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3章 你这纹的字母,是不是我哥的名字?

第33章 你这纹的字母,是不是我哥的名字?

  傅景霖仗着人高腿长,脚卡住玄关处的柜子,就是不肯出去,“喂你别太过分,我都给你刷碗了,留我睡你家沙发一晚会死吗!”

  见推不动他,容姝去找手机。

  傅景霖瞄见她拨的那串号码是自己哥哥的,马上扑过去跟她抢手机,“不准打,你快挂了。”

  “你不走,我就喊你哥过来。”容姝左闪右闪,不让他抢到。

  “嫂!子!”

  “你喊一百声嫂子也没用,要么走,要么我让你哥来。”

  傅景霖看电话已经通了,马上扑过去,从容姝手里夺过手机就挂断。

  而容姝猝不及防,整个人摔在沙发里,虽然沙发背是软的,不过脑袋重重磕了一下,还是有点疼。

  把电话挂断后,傅景霖松了一口气,然后注意到被甩沙发里的容姝,应该摔到了,她细眉皱了起来,毛衣下摆往上翻卷,露出一截白皙细腰,还有……

  “fjt?”傅景霖视力很好,看到容姝右腰侧纹的几个字母。

  他很快想到这几个字母的意思,愣愣看着容姝,“你……把我哥的名字纹在你身上?”

  这时,门铃响了。

  容姝匆匆拉下毛衣下摆,遮住那串字母纹身,去开门,没想到门外站着傅景庭跟顾漫音,让她有点意外。

  傅景庭一袭黑色西服,而他身边的顾漫川穿着香槟色长裙,肤白貌美。

  两人站一起,无比登对。

  傅景庭看容姝发丝微乱,脸颊还红红的,身上气息陡然冷了几分,沉声问她,“景霖呢?”

  “傅总怎么知道他在我这的?”容姝反问,“连我住的地方都知道,跟踪我啊?”

  顾漫音上前一步,柔声道,“容小姐你误会了,今晚景庭父母跟我父母一起吃饭,景庭看景霖没来酒店,电话又打不通,查了下他手机所在位置,找过来的,至于你的门牌号,是我们问保安的。”

  容姝哦了声,唇边的笑容明艳慵懒,“我还以为离婚后,傅总对我念念不忘,一直在跟踪我呢。”

  顾漫音脸上笑容僵住,很快温婉道,“我们来接景霖的,你让他出来吧。”

  “傅景霖,你哥跟嫂子来了。”容姝朝屋里喊,“可不是我说的,是你哥在你手机上装定位,找过来的。”

  傅景霖见是自家哥哥来了,肩膀一拉,似乎有点怂,慢慢吞吞地拿着书包走出来。

  三个人要走时,容姝喊住他们,“傅总,你弟弟用了我的药,还吃了我两碗牛肉面,你不打算付点钱啊?”

  傅景霖气道,“两碗牛肉面值多少钱啊,你掉钱眼里了?”

  “现在牛肉贵啊。”容姝道,“再说咱们又没关系,我干嘛要让你在我家白吃白喝?”

  傅景霖,“……”

  傅景庭从钱夹抽了五张钞票,递给容姝,神色淡淡,“够吗?”

  “够了,谢谢傅总,你们慢走。”容姝接过钱后,利落地进屋关门,不多看他们一眼。

  三人乘电梯下楼。

  直到上车后,傅景庭才问傅景霖,“为什么不去酒店,跑来容姝这?脸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

  傅景霖在哥哥面前怂的很,他一问,马上老实回答,“跟同学打架弄得,我知道哥你今晚跟漫音姐姐家人一起吃饭,我怕这样子跑过去不好,喊嫂……容姝来保释我,在她家吃了晚饭。”

  看傅景霖要喊容姝嫂子,顾漫音手狠狠捏了一下。

  顾漫音拿车上的医药箱,帮傅景霖又处理了下伤口,动作轻柔,说话也温温柔柔的,“景霖,以后有事打电话给我或者你哥哥,我们是一家人,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容小姐有男朋友,你老骚扰她也不好,她男朋友会有意见的。”

  傅景霖想起刚刚吃饭时,容姝逗他的话,神色有点不自在,“她好像一个人住,没跟那小白脸住在一起。”

  傅景庭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听傅景霖这么说,他心里突然一松。

  “可能他们另有住处。”顾漫音轻轻一笑,“伤口消毒了,还疼吗?”

  “不疼了,谢谢漫音姐。”傅景霖咧嘴笑了下,感觉顾漫音真温柔,说话轻细语,可比容姝好多了!

  顾漫音将医药箱盖起来放好,有意无意地跟傅景庭说,“景庭,圈里那些新闻,听说你让张助理处理好了?就是件小事而已,没想到天晟的员工会录视频,在圈里乱传播,伯母名声被抹黑,还连累了你。”

  “漫音姐你什么意思,怀疑是容姝让她员工录的视频?”傅景霖纳闷地问。

  “我不是这意思。”顾漫音忙说,“我是想,容姝早知道这事,制止一下手里的员工,视频就不会在员工圈里传播的这么快。”

  “天晟员工多着,她就算警告了,也有想搞事的员工偷偷发出去。”傅景霖撇了撇嘴巴,“再说本来就是我妈不对,我哥跟容姝都离婚了,她还因为一点小事,跑去天晟大吵大闹。”

  傅景霖虽然不喜

  欢容姝,但跟容姝在一个屋檐下相处六年,知道她不会干那些龌龊事。

  况且是王淑琴跑去天晟闹,又不是容姝找茬的。

  顾漫音不可置信。

  明明傅景霖很讨厌容姝的,为什么现在会替容姝说话?

  “漫音姐,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傅景霖见顾漫音看着自己,抬手摸了摸脸,却不小心摸到消毒过的伤口,又龇牙咧嘴的,“我破相很厉害?”

  顾漫音马上回神,柔婉一笑,“是有点,我在想你明天去学校,肯定会被同学盯着看的。”

  傅景霖拉着一张脸,想说请假不上学得了,但是顾忌开车的是自己哥哥,他敢说不去上学,明天估计连家门都进不去,怂的不敢说话。

  车子很快抵达傅家。

  王淑琴看顾漫音还没回去,亲热地拉着她的手,“哎呀漫音,要你跟景庭一起去找小霖,真是辛苦了,都这么晚了,你就在这睡吧,反正你早就搬进来了。”

  顾漫音也想留下的,往傅景庭那看了眼,见男人没说话,就抿了抿唇,柔婉道,“好,谢谢伯母了。”

  “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王淑琴见她留宿,简直喜不自胜。

  傅景庭洗了澡出来,并没急着睡,处理了几分文件。

  他拉开抽屉拿墨水时,却拉错抽屉,看到放最里面,整整齐齐的一摞泛黄的信封。

  看着那些信,男人眼神不觉柔和下来。

  他跟这个叫“枫叶”的笔友意外认识,你来我往,交流的多了,没想到两人那么聊得来。

  他头一次动心,是跟他隔着信纸交流的人。

  万万没想到,信纸那端的人竟是顾漫音。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