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1章 你要前夫的弟弟,都不要我?

第31章 你要前夫的弟弟,都不要我?

  弟弟?

  容姝看了眼来电,皱眉道,“我是容姝,不过我没弟弟,你打错了。”

  “没错,他说是你弟弟,叫傅景霖。”

  一听这名字,容姝就想到傅景霖之前的种种恶劣行径,浑身汗毛都抖了抖,“不好意思,我不认识。”

  说完她挂了电话。

  陆起好奇的问,“什么弟弟?黎川找你?”

  “不是,她打错了。”

  容姝跟陆起出了办公室,商量去吃日料,顺便谈谈对天晟的规划。

  结果刚进电梯,手机又响了。

  容姝忍着脾气接听,那边不是女警说话,换成了傅景霖。

  “喂嫂子,你来警局把我捞走。”

  容姝嫁给傅景庭六年,他弟弟傅景霖不是喊她喂,就是连名带姓的喊,这还是第一次喊她“嫂子”。

  不过小鬼喊的很不情愿,好像从牙缝挤出这两个字似的。

  “我跟你哥早离婚了。”容姝提醒他,也像在提醒自己,“你该打电话给你哥,让他去捞你。”

  傅景霖怒气冲冲道,“你来一下警局会死吗!”

  “让你哥去。”

  容姝见小鬼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突然闷不吭声的,皱了皱眉。

  她刚想挂电话,傅景霖快她一步先挂了。

  “傅景庭弟弟找你?”陆起问,他从容姝话里听到不少关键词。

  “听说傅景庭在君悦酒店订了位子,请顾漫音一家过来跟他父母吃饭,商议重新订婚的时间。他弟弟不该跟他一起去酒店吃饭吗,怎么在警局?”

  “好像犯事被拘留了。”容姝脸上毫无波澜,抿了下唇,“想我去捞他。”

  陆起嗤笑,“他还当你跟傅景庭没离婚,想对你呼来喝去啊?他这性格,跟他那个妈简直一模一样!”

  等到车库,要上车时,容姝突然问,“犯事一般在警局关多久?”

  “看犯什么事,打架斗殴如果没人保释,要拘留十五天左右。”陆起说着,无语看向容姝,“你要去捞他?”

  “他不敢给傅景庭打电话,说明犯的事肯定很严重。”容姝上了车,“我过去看看。”

  陆起弯腰敲敲车玻璃,眼神幽幽的,“你要前夫的弟弟,都不要我?”

  容姝没理他,驱车离开地下车库。

  去警局的路上,容姝回想刚刚在车库跟陆起的对话,痛恨自己那瞬间的心软。

  说好要放下,结果他弟弟有事,她却想要去帮忙。

  抵达警局后,容姝报了傅景霖的名字,跟着女警员往里走,很快看到一排穿校服的少年挨墙壁站着。

  一个个身上脏兮兮的,脸上挂彩严重。

  “傅景霖。”女警员朝站少年堆里的傅景霖喊,“你嫂子来接你了。”

  傅景霖猛地抬起头,看到容姝时,眼眸很短暂地亮了下,很快撇撇嘴,哼道,“臭女人,我就知道你会来。”

  容姝平静地看着他,“你喊我什么?”

  她穿着黑色大衣,绑着低马尾,整个人看起来温和端庄,平静的眼神却让傅景霖后颈一凉。

  两人对视片刻,傅景霖从牙缝里挤出字,“嫂!子!”

  看小鬼憋屈的脸色,容姝心里很畅快,她没急着签保释书,而是问他,“为什么跟人打架?”

  傅景霖闷声不吭。

  站墙角的一排少年里,有人朝傅景霖喊,“哎傅景霖,我听说你嫂子跟你哥早离婚了,你怎么好意思让人家来保释你啊?哈哈,你跟你妈一样,指挥别人做事还理直气壮。”

  “我看他妈生他时,肯定把他的性别搞错了!”

  几个少年你一眼我一语,把傅景霖刺激的眼睛都红了,想冲过去往他们脸上来一拳。

  容姝手快拽住他校服,“在警局还想动手,想我把你哥哥喊过来?”

  怕她真把哥哥喊来,傅景霖臭着一张脸,手臂用力一拉,不让容姝碰自己校服。

  容姝签了傅景霖的保释书后,又看了眼墙角的几个少年,跟警员说,“小孩间打架是寻常事,我把他们也保释了,这点小事麻烦他们家长跑来也不好。”

  警员见他们是一个学校的,早点让小孩们回去,他们也省心,就同意了。

  容姝很快替那几个小孩签了保释书。

  傅景霖没想到容姝会这么干,气的眉毛都要炸了,几乎要对容姝破口大骂,“你脑子有病,保释他们?”

  容姝只是扯过大衣的衣带系上,问他,“之前跟他们打,赢了吗?”

  傅景霖看了眼前面的少年们,不甘地说,“要是三个我就打赢了,后来又来了两个……”

  “那就是没打赢了。”容姝瞥了他一眼,“我当你多大能耐呢!”

  “……”

  出警局后,容姝不紧不慢地跟在几个少年后面,看的傅景霖莫名其妙。

  他迟疑了一下,刚跟上去,就看到容姝猛

  地把手里的包砸到一个少年背上,砸的对方嗷嗷直叫。

  几个少年一看容姝敢对伙伴动手,都围了上来。

  容姝冲看傻眼的傅景霖喊,“愣着干嘛,上来打人啊,你不说三个打得过吗!”

  傅景霖回神后,马上撸起校服袖子冲上去。

  容姝拖着两个少年,傅景霖一人打另外三个游刃有余,很快就撂倒了全部的少年,身上挂彩也更多了。

  因为右脸颊不小心被揍了一拳,疼的一直龇牙咧嘴。

  容姝理了理散乱的头发,跟躺地上的几个少年说,“我让他动手,是给你们面子,如果让我动手,我能让你们在少管所呆三个月。我说的出,就做得到。”

  她用平淡的语气,说出最狠的话,让几个还在上学的少年都怂了,不敢吭声。

  “起来。”容姝说,又指了指身旁的傅景霖,“给他鞠躬道歉。”

  几个少年连忙从地上爬起来,齐齐地给傅景霖鞠躬道歉,等容姝发话后,麻溜地离开。

  傅景霖看着女人的侧颜,神情有些复杂。

  因为容姝当初要求傅景庭娶她,傅景霖认为是她间接拆散了傅景庭跟顾漫音,所以一直对容姝不客气,在傅家处处跟她作对。

  那次在酒吧,还有这次,他见识了那个跟在傅家不一样的容姝。

  她,似乎没那么坏。

  “听说你哥跟你未来嫂子在君悦酒店。”容姝从包里抽了两张钱塞给他,“你回家还是去酒店,都随便你。”

  她绕到驾驶座刚要上去,就听到门被拉开,再被砰地关上。

  容姝看向副驾驶里的少年,忍着脾气说,“傅景霖,自己打车回去,我没空送你。”

  “我不回去,我要在你车上睡!”傅景霖因为说话太大声,牵扯到嘴角的伤口,整张脸都皱在一起。

  “下去。我跟你哥已经离婚了。”

  傅景霖坐那纹丝不动,哼道,“前嫂子也是嫂子,反正我喊过你了!”

  ,content_num_soso