拍了照片发来,他这才驱车来会所。

  傅景庭去顾漫音那,见她神色娇弱,语气也软了几分,““你下午不是说有些咳嗽吗?怎么跑这来打牌了?”

  顾漫音浅浅一笑,“小咳嗽而已,不要紧,再说美凌来海市,我想好好招待她。”

  南江高家傅景庭知道,他跟高老也认识。

  傅景庭将围巾摘下来,披在顾漫音身上,一个小小动作,惹的旁边女人都暧昧笑了起来。

  孟珂哎哟哟道,“傅总,咱们都知道你疼漫音,不过包间开着暖气呢,漫音冻不着,傅总您是直接抓着狗粮往我们嘴里塞呀。”

  顾漫音被逗的脸颊泛红,瞪了她一眼,“再乱说你就出去。”

  “好好,我不说了。”

  容姝看男人给顾漫音披围巾,呵护备至,还在她身旁坐下,拿暖饮给她。

  亲密无间的模样,刺疼容姝的眼睛。

  她之前故意钻进顾漫音的套,就是想好好惩治一下顾漫音,看着她离开傅景庭,永远不能回海市。

  可傅景庭出现了。

  看到男人将温柔都留给顾漫音,容姝一点斗下去的兴致也没有了。

  傅景庭扫了眼顾漫音的牌,淡淡道,“容小姐牌技不好,这把打完算了,跟她那种新手打,你们玩着也没意思,我陪你们打几把。”

  顾漫音脸上笑容一僵,最后柔柔嗯了声。

  那边,孟珂一直看着容姝的牌,她发现容姝已经听牌了,心里一怂,刚要跟顾漫音传递消息,容姝直接把自己牌拆了,扔了一张出去。

  顾漫音心里一喜,缓缓推掉牌,“容小姐,承让了。”

  “哇,漫音你太厉害了!”孟珂看着顾漫音的牌,激动道,“竟然还是十三幺!”

  “容姝,漫音胡你三把了,输了就要认。”高美凌冷笑,按铃喊服务生进来,递过去一沓钱,“以最快速度喊个纹身师过来。”

  “好的,您稍等。”

  傅景庭看着这一切,微微皱眉,问顾漫音,“怎么回事?”

  “我听景霖说,容小姐在腰上纹有你名字缩写的纹身……”顾漫音咬了咬唇,低声道,“而且是容小姐要跟我赌的,说输了就洗掉腰间的纹身。”

  陈星诺托着腮看她,“顾小姐,明明是你们在餐厅门口遇到容总,问她腰间是不是有个fjt的纹身,要跟她打麻将下赌,结果现在成了是容总要跟你赌的?你可真会说呀。”

  “你别说话阴阳怪气的!”孟珂仗着自己有人撑腰,怼陈星诺怼的飞起,“漫音是不想男朋友的名字被其他女人纹在身上,有什么错?”

  “漫音就问问容姝要不要打麻将而已,拿枪抵她脑袋,让她非要答应了?”

  “就是呀,又没人逼容姝,她自己答应的。”

  “……”

  除了陈星诺,包间另外三个女人都是顾漫音的朋友,她们当然站在顾漫音那边,附和孟珂的话。

  几个女人吵的不可开交时,纹身师也拎着工具箱进来了。

  “够了。”容姝阻止陈星诺跟她们继续吵,神色平静的跟顾漫音说,“这场赌局是我输了,愿赌服输。”

  她到一旁的沙发平躺下,将毛衣下摆撩起,露出一截白皙细腰,还有那醒目的fjt纹身。

  纹身师赶紧过去,帮容姝洗纹身。

  看平静容姝躺在那,任由纹身师摆弄,再扫到她腰身的纹身,傅景庭眉头紧紧拧起,有种说不出的烦躁感。

  他想起跟“枫叶”通信时,枫叶告诉他,她喜欢的一个演员妻子去世了,演员把妻子名字,爱好,通通纹在身上,让自己可以每天看到,好像妻子还在一样。

  枫叶说她不行,她怕疼,但她也可以忍忍,将喜欢人的名字纹在身上,让他时时刻刻陪着自己。

  傅景庭突然问顾漫音,“之前通信时,你说纹身是什么?”

  “我们通信太多,时间又久,我不记得了。”顾漫音摇摇头,挽着他的手臂,仰头问:“景庭,我让容小姐洗掉身上的纹身,是我……做错了吗?”

  她嗓音隐忍,眼角也微微泛红,让傅景庭不忍责备

  大掌摸了摸她头发。

  “你没错。”

  “嗯。”顾漫音浅浅一笑,脑袋靠男人胳膊上。

  她庆幸那天早上傅景庭走后,她立刻将抽屉里的信纸都拿出来烧了,将“枫叶”这个笔友从傅景庭心里赶走。

  看着容姝因为洗纹身而疼的皱眉,顾漫音心里快意无比。

  容姝还是输给她了!

  孟珂抱臂站那,看容姝洗纹身,嘴里还要挖苦她,“漫音之前给你机会,你不要,非要继续打!容小姐,不会打麻将就回去学学,有的事,逞能了只会自讨苦吃!”

  其他女人低笑起来,幸灾乐祸地扫了容姝一眼。

  因为洗纹身也疼,容姝一直在忍着,额头都冒汗了,没功夫搭理孟珂。

  容姝纹身快洗完时,一个会所服务生走了进来,礼貌询问,“请问哪位是容姝小姐?”

  “我是。”容姝看向那服务生,“有什么事?”

  服务员将手里的小袋子递过去,“这是一位姓黎的先生让我交给您的。”

  “谢谢。”

  为了转移注意力,让自己洗纹身感觉不那么疼,容姝当场拆开袋子,从里面摸出小盒子打开,发现蓝色丝绒布上嵌着一枚戒指。

  戒指是麦穗形状,小巧精致,在灯光下耀眼无比。

  “这是那个大名鼎鼎的设计师“k”的作品。”看到戒指第一眼,陈星诺就认出来了,“听说这是“k”亲手打造的,几个月前在香岛拍卖会出现过,四百多万。”

  “好像跟湛蓝之心一样,仅此一个,属于有价无市。”

  “好漂亮啊!”

  女人们眼神炽热的看着容姝手里的戒指,恨不得拿过来戴戴,最好能发朋友圈炫耀一下。

  这时,容姝手机也收到两条新微信。

  黎川:陆起说今天是他的生日,姐姐你要替他庆祝,我给他寄生日礼物时,顺便给姐姐你寄个小礼物。

  黎川:喜欢吗,姐姐?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