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6章 你输了,就洗掉那个纹身

第36章 你输了,就洗掉那个纹身

  “她挺厉害的,连高美凌都能攀上。”陈星诺看了眼顾漫音身边的女人,小声道,“高美凌可是南江上届退休首长高老的孙女,能跟她一起玩,人脉都不愁了。”

  容姝之前很少外出走动,商界认识的人都少,更别说其他地方的。

  也怪不得顾漫音态度放这么低。

  在高美凌这种人物面前,顾漫音那点家世都不够看。

  “哦,你就是傅总的前妻啊?”高美凌瞥了容姝一眼,眼底带着些许轻蔑,压根不把容姝当回事,“既然有缘碰到,就打几把玩玩,容小姐给这个面子吗?”

  别说打麻将,跟顾漫音多说几句,容姝都不想。

  但她在傅家时,忍了王淑琴那么多年,早学会了察观色,高美凌一开口,她就知道这人不好惹。

  “当然可以,我们等的人十点才到。”容姝现在什么都没有,可不想高美凌一个不爽,越界打压自己,“不过我牌技不好,你们不嫌弃就行。”

  高美凌呵了声,踩着流苏高跟率先离开。

  “没关系。打牌就是消遣时间。”高美凌走后,顾漫音才敢开口,“实在不行,我也可以给你放水。”

  她从朋友那知道容姝上次跟众思的梁老板几个打麻将,输了十几万。

  据送茶的服务员说,容姝像个新手,打麻将简直惨不忍睹。

  下午在手表店憋的那口闷气,她今晚一定要从容姝身上讨回来!

  容姝笑了笑,“那就谢谢顾小姐了。”

  陈星诺跟着容姝去包间,小声问,“容总,你牌技真的很烂啊?要不别打了,我看她对你敌意很大,万一打着打着,她给你下套怎么办?”

  “她刚刚碰到我时,就在给我下套了。”容姝道,“高美凌明显护着她,等会她再下套,我也得钻。”

  陈星诺看了她一眼,“哎!你也太惨了。”

  进包间后,几个人走到里面的麻将桌前,摸麻将确定位子后,很快坐下开打。

  陈星诺不会麻将,但是她会搜索,上网搜了下麻将怎么玩,好歹也看出点门道,再一看容姝打麻将,简直惨不忍睹,陈星诺都想替她打牌了。

  顾漫音看容姝连着两把都被自己或高美凌胡,嘴角的笑明晃晃的。

  “容小姐,你腰间是不是有一个‘fjt’的纹身?”顾漫音突然问容姝,“是景庭名字的缩写吧?”

  容姝扔了一张牌出去,并没回话。

  顾漫音打着牌,视线却盯在她脸上,“你跟景庭已经离婚了,身上留有他名字的纹身,我心里也不舒服。不如这样,我们以麻将为赌局,你输了,我喊纹身师过来,当场帮你把那个纹身洗掉。”

  陈星诺忍不住开口:“顾小姐,你这就过分了,容总在自己身上纹什么是她的自由,她牌技不好,你偏用这个做赌局,明摆欺负人。”

  “容小姐都没开口,要你说什么?”高美凌撇了下红唇,十分不悦,“聒噪死了!”

  陈星诺气红了脸,还想说什么,被容姝拦下了。

  “我接受。”容姝淡淡一笑,眼神温和平静,“不过顾小姐,如果你输了,该怎么办?”

  顾漫音看了眼容姝打出的牌,掷地有声地说:“如果我输了,我离开景庭,离开海市,永不回来。如果你觉得我在为难你,我让人教教你打麻将,等你学会了,我们再赌。”

  “不用,我觉得我牌技挺好的。”容姝道,“容小姐是真要跟我赌吗,不是开玩笑?”

  顾漫音坚定道,“不开玩笑,在场的其他人都可以作证。”

  “好,那就三局两胜吧。”容姝说着,扔了张牌出去,却恰恰好是顾漫音要胡的那张。

  推掉牌时,顾漫音脸上的笑容甚至透着几分得意。

  这个赌局,她赢定了!

