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7章 二手老公

第37章 二手老公

  很快,陈星诺回到包间。

  还没到容姝跟前看牌,光看顾漫音挂在嘴角的“温柔”笑容,陈星诺就猜到了几分。

  她出去这段时间,容姝估计输的很惨。

  陈星诺去容姝身旁坐下,扫了眼容姝的牌,依旧惨不忍睹,她声音放低,“容总,对面可不是别人,是你前夫的白月光,你真送上来给人家打脸?”

  “不急,五局三胜呢。”容姝笑笑,从包间坐下打牌到现在,脸色一如既往的平静。

  回陈星诺话的时候,容姝又丢了张牌出去。

  “胡。”顾漫音推倒面前的牌,唇边的笑越发明显了。

  陈星诺,“……”

  “容姝,你都输漫音两把了,我看没打的必要了。”坐顾漫音身边的小姐妹哼哼,气焰张扬,“我们漫音不是小气的人,你跟她道个歉,我们就请最好的纹身师来帮你洗掉那个纹身。”

  顾漫音头微微扬起,看向容姝,似乎在等着她低头认输,嗓音温柔平缓。

  “容小姐,还打吗?”

  “打。”容姝将麻将推进进口机里,脸色未变,“说好五局三胜的。”

  顾漫音的小姐妹冲她翻白眼,没好气道,“给你认输机会你不要,非要撞枪口!我们漫音牌技这么厉害,你打一辈子也赢不过她!”

  “噢,她既然这么厉害,怎么没连投?”陈星诺插了一句。

  顾漫音小姐妹狠狠瞪了陈星诺一眼。

  “好了。”顾漫音出声制止,看向容姝的目光里带着几分得意,“既然容小姐想打,我当然奉陪。”

  很快开始新一局。

  陈星诺看容姝这把摸到的牌不错,眼前一亮。

  她刚靠近容姝,想说教教容姝,顾漫音的小姐妹看到后,蹭地从椅子里站起来,用手指着她,“喂,你想教容姝打牌是不是?咱们换个位置!”

  然后气冲冲过来,强行把陈星诺扯起来,自己一屁股坐了上去。

  陈星诺看了她一眼,装天真的说:“我还以为“舔狗”这词,是为那些男男女女得不到真爱而发明的,现在看来,这词放你身上也挺适用的呢。”

  那小姐恨不得撕了陈星诺,但顾及到顾漫音她们在打牌,怕打扰到她们,只是哼了声,没理陈星诺。

  陈星诺去顾漫音那边坐下。

  只看了眼顾漫音的牌,她就知道顾漫音是打牌高手,而且手气也好,心里深深叹气。

  看来,容姝真要被前夫的白月光打脸了。

  因为包间都是女人,打牌时大家嘴也没闲着,一边吃东西一边唠嗑。

  顾漫音那小姐妹叫孟珂,左手边是容姝,右手边是高美凌。

  孟珂不是只看牌,还剥了橘子,讨好的递给高美凌,“美凌姐,你这次回海市呆多久,在这过年吗?”

  “年后回南江。”也不知道是不是孟珂的话惹到高美凌,她脾气一下就上来了,扔牌动作特别响。

  高美凌蹙眉道,“李镇南要跟我离婚,早回来海市物色律师了。”

  孟珂也被她吓到了,说话变得小心翼翼,“当初不是李家求着你爷爷,要李镇南娶你吗?利用你们高家办成不少事,他怎么敢跟你离婚呀?”

  “还不是……”话说到一半,高美凌想起什么,没再继续,只冷冷一笑:“哼,“我可不是他想娶就娶,想离就离的。我倒要看看,海市哪个律师敢接这桩离婚案!”

  容姝静静听着,眼眸微垂。

  海市李家她了解的并不多,因为这种家族行事很低调,只知道李家在海市的影响很大,跟南江高家差不多。

  高美凌敢这么嚣张,因为有强大的家世,又有首长爷爷给她撑腰,就算嫁去跟高家在同一等位上的李家,那也是李家高攀了。

  如果当初跟傅景庭结婚时,容家没出事,婆婆是不是还要敬她三分。

  她也不会在这场婚姻里,输的这么狼狈?

  容姝想起往事有点出神,冷不丁听到孟珂说:“漫音跟傅总年三十订婚,想请咱们过去吃年夜饭。既然美凌姐你也在海市过年,到时候咱们一起过去给她庆祝。”

  “咦?”高美凌有些讶异,“我前段时间听说她跟傅总已经订婚了,怎么还来一次订婚?”

  “本来是要订婚的,结果那条订婚项链被某人抢走了,某人真是恶心死了!”孟珂阴阳怪气道,往容姝那横了一眼后,提高音量,“不过这次不会了,傅总说只邀请双方几个好朋友去傅家吃年夜饭,傅总还说,明年情人节就跟漫音举行婚礼!”

  “情人节结婚?”高美凌去问顾漫音,“真的?”

  顾漫音嗯了一声,笑容温柔似水,“我昏睡六年,景庭觉得已经耽误好久了,想早点举行婚情,婚纱在请人设计,就是婚戒还没挑。”

  “还专门请人设计婚纱?漫音,傅总也太疼你了吧!”孟珂夸张道,拍顾漫音马屁。

  孟珂见容姝低头不说话,想膈应她似的,装好奇的问:“容小姐,我听说你跟傅

  总结婚时,婚礼很简陋,穿的还是礼服,这是真的吗?”

  “……”

  “结婚怎么能穿礼服呢,多不吉利,是不是傅总不给你婚纱呀?”

  “……”

  见容姝一直不吭声,孟珂声音越发尖锐了,还动手推了容姝一下,“容小姐,你怎么不说话?”

  “你怎么知道容总结婚时没穿婚纱,你去参加容总的婚礼了?”陈星诺看容姝被这么欺负,看不下去了,“还有姐姐,你这话有问题。”

  孟珂冷笑一声,“她结婚没穿婚纱,还不让人说了?再说我话有什么问题?”

  “大家都知道容总跟傅总以前是夫妻,姐姐你这么说,在变相讽刺顾小姐只能捡人家的二手老公嘛。”陈星诺语气温温软软,神色更是无辜。

  说完还往顾漫音那瞅了眼,“顾小姐,你不觉得吗?”

  孟珂没想到陈星诺这么伶牙俐齿,再看顾漫音脸上笑容淡了,整个人有点慌乱,“漫音,我不是那意思,我没觉得傅总是你的二手老公……”

  陈星诺扑哧笑了出来,捂住红唇,“你说不是那意思,还念叨傅总是二手老公,到底什么意思呢?”

  “……”孟珂气的脸都青了。

  容姝本来情绪低落,不想理会孟珂,却没想到陈星诺会替自己说话。

  她红唇扬了扬,刚要说话,抬头时恰好看到包间门被推开,一抹颀长人影踏了进来。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