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2章 是有个小白脸,近在咫尺

第32章 是有个小白脸,近在咫尺

  容姝看小鬼鼻青脸肿的样子,深深叹了一口气,没再跟他废话,拉开车门上去。

  傅景霖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动手这里翻翻,那里翻翻。

  容姝的车是标准车型,不过傅景霖长得高,长腿委屈地缩在座椅下面,他还觉得是车的问题,“什么破车,我的腿都放不下!喂,离婚时你不知道跟我哥要辆车吗?”

  “爱坐坐,不坐就滚下去。”容姝说话毫不客气,一点不想惯着这家伙,“去坐你哥的豪车吧!”

  傅景霖,“……”

  车子很快到浅水湾的地下车库。

  傅景霖看容姝下车后,马上也推门下来,亦步亦趋跟她后面,“听说这的房价不便宜,你是不是把那颗湛蓝之心拿去变卖了,买了这的房子?”

  “离婚时,我哥真的一毛钱都没给你?”

  “喂你是不是有病,你跟我哥要点钱,也没人说你啊!”

  容姝无视他的话,甚至把他人都当做透明的,到楼层后,按了指纹就进屋。

  还好傅景霖闪得快,不然就要被她关在外面。

  傅景霖气的脸都青了,想骂容姝,但一想到晚上要个地方睡觉,他哼了声,没跟容姝计较。

  见容姝往中控台走去,傅景霖冲她喊道,“我要吃牛肉面,两碗!”

  虽然他看不惯容姝,但是容姝厨艺挺好的,至少合他胃口。

  以前容姝还在傅家时,上学时他的午餐都是容姝准备的,容姝离开傅家后,王淑琴又请了个厨师,那厨师自称五星级酒店出来的,结果弄的饭菜一点不好吃,还不如容姝。

  “清汤面,爱吃不吃!”容姝头也没回,冷冷道,“医药箱在储物柜第二格,自己拿。”

  “……”

  真是邪门了,这女人就跟他哥离婚而已,怎么感觉跟变了个人似的?

  傅景霖在心里把容姝吐槽了一遍,心不甘情不愿的去储物柜拿医药箱,找到外喷的药,喷在脸上伤口上。

  看容姝还在弄晚饭,傅景霖四处闲逛着,发现一间次卧空着,另一间主卧里,只有容姝的衣服,化妆品,完全看不到其他男人的任何痕迹。

  难道那个叫黎川的小白脸,不住这?

  傅景霖走到挨落地窗的办公桌前,见桌上放着笔记本电脑,纸笔,还有一个盖子半开的旧铁盒,他往门口看了看,然后悄悄将旧铁盒打开。

  旧铁盒里放着满满一摞,已经泛黄的信封。

  傅景霖没忍住好奇,拿起一封信拆开,阅读完后,发现是容姝跟一个叫“小仲”的笔友通信,跟他分享生活里的趣事,还问他祖母身体怎么样。

  看了看信纸最下方的落款时间,傅景霖很是鄙夷,“哼,臭女人不好好上学,还搞网恋,怎么没被骗呢!”

  他说容姝怎么跟他哥离婚后就性格大变,原来容姝本来就这样的,不安分!

  “傅景霖。”卧室外传来容姝的声音,很不耐烦,“十秒钟,你不过来吃面,我就倒了!”

  靠,这女人竟然威胁起他来!

  傅景霖气的不行,把那张信胡乱塞校服口袋里,心里暗暗道:他一定要拿回去给他哥看,告诉他哥,容姝以前读书时,就跟人搞网恋!

  傅景霖去到厨房,见餐桌上放着一碗牛肉面,觉得容姝还算识相,坐下来吃面。

  容姝没什么胃口,煮了杯奶茶喝。

  回来见傅景霖吃的狼吞虎咽,跟几顿没吃似的,她提醒道,“吃这么急,可别噎死了,这房子要是死过人,以后我就不好卖了。”

  “咳!咳咳!”傅景霖被容姝的话呛到,狠狠一眼瞪过去,吃面的速度放慢不少。

  容姝在他对面坐下,“为什么跟人打架?”

  “要你管啊!”

  “我是管不着你。”容姝手指在桌上敲了敲,浅浅一笑,“我还是喊你哥过来吧。”

  傅景霖一听她这话,横起的眉就低了下去,好一会才不情愿地说:“我班里有个女同学经常被他们欺负,他们还剪她头发,我看的不爽,就跟他们打起来……”

  谁知道他们打架时,刚好有下班的警察经过,然后几个人都被拎进警局了。

  “看不出来,你还挺见义勇为的。”容姝道。

  因为傅景霖性格恶劣,以前在傅家时,老喜欢针对她,所以他的事,容姝不闻不问,都是让傅景庭去处理。

  傅景霖撇撇嘴,“我只是不爽他们几个男子汉,欺负一个女孩而已。”

  他把空碗推给容姝,“还要一碗!”

  “面在锅里,牛肉在小碗里,自己弄。”容姝指了指中控台,没惯着他,“吃完把碗也洗了。”

  傅景霖瞪大眼睛,不敢置信,“你让我洗碗?”

  “你吃的,碗不是你洗,难道我洗?”容姝反问道,“行啊,那我现在就把碗洗了,多余的面也处理掉。”

  傅景霖看她要起身,忙拿着空碗去中控台,生怕她把面倒掉。

  傅景霖端着碗回来,

  一边吃面,一边问容姝,“我刚刚就想问,那小白脸呢,不跟你一起住?”

  “哪个?”

  “那个叫黎川的啊!”傅景霖翻了翻白眼,口齿不清地说,“我刚刚去你房间看了,都没男人的衣服。”

  容姝对他这种在别人家做客,还窥探人家隐私的做法很不爽。

  她托腮看着小鬼,红唇一勾,“黎川没有,不过有另一个小白脸,近在咫尺。”

  近在咫尺?

  傅景霖愣了下,见容姝直勾勾盯着自己,很快品味出她话里的意思,又被面给呛到。

  “你真不要脸!”傅景霖骂她,气的脸都红了,“我才十六岁,还是你前夫的亲弟弟,你,你都敢乱想吗!”

  容姝懒懒地问,“我在你心里还有形象吗,不是碰见个男人就想撩?”

  “……”傅景霖被噎的说不出话。

  吃完牛肉面后,傅景霖不情愿地去把碗洗了。

  他长这么大,别说洗碗,厨房都没进过,今天不仅进了厨房,还要帮这女人刷锅洗碗!

  傅景霖拉着一张脸,刚把手上的水擦干净,容姝就拿起沙发里的书包扔向他,“吃完了,自己出去打车。”

  傅景霖咬咬牙,“我睡沙发行吧!”

  “不行,回去。”容姝拒绝了,把他往门口推。

  王淑琴把傅景霖看的比命还重要,如果知道傅景霖在自己这,一定认为自己要干嘛,没准大半夜就跑过来撕了自己。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