  赌局第一把开始后,陈星诺一看容姝那牌,就知道她输定了,也没眼看。

  陈星诺叹了口气,“我真不想看你输掉的惨样,我出去透透气。”

  离开包间后,陈星诺去了公用卫生间,刚进格子间,从包里摸出一根香烟点上,手机就响了。

  “你在干什么?”

  “在会所,看老板跟人打麻将。”陈星诺抽了口烟,懒懒道,“怎么,你要过来吗?”

  “我让你去海市找人,你真当自己是个打工人?”

  “催催催,催个鬼啊!”陈星诺烦死了,没好气道,“是他自己活该,抛妻弃子,哦,现在要死了,想起还有个儿子,想给他弥补,要我们来搜罗?”

  “你赶紧去医院劝劝老先生,让他赶紧死吧!他财产全捐给基金会,也省得那几个儿子为了这点钱,斗的你死我活,我上次腿都差点被打断了!”

  “陈星诺,你怎么说话呢!”电话那端的人怒喝,“你是叶家的保镖,叶家要你生就生,要你死就死,你还敢诅咒雇主早点死?”

  陈星诺抽了口烟,吐着烟雾不情不愿道,“是我的错,我不敢了。”

  “四少的人已

  经去海市了,你注意点。”

  “知道啦。”陈星诺道,“你把南江高家的资料发我,我被高家的人欺负了。”

  “跟这种小货色浪费时间,你还不如多找找小少爷。”男人不悦道,“等下我让人发你邮箱。我收到资料,发现小少爷以前在江县呆过,你有空去江县走一趟。”

  “是,陈sir。”

  这通几分钟的电话打完,让陈星诺心情更差了,她将烟蒂扔马桶冲走,出了洗手间。

  回去包间的路上,陈星诺看到一个穿着会所黑色制服的男人,身材挺拔修长,手里拿着托盘,正跟面前的同事说话。

  看清男人面容后,陈星诺瞳孔猛然一缩。

  她赶紧转身,从包里摸出薄荷糖吃了两颗,散了散嘴里的烟味,然后快步走了过去。

  “修车工?”陈星诺拍了下男人的肩膀。

  程淮扭头,看着突然冒出的女人,眼眸眯了眯,很快想起来,“4s店修发动机的小美女?”

  “是啊。”陈星诺笑了笑,扫了下他的装扮,有点惊讶,“你不是修车的吗,怎么又跑来会所当服务员了,家里这么穷?”

  程淮,“……”

  他浑身上下哪里写着“我家很穷”四个字了?

  他是玩游戏打赌输了,不得不当一回服务员,给朋友们送酒的。

  见陈星诺误会了,程淮也懒得解释,还故意逗了她两句,“是啊,我家特别特别穷,我一天要打三份工,刚刚做完家教来会所,刚上班。”

  “当家教能赚多少钱啊,又累。”陈星诺说,拿出纸笔,写了串号码给他,“这是我号码,你记下,我介绍你去我们公司给老板开车,待遇很好的。”

  “哦?”程淮挑起眉,“听你这么说,你们公司规模很大,老板很有钱?”

  “还好吧,天晟你知道吧?”

  “知道。”程淮感觉不对劲了,“你老板是?”

  “容姝。”

  程淮看着她,表情变得很微妙,“容总我知道,天晟刚上任的那个副总。”

  “对,她人挺好的,你给她当司机,她一定不会亏待你。”陈星诺没看出他表情不对劲,临走时又说,“我知道你们这行,酒水抽成很高,你多送几瓶贵的酒来1288包间,等会我买单。”

  “……”

  陈星诺前脚走,后脚一个服务员过来,“老板,天晟的容总在1288打麻将,你要过去看看吗?”

  程淮想了下,问他,“是不是还有个女人很漂亮,眉心有颗痣?”

  他之前去餐厅时,撞见顾漫音跟容姝交谈。

  “咦,老板你去过那个包间?”

  “真有意思。”程淮拇指抹了下唇,兴致勃勃道,“不知道傅总知道他前妻跟现女友一起打麻将,会是什么表情。”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